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六十二章 意外发现
    轰!

    又是一声巨响,火光和电光交织,继五楼的玻璃被震碎之后院长办公室所在的七楼空中花园也没能躲得过辣火摧花。

    整栋住院大楼多处遭遇袭击,这阵势乍一看相当惊人。

    木橦手里的鱼骨微型火珠还剩下七颗。

    滚滚浓烟,火光和电光遍布,呼喊声,求救声,奔逃声,住院大楼内部乱成一团。

    木橦看着自己制造出来的混乱眨眨眼,微型火珠的效果实在给力,可谓是打不死你也要糊弄你的典范。

    在空气循环通道里丢出的那颗微型火珠使得整栋大楼上上下下所有楼层走道被滚滚浓烟环绕,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气味。

    这让住院大楼里的病人和医护工作人员更是惊恐万分。

    假的真不了,他们冲进来你就没机会了。

    木橦知道贱贱说的不假,微型火珠只能制造声势而已,燃烧的火焰也好闪烁电光也罢,看着厉害,无防护装备碰上顶多也就烫出一身水泡的程度而已。

    一旦被看穿要不了多长时间混乱就能自动平复。

    月牙湾群岛所有住院大楼的外观结构一模一样,要说主岛的住院大楼与其他地方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院长办公室的存在。

    院长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同时也是办公大楼,疗养院所有重要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以及档案资料存储或是其他重要办公室都集中在这一楼层,常规来说这里就是整栋大楼安防重点。

    木橦在七楼制造了爆炸混乱之后立刻绕道从另一侧的楼梯混在奔逃的人群中下楼。

    在五楼走廊拐角处,木橦背靠着墙壁平复呼吸,闭上眼杜绝所有干扰仔细分辨听见的每一道声音。

    救命啊!

    爆炸,七楼爆炸了!

    开门,开门,放我们出去。

    我要找妈妈,我怕,我要找妈妈......

    妈的,129你尿裤子了,该死的......

    ......

    来自不同方向不同楼层病房纷杂的声音传入耳中,呼喊,叫骂,哭泣,在智灵的帮助下所有的声音化作一道道信息流在脑海中被分门别类的整理。

    声音来源,波动频率在脑海中化作一条条清晰明确的线路,,通过辨别这些声波来源,通过强弱判断距离,障碍物,此刻木橦的脑海中有一幅完整的声波地图。

    整栋大楼上上下下因为爆炸引的混乱而变得嘈杂多多少少会出相比平日分贝更高的声响,唯有一个地方保持着绝对的安静。

    九楼几乎没有任何异常声响出,这实在不寻常。

    木橦很快现了一个更可疑的现象,卫兵们并没有朝微型火珠制造的爆炸源头而去,相反,绝大部分卫兵与保安先后朝同一个方向聚集。

    主要布防力量并没有集中在院长办公室所在楼层,也不在病患集中的病房所在楼层。

    第九层楼到底有什么重要的需要安防集中?

    贾毅说过因为其他岛屿的住院大楼受损严重,大部分幸存者病患都被安置在主岛的住院大楼。

    木橦在贱贱的提醒下回忆起这事,卫兵去的其实是安置他们的地方?

    科罗尔疗养院既然能与驯炼营那样的地方挂钩,无论是病人来源还是诊疗手段恐怕都涉及非常规方式。

    主岛的住院大楼有一个不适宜公之于众的秘密场所合情合理嘛。

    木橦在确认了卫兵队伍的移动方向后随即跟上。

    卫兵之间的联系可能并不靠语音系统,这让木橦有些遗憾,无法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更多信息。

    在这支卫兵队伍进入电梯后木橦立刻从步梯一路狂奔向上。

    果不其然卫兵主力队伍乘坐电梯最终汇聚在住院大楼第九层。

    走出电梯视长长的走廊,两侧是紧闭的病房门,看起来与其他楼层似乎没什么区别。

    小心,这里有独立安防系统,越过警戒线会立即触警报。

    木橦在贱贱提醒之后紧靠在步梯安全通道的门后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这时走在队伍最后的一名卫兵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他停下脚步对身前的队员做出密语手势,迅旋身原路返回,手里握着的长枪警惕的放置在胸前。

    谁,滚出来。

    出来。

    木橦能听见对方小心翼翼的脚步声正朝她的方向而来,她握紧了手里的武器屏住呼吸,浑身肌肉紧绷。

    这时走廊其中一扇半开的房门忽然弹开出砰的一声,应声冲出一个穿着病号服的黑影二话不说冲向缓步向前的卫兵。

    砰的一下有人被砸向了安全通道的门,与此同时,木橦立刻顺势开门。

    安全警报响起。

    木橦只能通过听见的声音进行辨别。

    这个病人并没有多少战力,很快被一拳撂倒,也许是对忽然被扑不服,卫兵上前狠揍了两拳。

    为什么会有病人跑出来?

    卫兵在敞开的病房门口现了一排整齐码放病人的胶囊袋和推车。

    破案了。

    这是今天刚送来的最后一批需要特殊安置的病人,别让我知道是哪个胆小鬼听见爆炸被吓跑了。

    卫兵猜的没错,一名负责运送病人进入十二楼,结果忽然的爆炸把他吓得立刻跑进安全区把这些病人给忘了。

    行了,那个别打死了,你们两个把这些病人一起带进去。

    快点儿。

    卫兵将脚下半死不活的病人提起来,嘴里嘟囔着骂了两句,转身去拉推车把手。

    推车里放置着数十具胶囊口袋,卫兵握着把手轻松将其推动。

    另一名走出步梯巡查的卫兵返回报告安全,没有现异常。

    队长招手在楼道口墙面上轻触,经过身份确认之后,走廊尽头的白色大门打开,一行人推着装满胶囊袋的推车进入楼层大厅。

    木橦躺在一堆装满人的胶囊袋中尽可能的调整呼吸一动不动。

    进入楼层大厅,滚滚浓烟与刺鼻的气味不复存在,大厅明亮宽敞。

    木橦听见一组脚步声靠近,声音里满是不安和焦急生了什么,为什么警报响了。

    爆炸是怎么回事?

    放心吧,已经排除外部袭击可能,有人混进了住院大楼,已经在着手处理,很快就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