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八十八章 小野兽
    木橦在行进途中多次改变方向,早已经不是朝着土岩城,而是跟随灵识感应前进。

    “这里八成有符文灵阵,这些凶兽之所以会死后冰化,离开土岩城也冰化肯定是受到符文灵阵的影响,可杜林馆长为什么没发现,蓝河联邦的灵修文明发展得落后到什么地步?”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符文灵阵。”

    “八九不离十。”木橦说着拽了拽自己肩上的网兜绳索。

    网兜在雪地上一路拖行,兜里装着好几只被三步倒迷晕的雪兔蔫头巴脑的挤在一起。

    木橦耳朵动了动,听见了细微的响动。

    “你没看见?”

    “没有”小贱惊讶道“对方隐蔽的非常好。”

    如果不是之前剥皮剔骨的血腥味吸引,对方很可能还不会这么快暴露。

    “它很快会忍耐不住了。”

    话音刚落,一道疾风闪电一般白色的身影蹿出,目标正是那一袋兔子。

    对方动作非常迅猛,如果不是有灵识感应,她肯定看不清对方的样貌。

    是一个人,可又不完全像是人的样子。

    一道利箭射出。

    木橦特意将兔子放在网兜里拖行就是为了等它的出现,没想道居然真的是一个人类。

    “野人?”

    墨夜的猜想很快被打破。

    ‘小野兽’反应迅捷,偏头躲过箭支,四肢因为长期着地骨骼看起来有些许畸形,肌肉极度发达。

    当他停下的时候木橦看清了,浑身覆盖着雪白的绒毛,毛茸茸的长尾巴,尖耳朵,如果不看脸真的会以为这是一只凶兽。

    “这是兽人。”

    咻!

    咻!

    一连两箭被躲过。

    小野兽双手撑着地,后背拱起,显然被木橦的攻击激怒了,龇着牙低吼,双目泛红死死的盯住木橦,泛着嗜血饥渴的目光。

    换目标了这次,不要兔子直接盯上木橦了。

    直接一跃而起扑了过来,在小野兽跳起的一瞬间,一团白色的粉末迎面撒了一脸。

    不管不顾的小野兽执意扑向木橦,三番两次被避开,就在木橦快要怀疑三步倒对兽人不起作用的时候小野兽终于瘫软在雪地上。

    木橦后退两步等灵识确认药效的确起效后才迈步靠近。

    木橦上前将小野兽的脑袋扶住,即使四肢瘫软动弹不得他依然龇着牙目露凶光的瞪着木橦低吼。

    “不想死就别闹。”木橦说着抓住脖颈上的项圈把白毛向后撸,果然,眼熟的编码烙印出现在被项圈遮住的地方。

    木橦抖了抖肩,想起自己肩胛骨后方也有同样的烙印只是编码不同。

    这是驯炼营的战奴。

    木橦压根儿不相信驯炼营只有那一个营地,面前这个兽人战奴并不一定来自木橦曾经呆过的科罗尔星的驯炼营,从编码上也能看出区别。

    小贱说道,“我在他的脑内发现了芯符。”

    “驯炼营的战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知道我还活着?”

    “可能性较小。”小贱说道,“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被沙比杀死的两人可能是联邦政府的人,但是与联邦太空公署特勤部并不是同一阵营,不确定他们对疗养院和驯炼营了解多少,可是你还活着的消息应该没有外泄,这对他们任何一方无利可图。”

    “战奴不会单独出现,肯定配有一名饲主,那个人才是执行任务的主体,你说那人是死了还是藏在什么地方?”

    木橦想起之前傅宝金被袭击的事,还真不一定是碰巧遇见凶兽袭击。

    小贱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分析道,“这只战奴和他的饲主目标可能是傅宝金,只是错误估计了今年北冰森林的危险程度,执行任务时发生了意外。”

    战奴浑身是伤,侧腰位置延伸到胸口有明显的血迹残留,皮肉外翻,还能活着完全是仗着兽人天生的强悍体质,能让他独自晃荡,那个饲主多半是没命了。

    “项圈有定位追踪,爆炸,电击,传递讯息等等功能,芯符同样有这样的功能还能传递生物体征信息。”

    “一旦网络信号恢复,他的坐标定位,体征讯息都会上传?”

    “是的。”

    “嗯,项圈可以拆下来尝试重新组装。”木橦沉吟了一会儿“上一次网络信号恢复的时候他的饲主死了没,上传了什么讯息,你能查看吗?”

    “呵呵”小贱就笑笑不说话。

    “好了,好了,我明白,外设嘛。”木橦动手查看项圈构造,对于常年在垃圾场转悠的人来说拆拆补补改改旧货垃圾是常态。

    “项圈里能记录传送的资料有限,如果有重要资料信息上传肯定在饲主身上,我可以通过项圈定位饲主的位置,前提是对方手上握有控制器,并且定位装置没有损坏。”

    木橦用绳索将兽人四肢捆起来,从包里取出之前烤熟的兔肉,一片一片撕了喂给小野兽。

    狼吞虎咽吃完不满足的低吼,显然不习惯这么斯文的进食方式,塞牙缝都不够。

    兽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可是已经非常习惯四肢着地的行走方式,被驯养的时间恐怕不短,“会说话吗?”

    “看起来不笨,会说话的就吱一声。”

    “不说,那我走了。”

    木橦干脆的起身,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微弱的声音。

    “吱.....”生涩无比的吐词。

    木橦干脆盘腿坐在对方边上,继续喂食,“你为什么会在这儿,还有其他人吗?”

    “我知道你听得懂。”

    木橦抓着烤兔肉,认真的切下一块放自己嘴里,嚼吧嚼吧,还冲小野兽笑。

    “想吃吗,想吃就说。”

    “有...死...”

    磕磕巴巴的说了两个字,目光没有离开木橦手里的肉。

    “为什么来这儿,来干什么知道吗?”

    这回不说话了,木橦不清楚是不想说,不能说,还是不知道。

    木橦将手里的烤兔肉喂完后,抬手摸了摸小野兽的脑袋,蹭了别人一脑门兔油,“我走了,一会儿药效过去你就能动了。”

    木橦说完起身就走。

    没多久,木橦就察觉到身后多了一条小尾巴。

    “他一直跟着你。”

    “让他跟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