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七十三章 贴心上门送人头
    ,。

    “那边怎么回事?”

    “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谁在吵,信不信我把你们都扔......”后面的话没能说完,人高马大的壮汉推开窗户后看见楼下诡异的场景只恨自己为什么要开窗。

    “妈啊!”

    “杀人啦...啦...啦”

    一捏着被单的壮汉一捂眼睛尖叫,整条街的人都被吵醒了。

    木橦赶到的时候人群尚未被驱散,两排集装箱房屋之间一具尸体牵线木偶一样悬空挂着,不着寸缕,唯一的遮蔽物便是脖颈处红色的礼品蝴蝶结,身体上遍布着诡异的花纹,身上挂着一串串冰珠,不断的旋转,风铃一样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尸体周边围着几个欢呼鼓掌的围观群众。

    不仅尸体的出现方式眼熟,就连死者木橦也很眼熟。

    这具嘴角被割裂缝制出笑脸的牵线人偶正是一直暗中监控木橦的人之一。

    木橦原本打算在伤势彻底痊愈之后再处理他们,现在却被人抢先一步。

    “世事无绝对,贱贱你觉得这个杀凑巧出现在加南星又凑巧杀死监控我的人,事发地点凑巧在图书馆附近的概率是多少?”

    “小于万分之一,建议忽略不计。”

    木橦点点头,“我也这么认为。”

    与贱贱对话时木橦已经将灵识打开,前后左右仔细观察,不见了,另一个监控者不在她的灵识感知范围内。

    “所有人退后,立即后退。”

    土岩城的巡警出现后第一时间疏散群众,现场被封锁保护。

    “看什么热闹,不怕下一个死的是你们啊。”

    那些对着尸体鼓掌欢呼的人被巡警队长无差别公平对待,全部敲晕放倒。

    “拖下去扔冰池里清醒清醒。”巡警队长让下把人都带走。

    一群人围着一具旋转的尸体欢呼鼓掌画面实在瘆得慌,本来就冷,现在更冷了。

    木橦心里有强烈的预感,这个监控者的死亡不可能是凑巧,这是给她的死亡预告。

    土岩城的冬天提前来临,白昼时间急剧缩短,下午四点左右太阳已经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再加上发生了诡异的凶案,街道上两侧的店铺早早就关了门。

    木橦拢了拢领子,呼出一口白气。

    快到家的时候,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木橦的轮椅在集装箱屋门前停了下来,

    叮当,叮当,叮铃铛......

    串珠撞击的风铃声传到耳边,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混合着冷空气蹿进木橦的鼻腔。

    “门后有一个活人一个死人,生命威胁指数50。”

    房门自动打开,聚光灯照射在房屋客厅正中,一具被悬挂起来的尸体慢悠悠的旋转,身上挂着的水晶装饰片叮叮当当发出碰撞响声,嘴巴被拉出微笑的弧度,身上挂着大大的红色蝴蝶结。

    正是另一个监控木橦的人。

    “当当当当,喜欢吗,这是我送给你的惊喜礼物。”带着笑意的声音忽然响起,“我可是特意为了见你而准备的见面礼,这样一直鬼鬼祟祟跟着你的家伙一定让人很厌烦吧。”

    木橦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恐的微笑脸让沙比略微失望,黑色的影子在门前拉长,“当我知道你并没有死,你明白我有多么惊喜吗,感谢满天繁星给了我们再次相遇的会。”

    话音刚落,黑影拉长成绳索将轮椅拉进门内,砰的一声大门被关上。

    集装箱屋只有五十多平方,四四方方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可以逃避躲藏的地方。

    木橦坐在轮椅上调整呼吸。

    杀就在她的正前方,距离不到两米,黑影拽着轮椅的两侧,一个箭步冲上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危险的距离。

    “剧作家沙比,出了名的独行杀,热衷于将目标杀死后扮成牵线木偶剧的角色,擅长制造幻境。”

    “看来你做过功课,我越来越欣赏你了,一个努力的人才能成为成功优秀的演员。”

    沙比咯咯的笑着,不大的屋子里充满杀。

    狭小的密闭房间,一个厉害的独行杀,一个坐轮椅的少女,怎么看少女都是必死的那一个。

    “你若是听话乖乖配合,我保证会给你穿上最漂亮的戏......”

    沙比脸色忽然一变,他怎么也没想到木橦居然敢选择先动,屋内门窗紧闭,从墙面四角分别射出联排钢珠。

    这些早已准备好的防身小陷阱原本是为当地的不长眼或是不法分子准备的,便宜这沙比了。

    “呵呵,不乖,你以为这样的小把戏.....”

    密集的钢珠在空中爆开,灰白色的粉尘瞬间充斥这间门窗紧闭的房屋。

    粉尘弥漫,房屋内不仅黑暗还多了一层浓雾一样的粉尘,可见度受到极大影响。

    “再次见面你依然没让我失望,你一定可以成为我剧场里最闪耀的演员。”

    黑影说着话已经俯向轮椅所在,黑色的影子紧紧缠绕,然而缠住的只是一件大衣而已。

    当沙比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木橦早在粉尘弥漫的那一瞬便转移了方位,瞄准,射击,噗嗤,噗嗤,两声,带着电光的弩箭分别穿透了黑影的腰腹位置。

    “啊。”一声惊讶的痛呼。

    黑影不需要转向,立刻向后延伸,黑漆漆的影子即使没有光也能延伸。

    木橦看了一眼房屋正中的尸体,也不是自信到毫无准备,尸体上晶莹剔透的冰棱水晶自带光源。

    木橦没有给黑影会,风在脚下,侧身旋转向右四十五度,再一次射出,目标精准再一次贯穿黑影的腰腹。

    弩箭穿过黑影带出一丝丝血色扎入墙面,木橦连续调转方位,一共射出六枝弩箭。

    晶莹的鱼线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荧光。

    木橦里拽着的鱼线线头猛地一拉。

    “不!”沙比尖利的惊呼随之响起“不,这不可能!”

    木橦打开灯,此时悬挂在大厅的人不止是那具尸体,还多了一个身高不足一米表情复杂脸色难看的杀。

    麻醉药粉和麻痹毒剂的双重药效在沙比的体内开始起作用,他四肢绵软难以用力,锁骨,腰椎,腓骨,被弩箭刺穿,坚韧的鱼线钉在墙上把沙比平行悬吊在客厅半空。

    “你怎么可能看得见我的实体,不,这不可能,没人能看得见,除非用灵识才能看破,你怎么可......”沙比忽然停顿猛地抬头,无法置信“你是灵修师,你居然已经是灵修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