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七十八章 原来是抱大腿
    ,。

    蓝河联邦太空公署特勤总部。

    “死了,能确定?”

    “百分之百确定,他们的命符已经熄灭。”

    “队长,你说这事到底是谁干的,我们要不要再派人过去。”

    蓝博沉吟,“不用,那个盯梢的死了,足以让他们背后的人胡思乱想紧张一阵。”

    “可是我刚刚收到消息最近去加南星的物资船遇上海盗被洗劫一空,加南星这个冬天会更艰难。”

    蓝博听到这儿终于脚步微顿,“那批海盗的身份,去向踪迹查了吗?”

    “都查了,法利落干净没留下丝毫痕迹,队长,你一直让我密切关注加南星,难道你觉得一个幸存者值得那些人煞费苦心到这种地步?”罗森百思不得其解。

    “对,我也好奇。”蓝博说道,“继续盯着,有什么变故及时告诉我。”

    蓝博在抵达会议室之前问道,“有幸存者被救出的消息是谁透露出去的,查出来了吗?”

    蓝博问起这个,罗森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队长,是杰森。”

    “把他留着你亲自负责。”

    “是,队长。”

    ......

    土岩城深夜,

    图书馆大厅在隐隐绰绰的火光映照下地板泛着微微的红色,火炉边上的帐篷里木橦盘腿坐着,四周摆放着一摞摞的书,地图,报刊。

    木橦面前则是卡比拉星的全息地图,属于木家的十三条矿脉有清晰的标注,而其中用红色圈圈勾勒出的正是她父母发生矿难的位置。

    另一侧的光幕中正播放着矿难当时的新闻视频,木橦每晚冥想结束后睡前都会将相关的新闻资料反复查看,仔细分析每一个细节。

    “卡比拉星发生特别重大矿难事故死亡人数超过1459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两亿两千万元......”

    木橦反反复复的听着新闻报道,在纸上画了一个又一个小圈圈“死了这么多人,不算赔偿金的损失已经是一笔巨款,这需要怎样巨大的利益驱使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小贱并不回答而是说道,。“请不要每天询问同一个问题,我拒绝做复读。

    明天要参加狩猎,建议立即收拾入睡,保持体力充沛能够提高生存几率。”

    木橦一挥将显像仪关闭,地图和新闻播报同时消失,图书馆忽然安静。

    木橦就地躺下,脑袋边上就是收拾好的行李装备,一把弩枪,一盒‘三步倒’,还有就是她从兜里掏出一面三角形的小旗子。

    当时从沙比身上搜出来的,差点就被她当废品给扔了。

    木橦并没有从沙比身上搜出多少战利品,杀或是坏蛋出门办事儿还特意带着整幅身家等着被爆这种小概率幸运事件她暂时没遇上。

    就找到一件被弩箭射穿的黑色小背心和一面看上去陈旧破烂的小旗子。

    背心虽然是一件灵器,可惜防御力并不高被弩箭扎了好几个窟窿眼,需要修复后才能使用。

    这背心是沙比能够幻化成黑影的关键所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沙比的种族特性和他的迷惑幻术加成,将一件原本只有辅助隐匿效果的灵器使用效率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至于这旗子,木橦隐约能感应到有星辰灵力波动,可是一时半会想不明白用途。

    想着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木橦收拾好帐篷随即出发去城墙北门与黑老板汇合。

    木橦前些天一直找不到愿意接收她的狩猎队伍,

    虽说她杀了通缉榜上的职业杀沙比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可正是因为传的太热闹,真正相信的人其实不多。

    即便真信了也认为那只是瞎猫碰见了死耗子。

    木橦原本打算实在不行就一个人上路。

    正好黑老板要去城外补充食材,便主动邀请木橦跟着,在他看来,木橦那就是个坚强乐观好少年,这不刚被治好了腿就迫不及待要为土岩城的安稳贡献一份力量同时为生计而奔波,自己多照看一些也无妨。

    出发前去城墙北门,街道两侧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巍峨的城墙近在眼前。

    高耸的城墙足有二十米高,除了城内几座哨塔建筑和图书馆之外再没有房屋超过这个高度。

    木橦刚走到便听见黑老板浑厚的大嗓门“木橦,这边。”

    店老板有一辆雪橇车,拉车的是一只短腿狗,黄白相间胖的跟个被污染的雪球似的。

    “二哈是雪狼和土狗杂交生下的,在那个下雪的冬天被我捡回来,死赖着不肯走,别看它腿短,跑的可快了。”

    木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为什么有一种自己被点名的错觉?

    “你呢到时候一定要跟紧我,严冬刚至,这时候醒来的凶兽体型小战斗力不算太强,但是速度很快,万一不小心被抓伤,大冬天的容易冻伤组织坏死。”

    雪橇车在城门登记,路上又拉了一人,临时组成的队伍向城外进发。

    临时队友是店老板的熟客熊大。

    “你就是那个杀死通缉杀的小家伙?”

    “真的是你杀的,那杀怎么会那么蠢?”

    男猎人有一张大嘴巴,一直叨叨个不停,木橦就全程微笑,左耳进右耳出,只当没听见。

    当雪橇车走出城门,映入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白色,茂密的丛林,起伏的山丘,所有的一切都覆盖着一层厚实的银霜。

    冰冷却也无与伦比的美丽。

    将护目镜戴上,木橦整张脸便被遮住了一大半。

    小贱提醒道,“当前气温零下二十三摄氏度,夜间会有十摄氏度的降温。”

    木橦吸了吸鼻子,即使穿着兽皮棉大衣还是特别冷,整个人瑟缩成一团。

    这种时候如果能有一个取暖的装备揣兜里那可就太好了。

    加南星的凶兽一向在夏日休眠,严冬来临的时候异常活跃。

    外出狩猎的队伍不少,寒冬对于土岩城来说反而是更忙碌的季节。

    没有雪橇车的人也可以在城门口租借滑雪板,越野车,实在不行还能徒步。

    黑老板和熊大原本并没有对木橦抱有任何期待,只当是日行一善,带小朋友长长见识。

    路过他们雪橇车的其他队伍不时还会以此调侃他们。

    “老黑,熊大,你们两个拉个累赘这次怕是要拖后腿,打不到猎物我便宜点卖给你们。”

    “小朋友要不干脆考虑考虑和我们一组,我们给你打八折护航。”

    “你们别吓坏了小孩儿,人家可是杀过人的,哈哈哈。”

    电动雪橇车比二哈拉的快多了,一行人大笑着一溜烟没了踪迹。

    “妈的,这些脑子里长屎的家伙。”黑老板转头对木橦说道“这些人在外犯了事主动入籍加南星避祸,说不定在外面是什么牛鬼蛇神,你以后看见他们还是避着点。”

    很快,黑老板和熊大就知道自己简直大错特错,避什么牛鬼蛇神,木橦就是啊。

    雪橇没走多久便遇上了鼠群。

    “妈的,流年不利,怎么碰上这么一大群冰岩鼠。”

    “注意戒备,木橦你到后面去,注意隐蔽。”

    木橦倒是乖巧没有反驳。

    冰岩鼠速度极快,通体雪白,热衷集群行动,一群冲上来就像是发生了小型雪崩。

    在老黑和熊大骂骂咧咧还没来得及动的时候,只听耳边咻咻咻的破空声。

    雪白的地面上很快多了丝丝鲜红的血迹。

    严阵以待的黑老板和熊大不可思议的盯着一地冰岩鼠尸体,再回头看了看伸展臂射出弩箭的木橦。

    “你射的?”

    “嗯。”木橦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人埋伏。”

    黑老板和熊大的心情很复杂,介于激动和尴尬之间,之前的担心全是瞎操心,他们这哪是照顾小朋友根本就是抱上粗大腿了。

    “这是冰岩鼠,一嘴的獠牙,且带着容易感染的寄生虫和毒素,被抓到蹭到非常危险,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以用的地方,肉也不能吃,杀也也是白杀死,刚来就遇上这么一群也真是倒霉。”

    木橦蹲下抓起箭尾挑起一只冰岩鼠,“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