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八十三章 灭口边缘的试探
    ,。

    木橦脸上笑眯眯,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小贱立刻给出一连串的数据,“办公室门在你身后左侧,距离七米,窗口在你正前方,距离六米,这是三楼,高度超过十五米,杜林馆长距离你三米相隔一张办公桌,傅宝金距离你四米在右前方没有障碍物。”

    木橦的眼睛向下飘,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密语纹珠,比之前傅宝金在路上用的更高级,她知道在这间屋子里说的话不可能传出去。

    杜林馆长面色肃然冰棱一样的眉毛皱在一起,看着木橦坦白道,“我在二十多年前接受过器官移植。”

    “哈?”木橦立刻想到了疗养院那些培养皿一样的人类。

    “傅宝金是我哥哥的女儿但是她随母姓,她和我一样有家族基因缺陷先天体弱,因为出生时意外受袭不得不截肢,情况更糟,必须接受器官移植。”

    听到这儿木橦知道重点来了。

    “人造器官已经普及,只是想要保命是非常简单的事,可若是想要成为灵修师,这样残破的身体是不够的,可若是一些经过处理的特殊人造器官却能提高身体整体素质甚至带来不同的特殊能力。”

    杜林馆长说的非常简略,木橦却并非一无所知。

    所谓特殊的人造器官大概指的就是那些在活人体内培养的器官,木橦觉得杜林要么是不知道要么是故意简化。

    器官移植后还需要解决相容性的问题,只是最基础的配对要求,要不影响成为灵修师或是继续体修那就需要更高的匹配率与相容性,普通的器官移植无法达到这个效果。

    每个顾客有不同的需要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培养载体,一个人反复利用的次数是有限的,这意味着作为培养皿存在的人是消耗品,达到使用上限后会被淘汰。

    “因为某些原因傅宝金拒绝了器官移植,她因此离家出走,躲到了加南星,没想到会在野外正巧碰上你,被你救了一命。”

    杜林馆长在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几乎没有任何情绪外露,语气稍有起伏也被不断的咳嗽声打断,难以判断。

    这件事真是意料之外了。

    木橦一时无言。

    小贱提醒道,“在我们返回土岩城的途中加南星的网络信号恢复了。”

    木橦恍然大悟。

    傅宝金和杜林馆长的关系不是秘密,甚至于傅宝金的病和她需要接受器官移植却离家出走的事情都不是秘密,全部能查到。

    大家族的流言蜚语在网上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正常情况下木橦但凡对疗养院器官移植的事知道一二很难不产生联想,这时候就很容易怀疑,怀疑就会心生嫌隙。

    而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生出仇怨。

    “蓝博之所以会亲自负责这个案子是受我之托。”这句话还有另一层意思,也就是杜林馆长对疗养院牵涉的勾当很可能一清二楚并且很可能是一个受益者。

    话不用说的太明白。

    所以蓝博才会把自己送到这儿,拜托杜林馆长照顾。

    一时无言。

    傅宝金看向木橦,打破沉默“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这时候作为知情人只要不傻都应该明白杜林馆长在说什么了。

    木橦恍然大悟状,收起嘴角的微笑,自然而然的向傅宝金靠近一些,微笑安慰道“别放弃希望,病总是能治好的,你看我好几次差点死了,可现在还活着。”

    傅宝金一脸纠结,“谁要你安慰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杜林馆长若有所思的看着木橦,并不说话。

    木橦深吸一口气,“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可以。”

    “你当时不接受器官移植会死?”

    “会。”

    “你在接收器官移植前知道他们的来源吗?”

    “不知道。”

    “你来加南星流放自己是因为知道了真相?”

    “是。”

    “你把事情告诉了傅宝金,并让她自己选择?”

    “是。”

    木橦点点头,“你想过要杀我灭口吗?”木橦问话时视线同时扫过傅宝金。

    肯定想过,科罗尔疗养院做的那些事,一旦曝光对曾经接受过相关移植器官服务的受用者来说极大可能陷入一场舆论风暴。

    从家族利益考量,木橦这样的幸存者无疑是潜在威胁,解决了才是一了百了。

    杜林馆长没有回答。

    傅宝金却焦急的上前一步驳斥“我姑姑不会杀你的,她是好人。”

    木橦笑眯眯的附和道,“当然,你全家都是好人。”脑海中却计算着万一爆发冲突该从哪个方向逃成功率更大,

    小贱提醒道,“必要时可劫持傅宝金,将会大幅度提高生存几率。”

    杜林一直没有说话,傅宝金看上去是最着急的那个人,她面向杜林馆长喊道“姑姑!”

    终于,

    “我不是好人,但是我也不会杀你。”杜林馆长嘴角动了动看上去似是无奈似是解脱的笑容,“你救了宝金,可星石的欠款还是得还,她欠你的酬劳你们可以单独清算。”

    话题变了,这意味着自己的小命暂时保住了。

    木橦离开办公室时仍旧保持着高度警惕。

    “她在试探我。”

    从对不起三个字开始就是试探,对不起可以是“我很抱歉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了帮凶”也可以是“我很抱歉但我还是必须杀死你。”

    木橦的反应很可能随触发任何一种。

    既然这时候没有动,现在看来算是暂时安全过关了。

    小贱说道,“他们不知道我将疗养院的一切都录了下来,还有飞船黑匣子的备份,科瑞智卡内所有资料的备份,需要外设尽快将这些资料转化取出,这些都是你求生的筹码。”

    安逸日子不存在的。

    .......

    “姑姑,你真的想过要杀死她?”傅宝金低着头,不等杜林馆长回应又摇摇头“算了,我不想知道。”

    站在门外的曼德尔看着跑开的傅宝金直叹气,这傅小姐的脾气太大了。

    杜林馆长坐下后唤出光幕,显像光幕中赫然便是木橦的体检报告和完整病历。

    木橦的芯符封印是怎么解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