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七十一章 她不信
    ,。

    四百多天,一年多了,一年多而已。

    木橦躺在床上,脑海中的记忆书页已经整理好,静静的搁置在角落等待她翻开。

    贱贱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建议尽快将记忆融合,这能帮助你了解当前世界生存环境和可能存在的潜在威胁。”

    “嗯。”

    “你在联邦标准时一年半内五次濒临死亡威胁,这个比例直追末日纪元生存记录,请严肃认真直面威胁的存在。”

    木橦含糊的应了一声,对着空气挥挥,“好了,知道了。”

    在床上静躺了好一会儿,深呼吸“来吧。”

    木橦闭上眼,清空杂思,将记忆书页打开,精神力汇入其中,一幕一幕画面窜入脑海中,那些记忆从一开始的模糊变得越来越清晰。

    从出生开始,在泰文星生活了十三年的点点滴滴鲜活的记忆注入脑海中与灵魂融合。

    第一次被温柔的双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耳边轻声吟唱的安眠曲......

    第一次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耳边的夸赞“天啊,琴,你快看,我们的小木头能自己站起来了。”......

    第一次接受星辰检测......

    第一次被母亲严厉的批评教育,“小木头,欺负弱者并不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第一次施展见习法术,在风的辅助下撒丫子狂奔结果控制不了风势一路撞坏父亲好几个古董花瓶被罚跪,结果听见书房外父亲小声又骄傲的惊叹“琴,你看见了吗,看见了吗,天啊,我们的小木头她能跑的比风还快。”......

    一幕幕从幼儿到童年再到少年,木橦仿佛又重新经历了一遍,嘴角一直上扬无法回落。

    直到记忆画面急转直下从彩色变成黑白,

    “节哀顺变。”

    “星辰庇佑,真可怜,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

    “夏木伯爵和伯爵夫人是我见过最友善的贵族,大小姐一定非常伤心。”

    可是没有尸体,明明没有见到尸体凭什么就认定她的父母已经死了。

    亲接过的死亡通知书,葬礼上的遗像。

    直到最后那天夜里的宴会。

    “咦,这是木家那个孩子,夏木伯爵的爵位继承者。”

    “没想到夏木伯爵夫妇居然会死在矿星。”

    “这孩子一个月没说话了,听说是精神受到刺激出了问题,还能继承爵位?”

    “她是唯一的爵位继承者,前些年贵族爵位继承法改制,只能由子女继承,如果没有子女爵位传承将中断。”

    木橦耳边充斥着关于她父母死亡关于家族爵位继承的八卦讨论。

    怜惜的,幸灾乐祸的,好奇的,看热闹的,各种关注的目光。

    木橦转身离开宴会大厅去了空中花园。

    呼吸道新鲜空气的木橦刚松了一口气便听见一声惊叫,回身再看宴会大厅忽然陷入黑暗之中,紧接着便是一连串惊慌的尖叫惊呼。

    “杀人了”

    “杀人了”

    现场陷入混乱,宾客们的保镖涌入。

    “大小姐”

    “大小姐”

    一声声呼唤靠近。

    这是自己的保镖,木橦想要答应,可是喉咙忽然刺痛发痒无法发声。

    “唔...唔...”

    保镖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五米的距离,眼看就要转身去别的地方,木橦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身体被禁锢向后拽。

    有东西从身后勒紧了她,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只觉得大脑一阵刺痛,紧接着是一股强大的拉拽力量,身体无法自控从阳台栏杆向下坠落。

    木橦能感觉到鲜血濡湿了她整张脸。

    “啊!”

    睁开眼,身体猛地弹起,双紧拽着床单,大口大口急促的喘气,后背大片衣物被汗湿,额头上满是冷汗。

    好一会儿心跳才逐步回落到正常速度。

    “想起来了?”

    “全部想起来了。”

    木橦当然不是自杀,她不可能自杀,全世界的人死绝了她也会选择咬牙活下去。

    “是什么人想杀你?”

    木橦摇摇头“不,至少在那时候不管是谁动的并不是真的想杀死我。”

    智灵结合木橦所想很快分析出结论“的确,楼层高度并不致命,只会致残,关键在于推你下楼前对你精神力核心动的脚,这是要断绝你点亮灵星的可能,阻止你成为灵修师。”

    如果不是有智灵的存在,木橦很可能也就让对方如愿以偿的毁了。

    “有怀疑目标吗?”

    其实事情并不复杂,除去运气不好偶然遇见变态这种小概率事件,大多数都是有预谋有目的有强烈动促使造成的。

    木橦仔细回想当时情景,她在宴会上说过话的人,最值得怀疑的往往就是既得利益者。

    昭然若揭。

    木橦抬起晃了晃腕上的鱼鳞,唤出光幕界面。

    “搜索泰文星那次慈善晚宴,所有的照片和视频记录,相关新闻都要。”

    那是泰文星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全球名流齐聚一堂的慈善盛事,木橦时作为木家的爵位继承人受邀出席。

    万幸这宴会规模够大,网上宣传众多,留下很多资料可查。

    木橦指轻触不断滑动查看,在划过一幅照片时指微顿,将它重新拉回来,放大。

    这张照片出现在一名时尚穿搭分享板块,照片的焦点在一位贵妇人头上的小帽子,然而木橦的关注重点却是她身后失焦的人。

    “从她当时所处的区域站位,我可以肯定她身后面容略微模糊的人是我大伯木有德,和他说话的两个人看不清脸,但是我总觉得有些面熟,想不起来是谁。”

    木橦不断在记忆书页中搜索这两张陌生模糊的面孔。

    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找到了“我见过他们,在我父母出事后不久,他们是一个能源公司的商业代表。”

    木橦陷入沉思,当时这两人似乎提出了关于矿脉发展的合作计划,自己一个刚失去父母的未成年小孩儿并没有给与关注,没有搭理。

    当时家族事业相关事务一直是大伯木有德在代理。

    木家的家族成员构成并不复杂,木橦的父亲是木家掌权者,也是继承了伯爵爵位的人,继承爵位称号夏木。

    夏木伯爵的父亲老伯爵去世很多年,而木橦的记忆中从未见过自己奶奶。

    还剩下的直系亲属只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

    说起这两位叔伯,木橦对他们的印象不深,平时很少见面,大伯木有德在她的印象里是一个彬彬有礼,做事精明有条理的人,三叔木有才则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年纪很大自以为聪明的败家子。

    一年见不了两三次,每次都时在重要的家族聚会场所,这两位叔伯的孩子数量相比起她父母就多了。

    大伯有五个孩子,三叔有三个孩子。

    最大的已经三十多岁,最小的一个应该才两岁,平时往来很少,并不熟悉。

    在矿星出事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是木有德亲自去的受灾现场并发布了讣告。

    返程后一直安慰她,劝解她,鼓励她努力坚强起来接受父母死亡的现实,表面看起来是一个虽然不亲近却尽到情分和责任的好大伯。

    至于旁系分支的那些亲戚,有些甚至不住在泰文星,几年见不了一次面,实在没什么印象。

    木橦在网上一搜,很快关于当时矿难的新闻弹出界面。卡比拉星是一颗矿星,尤其盛产金属矿,木家在这颗星球上拥有十几条矿脉。

    出事的那条正是其中一条矿脉,事故报告木橦也看过,当时悲伤过度加上年纪小并没有仔细查证,可是现在却查不到网上公布的事故报告了。

    蓝河联邦矿星众多,几乎隔三差五有大大小小的矿难发生,如果不是木家的贵族身份,这样一次意外事故可能根本不会有详细的新闻报道。

    事故报告的消失当然也没有人会去注意。

    矿难意外?

    哪里就有这么凑巧的事。

    别人信不信木橦管不着,她反正是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