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八十五章 夜半钟声
    ,。

    “当.......当.......当.......”

    “当当......”

    木橦被夜里忽然响起的钟声惊醒。

    一骨碌翻起来,抓起边的作战背包,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提上裤子穿上鞋冲出帐篷前还不忘抓起一片昨天剩下的烤馍片塞嘴里。

    土岩城的城墙北城门上方挂着一口大钟,钟声敲响通常意味着有突发危险来临。

    城墙北门外,探照灯打开,城门外绵延数公里一片乌泱泱密密麻麻的兽群攒动着朝土岩城而来。

    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那是雪团在翻滚。

    “全城警戒。”

    “全城警戒。”

    小喇叭打开,声音被确保传至城内每一个角落。

    对于这样的夜半警戒大部分居民早就习以为常。

    这是独属于土岩城冬天的夜生活。

    当警钟敲响,你最好从被窝里爬起来,警惕的查看四周,乖乖保持清醒,不然很可能就真的睡死过去。

    城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木橦一路朝着北城门冲过去。

    距离上一次出城狩猎过去了两周,木橦已经体验过四次夜半钟声。

    全城人从被窝里爬出来了,街上满是裹着棉被踩着兽皮棉拖鞋打着呵欠的人,倒是比白天还要更热闹几分。

    木橦蹭蹭两下爬到集装箱房群楼顶,在屋顶上快速奔跑跳跃,完美避开街上的人潮。

    这两周时间木橦坚持天天晨跑锻炼,体能有了大幅度提高。

    巡警负责城内安防,城防则负责抵御外部威胁,这时候已经各就各位。

    来不及多说什么,木橦领了牵引球后随着狩猎志愿者一起出城,要赶在这一波凶兽抵达城门之前将他们解决。

    站在城墙上眺望,木橦才知道今天的凶兽数量远远超过了前几次。

    “这些凶兽怎么了,往年没这么活跃啊。”

    “往年的冬天也没这么冷。”

    “大家动作快一点,杀完这一波好回去睡觉。”

    木橦听见身边的好几个人打着呵欠嘟囔抱怨。

    这些凶兽杀死一百只不一定能收获一只,大部分会在死亡的瞬间凝冻成寒冰,没有什么经济效益,可大晚上依然能动员这么多人自愿外出清理就是为了能够抵扣劳役。

    对木橦来说,目的更简单,她很清楚时刻保持警惕和作战经验是多么重要。

    这些等级不高体积不到的凶兽对此时的木橦来说是非常合适的练对象。

    身体和意识总是无法完美融合的问题可以在一次次战斗中磨合改善。

    “地鼠,冰岩鼠,雪兔,雪貂,蓝纹蟾蜍,大脚鸭,斑纹多毛猪......等等等共有十二种小型凶兽正在朝着土岩城方向前进。”

    木橦戴上护目镜,将牵引球启动贴在后腰上,出城。

    这些凶兽等级不高,战力一般,唯一的优势在于数量。

    轰,轰!

    土岩城城墙上的炮台连发三枚火箭炮,兽群被炸的七零八落。

    志愿者们需要解决就是那些被炮火下幸存的四散奔逃的凶兽,不让他们接近城墙。

    这其中最为麻烦的就是地鼠,这家伙会打地洞,防不胜防。

    木橦在兽群中穿梭,脚步轻盈迅捷,她站在城墙上一箭射出能贯穿三五只小老鼠没问题,但是她大半夜出城不是为了猎杀没法吃的冰冻凶兽或是义务劳动而是锻炼体能,尽快改善这具娇弱身体使得战斗意识与身体反应的不平衡尽快消失,提高战力。

    城外空旷没有任何遮蔽物,并不适合狙击。

    木橦全神贯注,在她的灵识覆盖范围内,每一只凶兽移动的脚步声,喘气声,甚至每一片雪花掉落的声音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眼前所有物体,无论活的还是死的,移动速度都变得极为缓慢,木橦能看见它们每一个细微动作变化,就像是慢动作回放,一次比一次清晰。

    身后右侧的雪地之下有东西在快速移动。

    旋身,只见一只巴掌大小的地鼠从雪地猛地蹿出,直击面门。

    弩枪瞄准已经来不及了,距离太近,左抽出匕首,起刀落,星辰灵力注入这一攻击之中。

    噗嗤一声,匕首划过地鼠身体,尸体一分为二还没来得及落地已经化作冰块。

    木橦动作不停,脚尖轻点地面快速转变方向,右举起弩枪。

    咻!

    咻咻!

    破空声不断。

    轻风环绕在箭支上,射中第一只地鼠之后带动地鼠扎入另一只,一支箭很快串起了串串。

    很快,木橦走过之处就连凶兽尸体化冰之后都是串串的形状。

    木橦看了眼自己里的匕首,刀刃上有明显的裂纹,这才用了几次,可地鼠的防御力并不算强。

    三个小时过去,从深夜到凌晨,箭兜里的箭支所剩无几,城外几乎看不见凶兽的尸体,只有一地的寒冰。

    木橦走到其中一坨糖葫芦似的冰块前,伸出,轻抚外露的箭尾,不出所料,箭支与匕首一样有着明显的裂纹。

    这裂纹木橦很眼熟,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第二块星石,原本晶莹剔透的星石上也布满了裂纹。

    木橦很难说服自己这只是巧合。

    正纳闷的时候,木橦忽然感觉一股刺骨寒风来袭,转身抬头,入目所见是狂风卷起冰雪形成的漩涡。

    “是冰雪暴。”依稀能听见远处有人惊呼。

    冰雪暴可要比凶兽可怕太多,凶兽可以杀死,冰雪暴却只能躲避,加南星严冬的气候变化无常难以预测,这场冰雪暴就来得毫无预兆,仿佛凭空拔地而起。

    “回城,快回城!”

    “跑啊,快跑回来!”

    城墙上的警钟再次敲响,所有人都朝着城门狂奔,一边伸启动牵引球。

    牵引球猛地弹出绳索射向城墙方向,只见一道道银白色的丝线在空中相连,戴着牵引球的人猛地被拽回城内。

    木橦朝着城墙方向狂奔,按下牵引球启动键,绳索弹出的一瞬不知从哪儿蹿出来一只蓝纹猪砸在绳索上就是这一刻的偏差,没能完成绳索连接,木橦试图纠正绳索方向,可惜来不及了,下一秒她只觉得身体骤然腾空,紧接着便被卷入了冰雪风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