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六十六章 点亮灵星
    木橦嗅到了血腥味,是常年战斗留下,洗一万次开水澡掉几层皮也洗不掉的血腥味。

    四肢躺平无法动弹,手指头想动一下也做不到,全身上下被白色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被浸泡在粘稠的液体里,活生生一条正被泡的海参,过期长霉的那种。

    木橦仔细的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除了不能动弹,全身上下每一块骨头肌肉都仿佛被碾压又重组,仿佛有万只蚂蚁在爬但是又不能把它们碾死之外也还好。

    “她还没醒?”

    “重伤,身体各个部位受创严重,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她绝对是我见过生命力最顽强求生意志最强悍的人。”医生说到这儿忽然停了一下,似乎回忆起什么话语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惊叹,“真的,我当时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你知道吗,正在做手术的时候看见病人身后出现凝如实质怒吼着‘我要活下去’的幻影我差点失手。”

    蓝博盯着医生,“医者不自医,你还是抽空去挂个专家门诊号吧。”

    “什么,你不相信我?我说的是真的,当时做助手的麻醉师和护士吓的直接晕过去了,那麻醉师现在还夜夜做噩梦出现幻听。”

    “确定伤情不再反复后将人送到加南星。”

    “我真的没有骗你,背后灵具现狂吼,如果不是录影只有花屏我一定拿给你看看。”

    一直不断解释的医生并没有看见蓝博络腮胡下隐藏的疑惑神色。

    在他救出木橦之前曾在月牙湾主岛感应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当时只以为是海啸地震和爆炸余波引起的,现在想想他却觉得有其他原因也不一定。

    木橦睫毛颤动,睁开眼的一瞬间只觉得原本朦胧的痛感在一瞬间全数回笼,下意识的皱眉龇牙。

    医生立刻上前查看,一番常规检查之后笑了笑“恭喜你脱离生命危险,恢复良好。”

    蓝博将医生向后拽,直接对木橦说道“科罗尔疗养院已经沉入海底,我们在你身上找到了联邦公务飞船乘风号的黑匣子,还有已故探员科瑞的智卡,感谢你对此次调查工作作出的贡献,鉴于此次调查工作涉及部分机密无法进行表彰,可是会给与你相应的奖励。”

    木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生了什么,前一秒她还在住院大楼的步梯间奔逃,一睁眼却有人告诉她科罗尔疗养院已经完蛋了?

    海啸地震,住院大楼垮塌被海啸吞噬,海岛沉没,一幅幅鲜活的画面在脑海中出现,木橦想起来了。

    是眼前这个络腮胡将自己从海水中捞了起来。

    木橦对于这些人能够拿走黑匣子和科瑞的智卡并不意外,恐怕就连她身上多少根汗毛,这里的仪器也已经扫描的一清二楚,自己躺着不能动这些事还是不要细想的好,保持微笑,保持微笑。

    木橦躺在病床上,娇小瘦弱的身躯被白色康复绷带缠绕的只剩下眼睛和嘴巴,从一开始的茫然到此刻露出逃出生天庆幸的微笑。

    这笑容让蓝博想起自己在海底将这孩子捞起来的场景,明明浑身浴血奄奄一息却在看见他的一瞬眉眼弯弯露出微笑,小孩儿天真单纯的微笑就像是在黑暗里忽然看见了光,蓝博当时因为这微笑忽然生出强烈的使命感。

    此时看着木橦也多了些怜惜,毕竟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父母双亡被家人扔到那样的地方,再加上之后的遭遇,锐利的目光不由自主柔和了些许。

    “科瑞的智卡里有重要证据我们必须拿走,其余的东西可以送给你,我想科瑞也同意这么做。”

    木橦没有回应,这个状态下的她张嘴都费力。

    关于科罗尔星到底生了什么,疗养院是怎么完蛋的,他们又是如何在海啸和地震爆炸三合一中逃生的,联邦政府后续会怎么处理等等蓝博一句带过,木橦对此倒是不意外。

    谁和一可能存在心理创伤的未成年受害者详细讨论这些才奇怪呢。

    在蓝博的只言片语中木橦总觉得一定有什么重要的细节被忽略了,住院大楼当时不仅仅是被海啸吞噬同时间十二楼的秘密实验室生了剧烈爆炸。

    自己到底是怎么逃过去的?

    木橦正疑惑的时候,蓝博再次开口说道

    “我来主要是有一件事需要征求你的意见,科罗尔疗养院已经不存在,我们可以送你回泰文星木家,或者送你去加南星,尊重你的选择。”

    医生疑惑又惊讶的看向蓝博,刚才不是已经决定要送去加南星了吗,还可以自由选择,他怎么不知道?

    虽然木橦对加南星一无所知,可是作为一个求生欲顽强的人她当然知道此刻的自己绝对不适宜回泰文星,那可不是回家,那是去送人头。

    “加南星。”三个字,一个单词而已,已经用尽木橦所有气力,说完就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

    耳边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两人的对话,声音渐渐飘远。

    飞船的航线早已经确定,去加南星。

    木橦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正身处在一片汪洋大海里,这一次木橦没有惊慌失措疑问不知。

    木橦的意识醒了,可身体还处于重伤修复阶段,这里是她的意识海。

    木橦就浮在这汪洋之中,抓着唯一的一根浮木,她仰头看时才现自己的意识海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蔚蓝的海面上空不再只有层层灰蒙蒙的迷雾,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虽然漆黑却繁星遍布的星空。

    木橦的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星空黯淡,星辰虽多却光芒黯淡只是依稀隐约可见,

    整片星空之中唯有一颗星辰与众不同,木橦的视线立刻被这颗星辰所吸引,最为闪亮,熠熠生辉,几乎要与海面平行。

    “这是我的灵星,我的灵星点亮了?”木橦望着星空中闪亮的星辰在一开始的喜悦激动心情平复之后很快冷静下来,更多的还是疑惑,“你不是说按照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承受不了点亮灵星的能量反噬吗?”

    “呵”贱贱的声音仿佛从天际传来,灌入木橦耳中“是的,所以你此刻正重伤接受治疗,动弹不得,差一点就死了。”

    木橦的伤势之所以那么严重不仅仅是因为当时的爆炸,更多来自于强行点亮灵星导致的反噬。

    当时的情况对木橦来说几乎就是必死境地,她全身上下唯一管用的只有一直贴在肚子上的引擎核心,聚能灵阵被强行触作为支撑木橦点亮灵星自救的能量源泉。

    强大的能量冲击,爆炸后坠入海底的岛屿,木橦左右都是死局,万幸最后灵星点亮,蓝博追寻科瑞的智卡信号找到她。

    木橦回忆起来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节,不过此时她已经被自己的灵星吸引了注意力,不再冥思苦想。

    “是不是觉得自己那颗星最大最亮最闪耀仿佛触手可及?”

    以木橦对自己智灵的了解,听到贱贱这么说立刻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句接下去就是“那是因为你的灵星强行点亮,与你的精神力联系并不紧密稳定,说是摇摇欲坠一点也不夸张。”

    木橦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应贱贱的声音继续响起“你想知道灵星坠落的严重后果吗?”

    “我......”知道两个字根本来不及说出口。

    贱贱语爆炸立刻接着说道,“星辰灵力会在你的体内不断膨胀,直到你的身体承受不住星辰灵力的冲击崩溃,放心,这种情况下你并不会炸的血肉模糊或是四分五裂而是直接被冲散成为能量粒子回归宇宙本源,单从视觉效果来说你也许会死的很漂亮。”

    木橦“......”

    贱贱说话期间天空凭空出现一道箭头指向就快与海面相接的大星星,“不想死的话请你立刻开始与灵星沟通,争取早日与之紧密结合,让它升天让它飞。”

    木橦选择不说话。

    话都被贱贱全说完了。

    平复心情后木橦探出精神力与那颗唯一闪烁的星辰沟通也就顾不上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细节。

    一开始感受到一股斥力,不断的将木橦的精神力向外排挤,这正是贱贱所说的结合不稳固,精神力与灵星此刻就像是装在一个碗里的水和油,融合不了。

    木橦靠近灵星,精神力即使受到排斥也坚持与之沟通,一点一点的融入灵星之中。

    只有与星辰形成紧密稳固联系才能通过灵星积累并施放灵力。

    蓝河联邦在末日纪元初期也仅仅只是一个新兴展起来的文明国度,灵修展程度还处于初级阶段,在末日纪元一千多年前的现在更是刚刚入门而已。

    人少等级低,五个字足以概括灵修师的现状。

    否则木橦的异常早被人现了。

    在完成一次冥想循环之后木橦明显感觉到灵星对她精神力的排斥感减弱了......一点点。

    虽然微弱,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精神力汇入灵星之中,与星辰灵力融合又再回到木橦的身体,往复循环,这便是一次冥想的完整过程。

    点亮灵星的人才能成为灵修师,灵修师能够顺畅的沟通宇宙星辰之力为己所用。

    更细化一些能够分为两个不同的派系,魔法和修真,这两种都是对星辰灵力的利用,方式方法有些不同而已。

    在末日纪元已经不怎么详细区分毕竟求生不易,能保命就好。

    在木橦的记忆里,末日纪元前这两派灵修师却是泾渭分明,不说水火不容那也是一山不容二虎争斗不休。

    在数次冥想循环之后木橦在意识疲惫却又满足的状态下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十多天木橦大部分时间被浸泡在药池里,圆形的药池里充满了古方药剂特有的草木苦味,每日昏昏沉沉,除了冥想之外也干不了其他事。

    她能听见别人说话的声音但是自己却很少开口,大多数时候就连睁眼也仿佛需要耗尽全身气力,充饥更是全靠营养胶囊,一颗抵一周,完美避免了排泄等尴尬问题。

    即使木橦醒了过来也没有任何人出现给过木橦任何解释,负责照顾木橦的护工是一个机器人,任劳任怨按程序办事,就是无法打听消息。

    心理疏导师是除了机器人之外木橦唯一见到的人,木橦只把疏导师阿姨温柔的声音当做是辅助进入冥想状态的引导音,效果极佳。

    当木橦能够靠轮椅坐起来的时候距离科罗尔星月牙湾群岛被海啸吞噬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天。她再没有见过那个医生和蓝博。

    直至此刻飞船着6,加南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