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七十五章 丧心病狂三步倒
    ,。

    木橦出名了!

    一夜之间完成了从软萌小可爱到凶残小变态的九十度直角大转弯。

    土岩城大街小巷,茶馆,饭馆,酒馆,话题空前一致。

    “听说了吗,就是那个住在南街新来的坐轮椅的毛寸小孩儿,房里发现两具尸体,她杀的。”

    “胡扯,明明只有一个是她杀的,自卫反击,就是那个联邦通缉的独行杀‘剧作家沙比’,我大舅子的二姑妈的三儿子在巡警队做事,看得清清楚楚,死状残忍至极。”

    “不可能,怕不是假冒伪劣产品‘巨作家傻逼’吧。”

    “真厉害啊,我就知道敢独身来加南星定居的小孩儿怎么可能是一般小孩儿,该出时就出。”

    “我们加南星真是人杰地灵,看看,这才刚来几天,都能刃职业杀了,未来可期啊。”

    “......”

    被议论的话题中心人物,凶残小变态木橦本人此刻乖宝宝似的双放在双膝上一脸乖巧正襟危坐。

    她面前坐着四个人,上首位是凯希里亚·杜林馆长,另一侧并排坐着的两人则是巡警队正副两位队长。

    两位有着悍匪气质的巡警队长将视线牢牢锁定在木橦身上,释放出隐隐的气势压迫。

    木橦在昨晚配合调查的时候见过他们。

    木橦对联邦现行律法并无了解,说是半个法盲也不为过,末日纪元没有通行法律,这辈子前十三年一个未成年贵族大小姐也真没有被刻意灌输过相关知识,这时候忽然有些担心难道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就得开始准备越狱?

    巡警队长陈大力敲了敲桌面,张嘴正准备说话的时候,

    “阿嚏!”

    “阿嚏!”

    “阿嚏!”

    木橦一连打了三个喷嚏,吸了吸被冻得通红的鼻子,仰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我有点着凉。”

    大力队长凝聚起来的压迫气势被骤然打破。

    陈大力笑呵呵的摆摆,“没事儿,别紧张,我就是有点事想问问。”他从兜里掏出两本文件夹放到桌上,“一份是两具尸体的尸检报告,另一份是案发现场的环境检测报告,在尸体和集装箱屋内发现了两种药物残留,我们的药剂师做了分析,这是一种具有极强神经麻痹效果的未知药剂。”

    木橦恍然大悟,心定,原来是为了‘三步倒’。

    木橦伸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纸包,放在桌上往前推了推“你们说的是这个?”

    这种麻痹药粉有一个特别的名字‘三步倒’

    这在末日纪元属于人必备的常用药剂,这个配方是末日纪元后被改良,现在当然是不存在的。

    药剂不会在猎物体内残留很快会被消化分解,效果强烈又不会对服用者造成任何身体副作用的药剂非常受欢迎。

    木橦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拿了出来,让巡警队两名队长意外。

    “你就是靠这种药剂放倒了杀沙比?”

    “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三步倒辅助,可能会稍微多费一些功夫,毕竟她的伤势还没痊愈。

    木橦想起自己那颗摇摇欲坠的灵星就笑不出来。

    “这药.....”陈大力拿起小纸包,小心翼翼的打开,用指轻轻的摸了一些放在鼻子旁轻嗅,显然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和抗药性有很强的信心。

    然而,话没说完上一软,里的纸包握不住撒了一桌,他整个人向后瘫倒,全身麻痹,就连想动动指头也困难无比。

    “你做了什么?”副队长倾身向前怒喝。

    气氛顿时紧绷。

    木橦掌摊开举在胸前,解释“不用担心,药效导致暂时的麻痹而已,药物代谢之后不会有任何残留和副作用。”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希望尽快代谢,可以适当吃一些帮助消化刺激肠道蠕动的药物,早点消化排出就好了。”

    副队长依然怒目而视,向前倾身打算抓住木橦质问。

    木橦指微动,轻风拂过,桌面上散落的药粉被风带着飘了起来。

    副队长陆游吸了一口气脚下一软,不受控制的软倒,好巧不巧栽倒在一旁的队长怀中,说好的三步呢,这还一步也没迈开呢。

    陆游快哭了,他和大力队长不就是想试试这个小孩儿是不是真的能杀死沙比,怎么就这样了呢。

    俩队长团灭。

    木橦瞥了眼杜林馆长,眯着眼笑了笑,“真的,新陈代谢快的话,药效很快就过去了。”

    这时一直旁观不语的杜林馆长终于开口了,“他们两人希望你能为巡警队和城防营提供‘三步倒’,价钱你定,不过分即可,如果没有多余的此事作罢。”

    杜林馆长的声音如她人一样,句句有力,仿佛落地的冰块一样,清脆又嚯嚯透着冷风,叫人打冷颤。

    陈大力和陆游两人歪倒在一处,只能相视苦笑,杜林馆长这话说的寻常又冷淡,可是他们却听出来了,这摆明了偏向木橦。

    木橦也正有此意,赚点生活费也总是好的,联邦太空公署给的奖励只够日常生活,如果要配合身体恢复,修复灵星,买材料准备装备,那就要大量的资源投入,那点钱当然不够。

    “好,我听馆长的。”

    巡警队的两名队长被担架抬走了,图书馆会客室里只剩下木橦和杜林馆长两人。

    杜林馆长表情淡淡的看了眼乖宝宝样的木橦,“你刚才故意将药包递给陈大力,就算他不主动你也会想办法让他试用。”

    馆长直接拆穿木橦的小九九,没有给丝毫辩驳的会。

    “做的很好。”

    这个反应让木橦有些意外,她仿佛从馆长的眼神里看出一丝丝欣赏?

    “土岩城的人即便表面如何和善骨子里也有凶性,太柔弱的人不适合凛冽的寒冬。”

    “入冬之后野外的凶兽夏眠结束会进入捕食期,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妨加入土岩城的狩猎团,既可以锻炼身体适应环境也有助于你的修习,还能抵消劳役。”

    “这是星石,可以测试你星辰灵力的等级,属性倾向,辅助冥想。”杜林馆长取出一块透明方块放在桌上朝木橦的方向推了推。“尽快测试,以便确定未来修习重心。”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

    虽然满腹疑惑,但至少此刻这些是木橦所需要的,笑容扬起道谢的话已经在嘴边了“谢......”

    馆长抬起头,冰棱一样的两道细眉微皱,“一等星石价格十三万八千六百四十八元,每周从你的工资里扣直到还完为止,出去吧。”

    诶?

    木橦握着星石站在会客室门口半晌没回过神,叫住正巧路过的曼德尔,“阿曼,我一周的工资是多少?”

    “说了不要叫我阿曼。”曼德尔瞪了木橦一眼“一千元。”

    贱贱适时的提醒“不吃不喝连续工作九百七十天以上可以还完。”

    木橦如遭雷劈,加南星为了留住常驻人口已经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