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四十八章 热情似火的降落
    ,。

    “这也许会是我执行过最无聊的护航任务。”隶属马赛星区防卫军的飞行员对着内部通讯频道抱怨。

    “我只希望那些该死的武装暴徒别在我执行任务的时候出现,我可不怕无聊。”

    数十艘圆形双人战环绕在小型舰船航行路线周边负责动防御,为舰船安全驶入科罗尔星保驾护航。

    战掠过舰船右侧,专属于联邦政府的三环标志正闪烁着银芒,在漆黑的太空中熠熠生辉。

    “谁会愚蠢的攻击联邦政府的公务舰船,疯了吗?”

    “科罗尔星近在眼前,倒霉的我们可能会在那个鬼地方待到调查结束。”

    远远望去,科罗尔星就像一颗汇聚了各种颜色的浑浊液体所混合而成的水球,在星空中散发着死气。

    “星辰在上,希望一切顺利。”年长的飞行员呼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隐隐觉得不安。

    此刻科罗尔星月牙湾主岛港口聚满了人,疗养院的正副两位院长,科罗尔监狱的典狱长,他们一左一右站成两排等待着联邦政府特派调查组的到来,不管他们内心真实想法如何,脸上却是一点看不出,唯有一派有礼有节的诚敬。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个私人所属的偏远星球上除了幸存的犯人和病患将会聚集一群带着联邦官职的公务人员,联邦政府的特派调查小组,马赛星区的安全防务官员等等等。

    “还有多长时间?”

    典狱长的助理立刻回道,“刚刚与乘风号确认,舰船将在十二分钟后进入科罗尔星空港。”

    十二分钟后,没有舰船的影子。

    二十分钟后,科罗尔空港依然没有迎来乘风号。

    乘风号失联了,就在距离科罗尔星近在咫尺的地方。

    典狱长与院长两人眼神交汇,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怀疑和不可思议。

    众人正纳闷之际,天空中传来一道巨响,一团火光从天而降,仿佛坠落的星辰即将燃烧殆尽。

    乘风号终于出现在科罗尔星,只是没人想到会是以这样一种要人命的方式。

    ......

    木橦隐藏在树叶从中,盯着远处正在靠近的猎物,拉住了弓弦,眯着眼盯着目标,等待对方再靠近一些。

    瘦弱的胳膊单薄的身体不足以将弓箭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距离太远的射击会因为力量不够而减少攻击力,被格挡成功的可能性极高。

    木橦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只要吃饱了,她可以一动不动的观测猎物三天三夜。

    不挑食大概是在这样严苛环境下最重要的优势之一,嘴里咀嚼着红铁树皮,吃口香糖似得咀嚼,浓重的铁锈味在口中弥漫。

    提神醒脑还能顺便补个气血,简直完美。

    不远处被海水淹没一半的灌木丛里,木橦的目标已经趴伏在水中足足半小时没有抬头呼吸。

    木橦看见了他们背上的鱼鳍。

    “知道他们是什么种族吗?”

    贱贱没有回应,木橦随即明白这多半是在末日前期已经灭绝的种族。

    “你不知道吗?”这次询问的对象是腿毛。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得到回应,当脑海中的声音响起时,换了一种语调,木橦知道这不是疯疯癫癫的那个腿毛。

    “你以为我在你的身体里?”

    “没有。”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可以看见你看见的东西,把生物特征描述给我听,快。”

    腿毛每次清醒时间并不确定,有时长,有时短。

    两人的传音联系也是如此。

    “灰蓝色皮肤,后背有鱼鳍,没有耳朵,其他部位看上去与普通人类类似,双脚在水中看不清。”

    话音落下木橦的视线停在对方光洁的后脑勺,营地里每一个人包括那些所谓教官在内,在身体某个部位都有一个烙印标志,那是成为奴隶,与过去人生割裂的标志。

    她的肩胛骨上此刻也有着同样丑陋的烙印。

    腿毛很快回应道“这是‘沙克’族人,他们水陆两栖,能长时间呆在水中,有强烈的族群意识,极少单独行动,即使被训练成战奴,它们也会两两结队作战,你要防范他们的乐声......”

    木橦靠在树桩上,长弓握在中随时准备好射出箭枝,忽然间指微微颤抖。

    “朗格,朗格,呜狄啊合嘁......”

    悦耳清脆的歌声从水面飘来,配合水波流动吟唱的语言舒缓美妙,木橦听不懂,可是乐声却仿佛有着奇妙的作用,使人心神放松,忘却周边的危险,仿佛重回母亲的怀抱,温暖柔和。

    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循着声源靠近。

    木橦的目光一瞬间涣散,脑海中忽然划过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将年幼的她抱在怀里唱摇篮曲时的温柔,躺在屋顶上数星星教她每一颗星辰名字时的耐心,在狩猎场骑射时严厉的教导,脑海中关于母亲的形象从记忆书页平面冰冷的记录中走了出来,鲜活立体。

    “小木头。”女人温柔坚毅的目光看着木橦轻轻呼唤招“快过来小木头。”

    木橦不自觉的向前倾身,温热的眼泪不知不觉的划过脸颊。

    “小木头,你再向前移动一步死亡概率将提升百分之一百。”耳边舒缓的乐声和母亲温柔的呼唤被小贱贱字正腔圆的广播新闻腔取而代之,木橦身体猛地一颤汗毛树立。

    轻风吹过,脸颊上的泪珠已然冰冷,留下风干的泪痕,她居然哭了?木橦扯了扯嘴角试图让嘴角重新上扬。

    “因为思念母亲而流泪并不用感到难为情。”

    木橦“......”压根儿不想说话。

    咻!

    一箭扎入水中,鲜血迅速溢出将那一片水面染红,当另一个沙克人冒头的时候,第二支箭破空而出扎入沙克人的左肩。

    木橦连射两箭后迅速转移方位,再一次拉弓瞄准放箭,一气呵成。

    “隐蔽地点暴露,不适宜继续恋战。”

    木橦仿佛没有听见小贱贱的提醒,不顾自己瘦弱臂膀的承受力再次拉开弓箭。

    一道刺目的红光反射,视线晃动,弓箭的射击角度发生细微偏转,射空了。

    木橦眯着眼看见一团赤红从天而降正不断在眼前放大。

    热浪迎面冲击,海上密林在一瞬间火光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