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七十四章 两个雇主
    木橦坐回轮椅上,虽然气温极低可是一番活动之后她脸上还是出了一层薄汗,喘着气擦了擦汗,好奇的问,“你身上有改变外形的特殊装备对吗,居然可以一直以影子形态出现同时能够以此形式攻击,这个装备和你的能力相辅相成,好厉害,等级不低吧。”

    木橦当时打开门的一瞬就看见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尖嘴猴腮褐色皮肤身体皮肤酷似鼻涕虫的苟思特人装模作样的扭动身体拉扯影子还扯着嗓子说话,微笑差点没绷住成大笑。

    “我原本打算伤愈之后去找你,没想到你自己跑来了,也好,省的我麻烦。”

    沙比此时从真身被人现的惊讶中缓过神来,他看着面前微笑的小女孩忽然也跟着笑了起来,因为一个念头忽然兴奋起来,“哈哈哈,我来对了不是吗,我们是同类,这真是一个惊喜,看来你应该很满意我送给你的礼物。

    木橦,我们可以合作,你和我,我们会成为一对所向披靡的杀手组合,我们可以一起创造一出完美的剧目,你和我的名字将流传星海,让人闻风丧胆。”

    沙比被自己描述的未来蓝图而激动震撼,甚至热血沸腾到眼泛泪光?

    “不需要。”以猎杀人类为生?何必这么麻烦,末日来临之后不久全世界就去了一多半的人口,就不劳她费心了。

    沙比显然没有领会木橦不需要的含义。

    “你以为你是灵修师就可以有恃无恐了吗,小女孩,你太天真了。”

    木橦没有说话,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拽了拽手里的鱼线。

    “啊,啊,停,停下”沙比左边锁骨鱼线拉扯连带手臂向后翻折,原本就瘦小丑陋的躯体因为疼痛而扭曲,看上去一点人样也没有了。

    他喘着气急忙说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还活着吗,不想知道这两个监控你的人是谁派来的吗,不想知道疗养院背后是谁吗,不想知道是谁杀了你的父母?不想复仇?

    和我合作,我全部告诉你,我陪你一起复仇,我们联手......唔啊...”

    木橦有一下没一下的拽着鱼线,“那你说吧,我再考虑要不要和你合作。”

    杀人为生不代表沙比不怕死,不怕疼,沙比疼的整个人止不住的蜷缩,可是蜷缩后拉扯被固定的关节更疼,恶性循环。

    “我说,我说。”

    “我离开科罗尔星后接应我的人想要杀人灭口,我把雇主派来的人杀了,反向追查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你知道,我是一个杀手我有自己的地下消息渠道。”

    “直到加南星进入冬季断网时期你决定出手?”

    “是的,你看,我们可以合......唔。”

    木橦又一次拉动了手里的鱼线,“你知道反派都是怎么死的吗?”

    沙比因为木橦忽然莫名其妙的提问楞了“啊?”

    “废话太多。”木橦撑着下巴,笑道“说重点啊。”

    沙比总觉得这话放在这里似乎有点怪怪的。

    “我的雇主来自拉尔夫家族,你有一个叫蓝修的青梅竹马大哥哥马上就要去拉尔夫任教的联邦军校读书,他是拉尔夫的亲传学生,拉尔夫有一个与蓝修年纪相仿的女儿,你明白了吗?”

    “明白什么?”木橦是真不懂,这些和杀她有什么关系,蓝修去军校拜师,拉尔夫有女儿就要杀她?

    这个逻辑拐的太硬她转不过弯来。

    “他们脑子有病?”

    沙比瞪着眼,痛苦不已,“你的青梅竹马未婚夫与联邦军校教授兼高级灵修师的女儿好上了,他为你茶饭不思,闷闷不乐,你还不懂吗?”

    这一次轮到木橦傻眼了,微笑在脸上僵硬。

    沙比以为木橦听懂了,继续说道“拉尔夫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即使你是一个灵修师,也没可能动摇他和他的家族,他们却有无数办法对付你。”

    “我有未婚夫?”木橦惊讶的问贱贱,“我怎么不记得自己订过婚。”

    “没有订婚,只是青梅竹马,对方家族有此意向。”

    听了贱贱的回答,木橦闭上眼思索回忆了两秒,确定自己从未有过此类打算,松了一口气。

    “你没说实话。”木橦再次拽动手里的鱼线。

    沙比咬着牙,从未如此狼狈,心里愤恨的想着脱困后要如何报复,早晚让木橦成为他的标本,却不得不继续说道,“远路能源,远路能源,他们是另一方雇佣杀手的人,我接到两个不同委托方的相同任务,杀死你,我并不清楚是哪一方要灭我的口。”

    木橦拽鱼线的动作停了下来,远路能源?

    贱贱提醒道,“你在照片中见过,和木有德见面的那两个人就来自远路能源。”

    “我之后看见科罗尔疗养院海啸爆的新闻,我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他们不会留我的活口。”

    “可你怎么会知道我没死?”

    “我不知道。”沙比疼的无法控制生理泪水横流“我真的不知道,雇主打算灭口,我把他们的前哨杀了,我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只能到加南星避难,我是在来加南星之后才现你的,这是缘分,这就是你和我的缘分,命运的安排。”

    沙比期待的看着木橦,“我们联手,我们一起复仇,一起.....”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灼灼有神的绿豆眼盯着木橦不放“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全部,你相信我,我们可以.....”

    木橦能感觉到来自沙比施放的精神力干扰,空气里弥漫着一种特殊的臭气,这些东西能影响一个人看到听到的内容。

    在疗养院时木橦之所以会受影响也是因为灵星未点亮,无法使用灵识。

    奇妙的幻象影响。

    沙比紧盯着木橦,女孩儿的微笑并不让人觉得温暖可爱,反而看不透,一点也不像是资料中那个贵族大小姐。

    从进屋到现在,他没有感受到丝毫来自于木橦的杀气,这说明他还有活命的机会对吧?

    沙比真心期待着,他不想死一点也不想死。

    “既然没有,那就算了。”当弩箭先后贯穿他心脏和大脑的时候,沙比才意识到,这才是木橦最可怕的地方,一个真冷血残酷的变态。

    木橦是没机会知道沙比对她的评价。

    在木橦看来今天又是为未来世界做出贡献的一天,死一个职业杀手这得挽救多少潜在人口。

    只是——

    木橦看着一片狼藉挂着两具尸体的集装箱屋,苦恼不已“不知道自卫反击过程中造成的财务损失能报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