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九十二章 狭路相逢
    嗡——

    嗡——

    书桌上摆放的水杯轻微晃动,杯子里的水荡起一圈圈波纹。

    杜林馆长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灵能波动由远及近,披上大衣匆匆赶到图书馆顶层。

    只见北冰森林的方向天空中闪耀着冰蓝色的辉光,一道冰蓝色的光圈仿佛燃烧的火焰圈窜起升上天空,又汇聚到一点再重新散开。

    土岩城各处都能清晰的看到这一异象。

    “姑姑......”随后赶到的傅宝金惊诧的盯着异象,手里拿着探测灵能的指针正疯狂的转动,“灵能波动异常活跃,那是怎么回事?”

    杜林馆长看着远方天空中的异象拢了拢身上的大衣露出思索神色,“降温了。”

    “咦,真的,居然骤降六度。”傅宝金惊诧不已,眼皮跳了跳随即焦急的转向杜林馆长,“糟了,搜救队,还有最后一支搜救队没有返城。”

    没有返城的搜救队此时正在垮塌的冰山中穿行。

    “这里居然有一条地下隧道,你怎么会知道的?”一名猎人惊诧狐疑的看着木橦。

    木橦抓了抓歪掉的帽子,笑,“我不知道。”

    没人信。

    冰封瀑布垮塌,在符文灵阵启动之后相伴而生的是一次剧烈地震,冰洞原本的出入口被封堵,取而代之的是向下延伸的地缝。

    他们顺着地缝向下探索意外的发现了一条隧道。

    冰封的隧道里没有光源,探照灯的冷白光将隧道映衬的更加冰冷。

    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从一开始的疑惑惊诧直到此刻烦躁恐惧,猎人们的情绪因为这暗无天日的冰冷隧道一路下坠。

    饥饿,寒冷,疲惫,对未知的恐惧,除了木橦这时候真没人能笑出来。

    在狭窄的地底隧道走了整整两天,蜿蜒崎岖的隧道里没有食物再加上大量的体能消耗,所有人都饿得不行。

    隧道狭窄只足够一个成年人独行,木橦走在队伍最前方,身后是熊大,黑老板则在末端殿后。

    “前方一公里即将进入开阔地段。”

    “目前为止共发现二十八条可以进入开阔地段的岔路口。”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此时所处的隧道并不是唯一一条道路,在地底还有其他隧道存在,那么就很可能出现其他人。

    野人,荒野猎人,甚至凶兽都可能通过不同地方的入口进入隧道,随时可能相遇。

    当进入开阔地段的时候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的场景令人惊叹不已。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你打我一下,我看看是不是在做梦?”

    北冰森林地下居然有一座冰宫,这远远超出了猎人们的想象,也超出了木橦的预期。

    地下冰宫占地面积极广,木橦一行人此时也不过只是刚刚走进边缘位置。

    “这是古代遗迹。”

    “加南星难道不是一千多年前才发现的荒野星球吗?”

    木橦摇摇头,说道“那时候这个遗迹已经存在,只是没有被发现。”

    搜救队的人更疑惑了,“联邦派遣过地质勘探队,怎么就没发现加南星地下有这么一个地方?”

    “有防御聚能灵阵的存在,勘探队如果没有灵修师,来多少次也不可能发现这个遗迹。”

    一行人看向木橦,看把小孩儿你能的,别人都没发现,怎么你瞎捣鼓鬼画符就发现了呢?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的潜台词。

    “你该不会是为了这个地方才来的加南星吧?”

    一不小心搜救队伍的一众猎人们就脑补过度了。

    事实上木橦本人同样是诧异与惊喜皆有之。

    垃圾场她去的多了,可是这么一个崭新的尚未被人探索过的远古遗迹她却是第一次接触,很期待啊。

    搜救队每个人心里都充满疑问,木橦为什么知道遗迹存在,木橦有什么目的,这个遗迹里有什么等等等。

    七嘴八舌,所有疑问都冲向木橦。

    “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既然是与灵修师有关的遗迹,肯定是危险与机遇并存,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黑老板算是其中最镇静的一个人,既没有村里人第一次进城的新奇,也没有土著第一次看见星舰的恐惧,更没有老鼠掉进米缸里的欣喜若狂。

    木橦仰着脑袋看向黑老板,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了嘴角上扬笑了笑,“老板说的对。”

    黑老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愿意进去的就跟上,不愿意进去的也可以暂时在这里等待,我们暂时停下休整,大家都想想清楚。”

    黑老板说完走到木橦身边坐下,凑过脑袋“丫头,我可真是小看你了,这么能折腾。”

    木橦眯着眼笑,“彼此,彼此。”

    黑老板从没提过自己在被流放加南星之前是做什么的,现在看来绝不可能是普通的拉面师傅,至少是一个有故事的拉面师傅。

    所有人都决定留下一探究竟。

    剩下的干粮大家伙节约着吃了一些,达成共识后这临时的探险队伍算是组立了。

    从开阔地段走到冰宫大门入口这一段路立着一根根四方冰柱,冰柱上有挂着冰灯,并没有点亮。

    还没想好要怎么进去的时候却先遭遇了另一支队伍,一行六人,看穿着打扮是荒野猎人,常年居住在城外的猎人。

    多恩盯着对方的队伍看了好几眼忽然抬手指认,

    “妈的,就是他,就是他卖假药。”

    “骗子,爷爷我看见你了,别想抵赖。”

    木橦在看向对方队伍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多恩所说的骗子也明白为什么多恩会记不住骗子的脸,那张普通到丢人群里会被一眼遗忘的脸与疗养院里那些同脸人一模一样。

    格瑞在看见木橦的时候转身就跑。

    小野兽跟着蹿了出去,木橦没有迟疑立刻抬腿去追。

    隧道遍布岔路口,转眼间,黑老板一行人就看不见木橦还有那个兽人的身影了。

    剩下两队人马面面相觑,这算是怎么回事?

    木橦紧追不放,在阴暗的隧道里快速移动。

    没有照明的隧道伸手不见五指,脚步快速移动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格瑞和木橦各自隐匿在同一条隧道的不同方位,谁也看不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