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九十一章 符文灵阵4
    距离冰封瀑布不远一处冰棘草从之中,小野兽躬着身龇牙痛苦的低吼。

    他浑身的皮毛竖起,双手不断刨动,抽搐,双目泛红。

    格瑞来加南星执行任务,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任务却意外频生,不仅任务失败他还差点死在北冰森林。

    醒来后他一路尾随着4567跟在木橦身后。

    格瑞现那个很不本土的猎人似乎正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路走来总是一会儿前进一会儿后退,看上去就像是故意在森林里绕圈子。

    几十天时间生生绕着森林外围走出一个半弧形,如果不是意识到自己的战奴竟然有了反抗的意识又正巧遇上那支搜救队伍他可能不会这么快出手。

    “4567,没想到你这么不乖,竟然敢反抗主人。”

    “唔—”

    “呜—”

    个子不高,身材普通的男人走过去将小野兽的脑袋踩在地面上狠狠的摩擦。

    原本白皙的面孔很快被尖利的冰棘草扎出细密伤痕,鲜血淋淋。

    “那些愚蠢的搜救猎人死在凶兽群攻之下,我呢就带着捡到你的那个小家伙去找任务目标领赏,任务完成后,我也许可以考虑将那个小家伙一起带回去让你们成为同伴,怎么样,我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

    “你很快就会有新的同伴......”

    话音未落,空气中的灵能波动忽然剧烈起来,地面陡然间频繁震动。

    冰封瀑布之上成合围之势的凶兽纷纷受到地面震动影响,随着冰块向下掉落。

    冰元素能量疯狂聚集,它们就像是在游乐场大门排队的小孩在大门开闸的一瞬间争先恐后的向内涌入。

    气温一瞬间下降了不止十度。

    由冰封瀑布为起始点从冰河峡谷开始蔓延环绕北冰森林一周,寒潮从外围向中心范围聚集,所有冰元素灵能被汇聚到一处,又在聚集之后向四周蔓延扩散,形成一个闭合循环,冰元素灵能被不断聚集在一处。

    嗡的一声沉闷巨响,在强大的灵能冲击之下,冰封瀑布霎时间断裂粉碎。

    就在格瑞震因这突意外震楞的一瞬间,小野兽猛地向上一顶挣脱束缚,冲向已经断裂的冰封瀑布。

    黑老板正在冰封瀑布的斜面上奔跑,忽然之间脚下的冰块断裂,眼看就要跌落的瞬间牵引绳索猛地一拉,他被险险的吊在冰冻边缘,熊大双手并用将他给拉了回来。

    木橦看着眼前泛起冰蓝色微光的符文,最后一丝星辰灵力注入,“成功了。”

    真的有聚灵防御法阵。

    这里居然真的有聚灵防御法阵,这原本只是木橦的猜测,刚才也只是别无他法赌一把。

    “这是怎么回事?”

    “你做了什么?”

    只要不傻都知道此时的剧烈异变是眼前的小孩儿搞出来的,几人惊诧不已。

    木橦的判断没有错,他们此时所处的位置处于阵图边缘,冰蓝色的辉光从地面升起,沿着符文灵阵的边缘,仿佛蓝色的火焰跃动而起。

    符文灵阵的启动需要一些时间,就像是很久很久不曾启动的老旧机器,每一个关节零件嘎吱嘎吱作响。

    小野兽灵动矫健的身影在冰蓝色辉光没过冰洞出入缝隙之前一个健步蹿了进去。

    这突如其来的人影让猎人吓了一跳,下意识连续开枪射击。

    小野兽度极快的闪避,一个猛扑将一名猎人摁倒在地。

    砰!

    砰砰!

    冰块不断跌落,这时回过神后疯狂向冰洞冲的凶兽被冰蓝色的光辉挡了出去。

    两名猎人上前将小野兽踹开,受到项圈影响战力下降的小野兽缩到墙角,龇着牙警惕的看着眼前众人。

    木橦立刻上前拦住了猎人“别动手,他和我是一起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熊大转头看向面带微笑的木橦,众人都看见了冰洞的变化,冰蓝色的辉光将他们包围,在那之外凶兽们无论怎么扑腾也无法伤害分毫。

    “这是符文灵阵,我们在阵图边缘。”

    符文灵阵范围内所有的环境都在变化。

    冰洞原本的缝隙被掉落的冰块封堵,一丝缝隙也没有,凶兽是看不见了,可他们也被堵在了冰洞里。

    符文灵阵是什么鬼东西?

    为什么每个字拆开都认识合在一起却那么陌生,众人对看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样的茫然和疑惑。

    “你到底是什么人?”搜救队一员睁圆了眼,满心疑惑的看向木橦,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这是普通人类可以做到的事吗?”

    “这些蓝色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冰封瀑布会忽然垮塌,这些都是你干的?”

    一个接着一个问题抛出。

    木橦决定不回答,反问,“你为什么要给其他人撒上刺激求偶的药粉?”

    多恩傻眼了,欲哭无泪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什么也说不出来,难道要承认他不仅胆小还蠢?

    其他人不可置信的看向同伴,“你小子给我们下药?”

    一分钟后,事情前因后果算是交代清楚了。

    多恩在搜救过程中遇到一个野人打扮的家伙,买了一份草药,可以驱赶大型凶兽,他一口气买了好几份,给大家的衣服上都撒上了,谁知道会是反效果呢。

    众人不知该做何反应,又气又好笑,虽然知道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可这也无法掩盖这货是个傻叉的事实。

    “野人?”木橦看了眼仍然警惕缩在角落的小野兽,这家伙每天都跟在她身后不远处,今天她采冰晶浆蜜的时候他却远离了小贱的可探测范围。

    木橦继续问道,“他长什么样子,是男是女,多少岁,有什么外貌特征?”

    木橦灰蓝色的眸子期待的看着多恩等待答案。

    多恩冥思苦想,太阳穴青筋俨然一副快爆裂的样子,最终开口说道,“我不记得了。”

    多恩急忙解释道“他长的太普通了,真的,普通的让人记不住,是男是女我也没看出来,真没记住。”说到最后一副快被自己蠢哭了的哭腔。

    一巴掌拍自己脸上“我特么傻啊!”

    木橦笑着拍了拍多恩肩膀,“没关系,有自知之明总是好的。”

    众人“......”这都什么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