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五十九章 同一个世界同一张脸
    ,。

    天际出现一道鱼肚白,清晨的微光洒落,天空的黑色渐渐消退,隐隐衬出一抹微红。

    天快亮了。

    月牙湾主岛码头侧边的岩石群边缘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瘦弱身影奋力攀爬。

    岩石群上方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这里没有建筑物,是临海的岩石悬崖,这才给了木橦悄悄爬上去的会。

    当终于翻身到岩壁上木橦在灌木丛里躺平喘气。

    “攀岩耗时一个小时三十八分钟。”

    浓浓的鄙视语气隐藏在平铺直述的语调里。

    木橦摆摆无力反驳,以这具身躯目前的体能和健康状况能爬上来已经是意志力加成的效果,实在不能对速度有过高要求了。

    这是疗养院主岛,木橦从未来过,也是月牙湾群岛的中心位置,被其余七座岛环绕。

    木橦平复喘气的时候耳朵和眼睛并没有闲着,细致观察周遭环境。

    没多久附近传来脚步声和对话声音。

    也许是连续多日的高强度巡逻安防任务让这些卫兵的步履稍显沉重拖沓。

    “是巡逻卫兵。”

    木橦趴伏在灌木丛中一动不动,小心翼翼的看着前方路过的一组卫兵。

    走着走着有一名卫兵忽然停了下来,

    “你们先走,我去放水。”

    “你他妈是狗啊,一路留标记。”

    “去你的,不行,我憋不住了。”

    一阵呵斥咒骂声中一名卫兵靠近了灌木丛。

    木橦嗅到了浓重的酒气,看来这个卫兵在巡逻路上可没有耽误喝酒。

    正解裤头的时候脑壳被重击的同时脚指头被扎了一针,也不知道该跳脚还是晃脑,晕乎乎的倒地不起。

    木橦将人拖到灌木丛里,把人衣服扒光准备穿的时候,贱贱的提醒姗姗来迟“建议你在换装前回忆你的身高体重再慎重决定。”

    木橦抓着衣服的动作僵直不动,眼神向下扫了眼被扒光的卫兵那至少一米九的身高,“你刚才怎么不说?”脱衣服消耗的体力不是白费了嘛。

    “没想到你会对自己的身高有如此严重的认知障碍,抱歉。”

    你嘴上说着抱歉,其实是故意的吧?

    木橦最后还是没能穿上这些不合身的卫兵制服,小孩儿穿被发现的可能会更大,一身血迹虽然被海水洗去,可病号服早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勉强挂在身上避免衣不蔽体。

    怎么看怎么可怜。

    即使是在夜色中这模样也是不可能混入住院大楼的,更不用说做到科瑞的嘱托了。

    “马萨那个蠢蛋怎么回事,他是去放水还是去跳水?”

    “昨晚喝多了吧,连续几天执勤就遇见这么危险的情况怎么可能不紧张。”

    木橦隐约听见卫兵的对话。

    刚才的卫兵居然折返,木橦趴在灌木丛里一动不动。

    对方越走越近,一旦发现光溜溜的卫兵,木橦肯定会暴露。

    脚步越来越近,糟了。

    木橦指放在弩枪的启动位置,另一只握住了巨鸟翼刃。

    就在卫兵距离她还有两百米左右

    “我到处找你,你跑哪儿去了?”

    一身白大褂的贾医生从另一侧走来快步越过卫兵将木橦拉到身后,瘦高的身子正好站在可以遮住他们的视线。

    虽然诧异木橦却没有傻到在这时候拆穿或是逃跑,乖巧安静的站在一旁。

    卫兵们闻声走过来,打量贾医生的制服和徽章,视线扫过穿着破烂病号服的木橦,疑惑道“这么晚了你们在这儿干什么?”

    “这是我的病人,因为前段时间的爆炸受到刺激,做噩梦就会逃跑......”贾医生一番解释之后,卫兵被说服离开去另一个地方寻找同伴。

    贾医生则带着木橦大摇大摆的走向她之前苦思冥想多时也无法想到方法靠近的住院大楼。

    星辰在上,这样诡异的幸运让人忐忑。

    木橦仰头对贾医生微笑“谢谢。”

    “321你去了哪儿,袭击事件后我一直在找你,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很担心你。”

    黑漆漆的眼眸盯着木橦,脸上依然是关切的温和笑容,就好似他压根儿不知道驯炼营存在似的。

    木橦任由贾医生牵着走,既然已经暴露在这人眼前,不如先进入主岛的住院大楼再说。

    木橦就这么被贾毅堂而皇之的带进了住院部大楼。

    因为木橦腕上的小白花病人编码尚存,进门时的安全验证顺利通关。

    “第三住院大楼被炸毁,所有的病人和医护工作人员都被安置在主岛的第一住院部,脱离治疗那么长时间我很担心你的病情反复......”

    听起来还真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医生啊木橦这么想着忽然抬头打断贾医生的关切言语“345死了。”

    木橦一直看着贾毅,他愣了一下后紧接着那双漆黑的眼里忽然绽放出一丝丝亮光。

    那眼神中包含了兴奋,期待,还有一些其他什么,就像...就像是在极度饥饿的时候看见有人掏出了一盒味道香浓的速食火鸡面。

    这特么明摆着是个神经病嘛。

    “你很伤心?”

    木橦没有回答,只是仰着头微笑。

    “你知道345叫什么名字吗?”

    不等木橦回答贾毅继续说道“她叫李思月,有一个女儿叫段晓彤,与你差不多年纪,两年前自杀身亡,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自杀无法接受女儿死亡的事实坚持要追查凶,最后心理崩溃被她丈夫送到了疗养院接受治疗。”

    贾毅忽然停下脚步弯腰靠近木橦的耳朵小声说道,“她刚被送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精神病。”

    这个假医生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什么目的。

    贱贱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他可能是想要治愈你。”

    木橦“......”是致郁吧。

    木橦跟着贾毅一路向前走,途径的道路,距离出入口的长度,房间数量,见到的人,巡逻卫兵的数量,行走线路,包括通风口的风势走向,所有细节信息都纳入观察范围印在脑海中。

    听着贾毅的话脑海中思考着撤退线路。

    这时耳边传来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联邦调查小组一个幸存者也没有,你们确定?”

    孤岛,这声音木橦在孤岛听见过,是谁,脑海一个个身影浮现,然后木橦傻了,微笑差点绷不住,那张再普通不过的大众脸就这么不期然的浮现于脑海中,同一个世界同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