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五十五章 是不可能实现的
    ,。

    闷热潮湿的密林刮起一阵疾风,热浪被风带起在林间翻滚,被烈焰烧灼过的焦黄树叶随风摆动,发出簌簌声响。

    海浪奔腾拍打着沙滩,空气中满是焦灼的咸湿气息。

    沙沙——

    沙沙——

    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移动,在林中留下模糊的虚影。

    一个,两个,三个,木橦心里默数,握紧了边的巨鸟翼刃,脚下的移动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快速奔跑,不停的加速,即使因为剧烈奔跑心跳犹如擂鼓胸腔似要爆炸,呼吸急促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她能听见自己血液涌动的声音。

    脚下的动作不敢有丝毫迟缓。

    营地码头正如科瑞所料,早已经预备好迎接幸存者的陷阱。

    在科瑞进入营地范围的一瞬一场恶战随即展开。

    “跳进海里小孩儿,一定要记得跳进海里的同时打开,你只有一次会,如果时不对你可能会被腐蚀的只剩下一颗不再漂亮的脑袋。”

    木橦记着科瑞在冲出去时说的最后一句话,牢牢的记住。

    从她起跑的那一点开始直到现在木橦跑了一点八公里,还有最后......最后五百米,只需要再跑五百米她就能跳进海里。

    如果科瑞说的是真的,木橦握紧里的东西,软乎乎滑溜溜的东西似乎还有科瑞的温度。

    “这是鱼泡,它能抵御海水,没有实测数据不确定是否能抵御腐蚀性海水。”

    “距离海岸线五百九十米,你还剩二十秒。”

    木橦的隐身时间还剩下二十秒,不,现在也许还剩下十九或是十八秒,这足够她跑过近六百米吗?

    木橦没有多余的气力思考,双腿仿佛上了马达,只知道狂奔,将战斗的嘶吼声,利刃挥舞的声音全部抛之脑后。

    科瑞说不要回头,其实不需要科瑞叮嘱,只要有逃跑求生的会木橦会毫不犹豫的抓住,她绝不会允许自己死在这样莫名其妙的地方,活下去,她必须活下去。

    海面近在咫尺,她已经看见了蔚蓝色的海平面,很近了,这具瘦弱身体能够达到的速度却已经濒临极限。

    “危险预警,隐身效果即将消失。”

    “说点我不知道的吧,贱贱”

    不到两千五百米的距离而已,她竟然不能坚持到隐身结束前跑完,糟糕的体能让这样短的一段路被无限延长。

    木橦不知道科瑞还能拦住那些人多长时间,但是对方不留活口的意图非常明显,这一次自己再被抓住恐怕驯养方式不会是放养。

    木橦想起在营地里见到的那个野兽一样四肢着地在地上爬着啃食人肉臂的小男孩。

    无论心里多么渴望,意志如何强韧,木橦此时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不可能再继续加速,强大的精神意志没有强健的身体作为支撑基础是不可能让她小宇宙爆发一秒变身的。

    气喘吁吁,只是在密林间的奔跑,让木橦上气不接下气。

    “时效结束”

    贱贱话音刚落木橦的隐身已然结束,在林间快速移动的不再是风,而是一个矮小瘦弱浑身血迹脏污的小孩儿。

    “抓住她”

    “猎狗,抓住她”

    营地埋伏的人在发现木橦时立刻调动人追捕。

    科瑞吸引了绝大部分火力根本腾不出,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奋力拼杀和最后的祈祷。

    木橦臂轻晃,穿戴在右臂上的十字弩枪展开,一次性安装了十支箭,来不及做任何瞄准,大致确定方向后指轻动。

    箭支飞射而出,带着一丝丝幽蓝的电光,微弱的电流并不能加强攻击力,它是弩枪自带的校准装置,能够增加射程保证稳定性。

    弩箭散射,威力虽然加强,可此刻面对的敌人不是小喽啰,顶多只能起到扰乱敌人速度的作用。

    迅猛的身影出现在木橦身后,这是被凶兽盯上的紧张感。

    木橦能感觉到身后几乎要贴到脖颈的腥热呼吸,血液向上涌,右紧握着巨鸟翼刃做好了反还击的准备,如果角度合适也许能够借助对方的加速度使其断头。

    虽然更可能的结果是她被捏断脖子,减速后想要再跑起来可不容易,杀掉这个战奴还会有其他的扑上来。

    大海近在眼前,不到一百米,还有不到一百米,可身后喷吐的呼吸更近了,木橦能听到他的喘息嗅到生食血肉的腥臭气息。

    “彤彤快跑”

    骤然间一道女声从身后传来,再然后贴近脖颈的呼吸忽然消失,接着是摔倒,打斗与咒骂声。

    木橦不管身后发生了什么。

    继续疯狂奔跑。

    蔚蓝的海水就在前方,在怒吼咒骂声中,木橦身体腾空跃向海面,在她掉进海里的最后一刻她依稀还能听见那一声声“彤彤快跑......快跑......”

    一群战奴紧追不舍毫不犹豫的跃入海水之中。

    “妈的”

    “这个疯女人是怎么回事?”

    “把她扯开。”

    另一个战奴听着哨音指挥后腿猛地一蹬将衣不蔽体的中年妇人摁倒在地,在哨声的控制之下低头撕咬脖颈。

    很快血肉模糊,即使如此,中年妇人只是死死的抓着战奴望着大海的方向,嘴角含笑含糊不清的念着‘彤彤不怕,妈妈......保护......彤彤......’

    脸颊,脖颈,臂,腹部,大腿,几只战奴野兽一样的胡乱撕扯,鲜血如注流出,中年妇人依然双死死扣住锁死战奴的双腿不放。

    三角脸上前砍断了她的臂“全他妈是废物,这家伙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完成了驯养最后阶段了吗?”

    “跑了一个?”

    “是321”

    “抓住她,我要把她搅碎做成饲料。”

    鱼泡遇水后膨胀将墨夜整个包裹其中沉入海中。

    木橦盯着腕间的小方块屏幕,正好看见中年妇人被撕咬致死砍断臂的一幕。

    那个呼唤彤彤的人果然是疗养院的345,她的臂即使被砍断依然无法从战奴的腿上取下,十指深深的扎入战奴腿部戳出血窟窿,血肉模糊分不清是她的还是那只战奴的。

    345死了。

    那个在疗养院里总是给她夹菜,摸着她头慈祥微笑念叨着‘彤彤要多吃点,小孩子吃饱才能长高’的中年妇人被杀死了。

    以一种极为惨烈的方式被撕咬至死。

    木橦甚至不知道345叫什么名字,可是这人却为了给她争取一线生而丢了性命,如果不是她那一扑木橦很可能已经被抓破了喉咙。

    “345口中的彤彤并不是你,她出现在你身边是贾医生刻意安排。”

    “我知道。”木橦握紧里的巨鸟翼刃指节泛白,胸口忽然涌起的酸胀感就像是刚刚生吃了一个柠檬,小声重复“我知道。”她只是在密闭的鱼泡里有些缺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