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八十二章 你居然没死
    满嘴冰锥的怪物死了,可是在那之后木橦依然感应到一股灵力波动,距离较远感应不算清晰,稍瞬即逝。

    木橦将灵识范围扩大至一公里,试图寻找那道灵力波动的痕迹,可感知范围的强行扩大导致的结果便是敏锐度下降。

    撇撇嘴,收拢灵识。

    木橦灵活的跳跃三两下从树梢爬下来,没注意在座三人一狗安静的过分。

    大嘴巴熊大居然沉默不语,木橦疑惑的偏头,笑了笑“怎么,被吓着了?”

    “是!”黑老板和熊大异口同声。

    木橦指的是那些怪物,两人说的却是木橦。

    “星辰在上,木橦,从今天起,我熊大就是你的人了,这两百来斤肉全给.....”

    “你几岁你好意思你......”还没说完就被黑老板一巴掌拍脑门上,黑老板摆摆手“别理他。”

    傅宝金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木橦,靠近之后才看清她穿着兽皮棉袄,个子不高,清瘦纤弱,眼睛被护目镜遮住,只露出一直上扬的嘴角,露出的脸颊被冻得通红,看上去出乎意料的年幼!

    “你不是加南星的人吧,为什么会在这儿?”

    加南星的人口极少,都住在土岩城,即便不知道名字那也看着面熟,除此之外便是野人和游猎的土著,眼前这姑娘显然不是任何一种。

    黑老板说道,“我们现在危机并没有解除,姑娘你说实话对我们大家都好。”

    傅宝金浑身哆嗦,一直盯着木橦,看得木橦心里毛毛的。

    木橦摸了摸脸,“溅到血了?”

    熊大还仔细看了“没有啊。”

    傅宝金开口第一句话不是回答而是疑问“木橦?”

    第二句就是“你没死?”

    被认出的木橦有些惊讶,“你认识我?”

    傅宝金却神色别扭的越过这个问题说起自己的来历以及滞留在土岩城外的原因。

    “我认识她吗?”木橦问小贱。

    “她的家族是蓝河联邦最大的进出口贸易商,主营业务就是灵器日用品,在今天之前你们从未见过面。”

    那就怪了,难道是新闻上看到的?

    “我来加南星探亲,外出打猎,没想到今年加南星的严冬提前。”傅宝金的声音逐渐低落,“暴风雪来袭我和多利决定返回土岩城,返程途中遭遇凶兽袭击,如果不是遇见你们,我肯定也没命了。”

    傅宝金叙述的非常简略。

    “麻烦你们带我回城,我保证我和我的家人一定会重重酬谢。”

    木橦没有答话,她一个未成年就不抢先发表意见了,看着黑老板笑了笑,一幅老板你说了算的表情。

    实则木橦的灵识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

    “她没有说实话。”

    “从表情语气以及当前情境分析她话语的真实度在百分之七十以上。”

    七分真三分假。

    黑老板坦诚告知,“傅小姐送你回城没关系,实不相瞒我们迷失了方向,原地转了好几圈才听见你们的呼救声。”

    木橦注意到在黑老板这么说的时候傅宝金并没有任何意外或是失望的表情。

    “我能辨别方向。”

    这话说出来没什么说服力,傅宝金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已经放出求救信号,很快会有人找到我们,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们照顾我一下。”

    傅宝金本身并不是灵修师,可是却有一身的灵器,她在黑老板和熊大惊讶的目光中打开自己的假腿,从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机械鸟。

    机械鸟启动的一瞬间木橦便察觉到了灵力波动,这鸟身上铭刻了灵阵符文。

    这是流水线上的产品,不需要灵力和精神力触发,只需要放上能量块按下启动键就能驱动。

    这大概是与末日纪元的又一大不同,在末日纪元,能源紧缺,任何形式属性的能量块都属于高级消耗品,能节省就节省,这也使得人类对精神力和灵力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

    那时候的灵修师和此时灵修师在修习方向和侧重点上有极大的不同。

    小鸟飞上天空,一道牵引光线落到傅宝金手边,就像是控制风筝的线。

    “这是引路鸟,我们跟着小鸟飞行方向走就能回到土岩城。”

    这是指路的灵器,属于日常用品分类。

    木橦以前用过,不仅有鸟,还有青蛙,鸭子,蜻蜓,各种形态可选,木质,金属,玉石等不同材质可挑,精细程度当然和价格挂钩。

    蓝河联邦的灵修师数量稀少,相关产业也是刚刚起步,大多数日用灵器依赖于进口,算上长途跋涉的运输费用和高额的关税,商品价格自然是更上一层楼,加南星这种流放星球更是有钱也不可能买到。

    黑老板和熊大只能暗自感慨这是遇上有钱人了。

    四人在引路鸟的带领下朝土岩城走去。

    木橦问小贱,“我们还在绕圈圈吗?”

    “暂时无法确定,我需要更多更高级的外设才能发挥更强大的功能性。”最后一句说的很哀怨了。

    小贱此时就好比空有强大的大脑却没有四肢的人,功能性受到极大限制。

    “明白,我也想给你增加外设,可加南星有钱也买不到装备,何况我现在没钱,找到适合原材料后我会开始制作。”

    木橦知道傅宝金一直在观察自己。

    傅宝金还一幅若有所思欲言又止的样子。

    他们并没有走出多远,一支雪橇车队伍出现,亲自负责搜救的杜林馆长已经赶到。

    返回土岩城的路上,坐在雪橇车上,傅宝金和杜林馆长一直在交谈。

    可惜傅宝金用了密语纹珠。

    任凭墨夜顺风耳也很难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动用灵识很容易被身为灵修师的馆长发现。

    “从两人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分析,他们发生了争执,争执内容与你有关。”

    木橦原本不太确定,但是在返回土岩城之后,杜林馆长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对不起。”杜林馆长第一句话就让木橦始料未及。

    傅宝金在一旁皱着眉,表情很复杂。

    这个情况木橦不是很懂,露出一口大白牙笑了笑,“我不太明白,能解释清楚一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