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五十章 抽搐中充能
    飞船残骸大半部分陷落在海水里,随着潮水上涨,被淹没的部分越来越多,只剩下一个歪斜的顶端冒出水面而已。

    木橦冒出水面,浑身泥浆被海水洗掉大半,湿哒哒的爬上岸,靠着树根喘了好一会儿。

    双手撑着膝盖,木橦能听见自己如擂鼓一般激烈的心跳,引擎的位置她已经确定,但是靠她现在的瘦胳膊瘦腿根本带不走那样的庞然大物。

    船舱内部被海水倒灌犹如装满水的密闭罐子。

    虽说只是残骸,可那也是长宽都过百米的残骸。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木橦再次一头扎进水中,这次她在腰间绑缚了一条树藤拧成的粗绳索,藤蔓另一头连着粗壮的红铁树树干,到时候她只要把绑在藤蔓上的石头解开,自然就能上浮。

    其中一个密闭舱房因为炮火轰击出现一个破洞,海水只能从破洞里一点一点的向内灌。

    木橦从透明的窗口向内张望看见了歪斜在舱房内的聚灵引擎。

    引擎被独立保护在密闭舱里,如果不是坠毁时发生了二次爆炸,木橦根本不可能靠近这枚引擎。

    引擎主体足有数十立方米,忽略重量问题,没有专业设备也不可能将整个引擎取走。

    因为闭气的原因,小脸泡在水里涨得通红。

    木橦拽着树藤攀到引擎上方,万幸,防御密闭场不存在,否则就麻烦了。

    木橦伸出手搁在引擎正中心,手指在引擎表面摸索一阵,接着面上一喜,找到了。

    咔哒一声,随着木橦的手指动作

    这艘联邦飞船的聚灵引擎型号并不新颖是非常常规的基础款,木橦在垃圾场对着模型摸索过无数遍。

    不需要多么高等级的灵修师就能制造维修,需要的耗材也较为普通,因此在末日纪元很长一段时间这种常规基础款聚灵核心被广泛运用。

    飞艇,飞梭,安全屋等等等需要能耗地方都能用得上,正所谓聚灵核心在手,幸福生活不愁,吃饱穿暖热炕头。

    木橦小心翼翼的将弹出的聚灵核心取下。

    核心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十几公斤的重量对大多数成年人来说,并不算太大的负担。

    但对于此时此刻的木橦来说扛走这个可算是拼尽了全力。

    木橦将衣服两边袖子扯断,用袖子扎成一个包裹将手里的东西放进去再绑缚到腰间贴紧。

    饭碗那么大的金属圆盘冰凉凉的紧贴在木橦腹部。

    这不能算是完整的灵力引擎,这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个部件,也是引擎的核心,维持整个引擎运转动力的便是这颗核心上铭刻的聚能灵阵。

    当终于上浮回到岸边时,木橦只觉得胸腔快炸了,耳朵里全是嗡嗡嗡的声响,在水里搜寻搬运对于此刻的木橦来说负担不小。

    木橦躺着休息了一会儿,抓着藤蔓,再次翻身进入水里,这一次她并没有下沉而是趴在岸边,咬牙闭眼“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

    “放松别紧张,一开始会有些疼,但你很快就会因为点击麻痹而失去知觉或是减轻同感。”

    木橦笑了笑“贱贱,你的安慰可真是别具一格。”

    水面上,在飞船残骸遮挡住的角落里,泡在水里的树藤拴着一个人,浮尸似的人忽然浑身抽搐在水里颤动个不停,仔细观察会发现她周边的水流不时有淡蓝色的电弧闪过。

    一阵一阵的间歇性抽搐,木橦一开始还能感觉到疼痛,再后来已经麻木。

    脸朝上,惨白的身体泡在水里,皮肤因为长时间的浸泡而肿胀生出褶皱,如果此刻有人路过大概会以为自己看见了一具肿胀发白的人类尸体。

    引擎残余的能量正源源不绝的输入木橦体内,通过大脑上的芯符传输给智灵。

    智灵的运转需要能量,种类不同,受众范围不同,充能的形式也会有所不同。

    木橦浮在水面上,为了尽可能的忽略非常规模式能量补充给身体带来的疼痛她努力的将思绪导向别处。

    自己居然回到了末日纪元前一千多年,现在想想依然觉得不可思议,没有真实感。

    木橦有时会拒绝承认这件事,万一这只是个梦呢,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在安全屋的地板上,太投入的话醒来后大概会非常痛苦。

    关于蓝河联邦木橦所知不多,联邦的发展历史与星盟其他各国相比可谓是非常年轻,这是一个正在上升发展期的国家。

    因为历史不算悠久,并且是末日中最先灭亡的那一批,蓝河联邦对于末日纪元的人来说陌生的很。

    木橦闭上眼翻开自己的记忆书页,快速浏览最后停留在关于自己的家族和身世。

    木家虽然是贵族有世袭伯爵爵位,可实际上联邦早已经没有了皇室,贵族爵位只是虚衔,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就连一般君主制国家的贵族补贴在蓝河联邦也是不存在的。

    可要说这爵位一点用没有,也并非如此。

    这是身份和底蕴的象征。

    木家经营矿产生意,抛开爵位不提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土矿老板,木家主事人也就是木橦的父亲木有智在两年前考察矿脉时因为与当地土著发生冲突被挟持。

    木橦的母亲琴·格瑞斯·唐纳德亲自自前去谈判营救,原本一切进展顺利,谈妥了赔偿金额,赎回木有智,可是两人却在返程前最后一次去矿脉现场视察的时候遭遇了矿区坍塌,整个矿区被掩埋。

    搜救行动持续了三个月,木橦主张继续搜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木橦的大伯父却径自对外公告了木橦父母身亡的消息,并终止了搜救行动。

    紧接着在蓝家的宴会上,木橦受重伤被送医抢救。

    这段记忆她从不曾细致的回忆过,这时候想起来却惊觉有关于那天的宴会从头至尾画面都是一段段虚影,宴会的宾客,她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模糊不清。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木橦尽然想不起自己究竟是怎么受的重伤,更想不明白多次自杀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