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五十一章 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自杀?

    不可能的,自己绝不可能自杀.....

    无论如何回忆也只有扭曲模糊打量了马赛克的画面,华丽的宴会厅,来来往往的宾客,一闪而过的后厨,被泼洒的酒杯,男男女女不同种族不同年龄的脸交叉闪回,可没有一张面容是清晰的,记忆中的声音同样只是嗡嗡嗡的嘈杂絮语,一句也没听清。

    那天的宴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心背后”

    忽然插入的声音让木橦极为疑惑就在她意识迷糊挣扎之际只觉得脑海中忽然一股钝痛,由芯符位置传递到四肢百骸。

    剧烈的疼痛与不受控制的肌肉抽搐让木橦再无力抓住手边的树根,海水没过口鼻。

    下一秒,木橦忽的睁开眼,大口大口喘气。

    她想要伸手触碰后脑勺确认是否有受伤,却意识到自己双手被束缚无法移动,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被绑缚在树干上,原本绑缚在腰间确保她不会因为脱力而沉入海底的树藤此刻将她和树干紧紧缠绕在一起。

    木橦面前站着一个人,由于对方的种族特性看不出年纪和性别。

    一身淡蓝色与墨绿色的鱼鳞,身高近两米,湿身的制服紧贴着身体却看不出性别特征,就连脸部五官也不太看得出人类特征。

    鱼人此刻疑惑的看着木橦,似乎在回忆什么。

    “菲林斯人,水陆双栖的人鱼族,种族灭绝于末日纪元195年左右。”贱贱立刻确认了对方的种族来历。

    木橦“......”

    科瑞看着面前被绑缚的奇怪少年,飞船被袭击坠毁,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她不相信任何人,只是眼前的小孩儿为什么非常面熟。

    “你好,我是木橦。”

    眼前的少年微笑着自我介绍,科瑞一下想了起来,木橦,在科罗尔星受到袭击后的疗养院的遇害者名单里,因为贵族身份被特意标注的一员。

    “是你,泰文星木家的大小姐。”科瑞抬起手在木橦手腕上扫过。

    木橦只觉得手腕瞬间灼热仿佛被热刺扎了一下。

    科瑞此刻已经通过快速的dna检测报告在联邦公民数据库中找到了属于木橦的登记信息。

    的确是泰文星木家的大小姐,一年多以前被送到科罗尔星接受治疗。

    身份核实无误科瑞对木橦的戒备稍有放松,一边松绑一边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木橦的视线落到对方破烂衣服上被烧毁了半截的三环标志,眼中一下多了丝希望,贱贱说的对,今天是幸运日。

    微笑更甜了。

    “被抓来的。”

    科瑞觉得眼前的小女孩看她的眼神中总是透露出好奇惊喜和可惜,身为鱼人她已经习惯了此类目光,只以为木橦第一次见到鱼人发现与传说中不同惊奇又失望。

    “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鱼人并非都有着金色长发,蓝色眼睛,白皙皮肤,绝美脸庞甜美的声音,也不会变成泡沫”科瑞说着笑了笑,“也许那位作者曾经遇到过海妖,看见了迷惑他的幻象。”

    科瑞哪里知道木橦之所以惊奇可惜是因为看见了已经灭绝的物种继而想到只要她继续活下去就能看见许多许多已经灭绝的物种。

    木橦在对方说话时脑海中正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眼前这人的身份已经确定,联邦特派调查员,为的就是调查科罗尔星球被武装暴徒袭击事件。

    凭着顽强的生命力居然活了下来,也许正是得益于鱼人的种族特性才得以存活。

    这对木橦来说是绝对的好消息,她想逃离科罗尔星但是苦于没有交通工具,不认识路,有联邦特派调查员的帮助,意味着能够与外界沟通。

    现实很快证明木橦高兴的太早了。

    她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鱼人受伤了,幸存不代表毫发无伤,她虽然强撑着没有表现。

    科瑞的伤势比木橦预想的更严重,她只是强撑着一口气而已。

    气没喘匀就听见脑海中的声音提醒道“有人来了。”

    木橦被鱼人一把捂住嘴抓着拉到红铁树茂密的树冠上躲避起来,在被抓扯的时候木橦没忘记顺手将自己的弓箭和箭筒捡起来。

    听脚步声一共来了五个人,其中两个的脚步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另外三个人的脚步更轻盈,几乎只是轻轻点地。

    五个人很快进入木橦的视线范围,不是刚被送来的奴隶预备役,而是五个有着相同面孔的人。

    这里的工作人员似乎都顶着同一张假皮。

    这些人是为了搜寻飞船残骸而来。

    “找到了。”

    “快,仔细的搜查,确保没有幸存者。”

    “东区也发现了残骸,找到了六具尸体,还有一个当兵的没死,一照面316就出手结果差点被反杀,折损了一只手臂才成功解决麻烦,哈哈哈,太可笑了。

    科瑞闻言脸色难看的紧。

    木橦不是看出来的,而是通过身体的疼痛感知到的,鱼人那张满是鱼鳞五官不明显的脸实在看不出表情变化,可鱼人捏着她的手非常非常用力。

    这些人不是来搜救的,而是来确保没有任何一个幸存者有活命的机会。

    科罗尔星的武装暴力事件果然有蹊跷,可是自己很可能坚持不到联邦后续派来的援救部队,就算这一分钟躲过了这些暴徒,可接下来呢?

    科瑞看看身边一直保持微笑的木橦,一开始她觉得奇怪,这样危险的地方你到底一直笑个不停是为什么,随后想起对方是因为精神刺激过大再加上脑子受伤才被送到疗养院,脑子有病傻笑也就不难理解了。

    难道这就是自己能寄托的希望所在,鱼人感觉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