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五十七章 你必须死
    ,。

    三架无人飞行器呈三角分布盘旋在孤岛爆炸点上空,以它们为基点半透明的密闭场向下拉开将爆炸孤岛及其周边海域密不透风的合围,不让核污染有丁点外泄的可能。

    密闭场内上百架无人侦查正展开严密的地毯式搜索。

    圆盘式无人直径不足十五公分,厚度不足七毫米,或快或慢盘旋在孤岛废墟之中,不放过任何一个细微之处。

    在距离隔离密闭场一海里之外的海域上停泊着一艘纯白色的舰船。

    一张巨大的纯白色帆布在风中展开,这是一艘体积不算小的单桅帆船,船身全长足有九十八米,最宽处有二十米,桅杆高度超过一百米。

    海浪拍打,波光粼粼,在船身侧边,白底绿边的小白花标志在夜晚的灯光下格外明亮。

    “周边一百海里每一寸都不能放过,飞船的每一片残骸都必须找到。”

    “海底也必须严密筛查。”

    “打捞船呢,为什么还没有到现场?”

    冷冽的声音在夜风中透着不耐与烦躁。

    搜救队的现场指挥扯了扯领口,科罗尔星今夜的海面并不凉爽,海风吹来一阵阵热浪。

    这艘疗养院派出的单桅搜救帆船出现在这一片海域已是爆炸发生七个小时后。

    高飞回到船舱内,室内的凉爽让他一肚子的火稍稍降温。

    他抬头看向前方浮动在半空中的一块块光幕,从光幕中可以清楚的看见无人实时反馈的孤岛现状,一片焦黑废墟。

    “有发现幸存者吗?”

    房间正中的操控平台前坐着三名工作人员,此刻孤岛废墟飞行的上百架飞行器分别由这三人远程操控。

    听到问询,其中一人回道“暂时没有发现,不过爆炸突然且威力巨大,发现幸存者的可能性极小。”

    对于有没有幸存者这件事高飞表现的并不急切,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找到黑匣子,时间不多,联邦派来的公务飞船坠落的消息拖到天亮已经是极限,必须在联邦政府来人之前找到黑匣子。”

    “放心,只要那东西没有被炸毁,无论是陆地还是海底我们都会把它翻出来。”

    高飞可没有无人操控员那样的信心,透过船舱的窗户看着爆炸后恢复平静的海面,高飞却隐隐不安。

    此刻搜救船只上却没人知道,很可能唯一存在的幸存者就在他们的船底。

    一颗直径只有一米三五的半透明鱼泡向上漂浮,此刻正黏在帆船的船底。

    在距离换气充氧时间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候这艘姗姗来迟的搜救船只总算是出现在爆炸发生海域。

    木橦控制着鱼泡顺势粘附在船底边缘。

    木橦靠在鱼泡边缘,耳边是海浪翻腾落下的哗哗水声。

    “这是疗养院派出的搜救帆船,在距离我们不足一海里还有两艘联邦监狱派出的搜救帆船,海面上空有两艘搜救飞艇,飞行器数量暂时无法统计。”

    “它们什么时候出现的?”

    “打捞和搜救船只出现在爆炸发生后六个小时四十五分钟,在此之前爆炸海域被封锁,有无人进入。”

    木橦点点头,这是故意拖延时间,怕是等着人死完了才开始搜救,就算爆炸刚发生那会儿还有活口,这几个小时里大概也死的差不多了。

    这时帆船船底探出一个圆形桶状部件,圆门打开,一群小孩儿巴掌大小的鱼从圆筒鱼贯而出。

    “这些鱼群不是真的鱼而是探测器。”

    如果贱贱不说木橦一点没看出它们与真鱼的差别。

    这颗鱼泡的性能优越超过了木橦原本的预期,即使紧贴在船底那些身为探测器的鱼群擦过鱼泡游过也没有引起丝毫怀疑,海底来来回回放出的探测器仿佛没有看见它似的。

    木橦稍稍松了一口气,汪洋大海里被发现要怎么逃生可不仅仅是技术活。

    搜救队伍在爆炸发生海域展开了紧锣密鼓的打捞搜救行动,随后而来的打捞船开始作业。

    不时有械残骸从海底被捞起。

    木橦在搜救船底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安静的围观者。

    看着所谓的搜救队伍忙碌了整整一夜,就在墨夜以为他们会以无一生还作为结局时却在黎明的晨光照耀下看见打捞船忽然有了大动作。

    飞行器聚拢,一颗金属鱼头从海底被打捞升空。

    这个发现让帆船甲板上的工作人员尤其振奋。

    “发现了幸存者。”

    “你们觉得会是什么人,谁知道呢,我甚至不知道这孤岛上居然有人?”

    “运气真好,这样的爆炸居然没死?”

    木橦依稀能听见甲板上工作人员的对话,因为海浪声的阻碍这些对话断断续续并不很清楚。

    “唉,”木橦叹了口气,虽然这个结果其实并不那么让人意外却还是让木橦觉得有些遗憾。“希望不是驯养员。”

    引擎残骸的爆炸威力强劲,可当时若有人远离爆炸中心,或是有特殊的防御装备也不是不能躲过去,甚至于如果实力够强大没准也能想办法逃生。

    木橦在末日纪元经历过无数次生死逃亡,最后关头她都活下来了,她能做到,当然也有其他人能做到。

    无论是谁活着,木橦只希望那些人能把她这个提前跳海的人忘记才好。

    “你愿望成真的可能性不高。”贱贱是一个泼冷水的专业选,“你是唯一和联邦调查员有过接触的人,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不会轻易放过你,你必须死。”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疗养院与这个驯养奴隶的岛屿有莫大的关联,可普通的工作人员并不知晓此事,这属于高层密,至于高到哪一个级别木橦无从得知。

    这也意味着回到疗养院后并不代表安全,甚至会更危险,一旦被人发现她还活着,灭口那是肯定的。

    木橦回想了一下这段时间的生活,果然平静安逸都是短暂的假象,从被人扔进疗养院开始,到有杀出现,再到成为战奴预备役,直至此时此刻陷入随后会被灭口的危险之中。

    处处危,哪怕不是末日纪元也不意味着就能安逸闲适的享受人生。

    木橦吃下疗伤药闭上眼休息,她需要恢复体力,当帆船起航返回月牙湾时还有更危险的事等着她,至少让这具瘦弱的身体得到最大程度的恢复。

    “船靠岸了喊醒我。”

    鱼泡安静的贴着船底,任凭海浪拍打稳稳当当的贴着船身边缘破浪而行。

    海浪起伏颠簸,木橦权当是摇篮,在晃晃悠悠中很快进入深度睡眠之中。

    睡眠正好,呼吸随着海浪舒缓轻抚,脑海中久违的乱码之音忽然毫无预兆的响起。

    “嘭咚...叮叮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