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九十三章 跟你
    “杀了她。”

    “立刻杀了她。”

    格瑞一遍遍的重复命令指令,小野兽弓着背龇牙低吼,痛苦万分却并并没有立刻行动,爪子死死的扣住地面。

    “你做了什么,居然可以让它违抗指令。”

    声音在黑暗中响起的一瞬木橦的灵识感应立刻准确判定方位,箭支在狭窄的隧道划出一道微蓝的利芒。

    连续两箭射空。

    木橦随即变动方位,调整呼吸,整个人隐匿在黑暗之中。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生物探测仪,侦测效果不受光线影响。”

    小贱话音刚落,灵识网颤动,有危险!

    木橦向左侧快速移动,灼热的子弹险险擦过耳边,射入身旁的冰洞之中,迅速溶解了一大块寒冰,滴滴答答的向下淌水。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那只小畜生可以反抗我的命令,你做了什么?”

    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法判断声源。

    木橦闭上眼,灵识向外扩张,一百米,两百米,五百米,直到六百米远才堪堪感应到对方的存在。

    随着攻击意识身体自主开始调整呼吸节奏,每一次呼吸节奏都贴近环境灵能波动,与周边的环境融为一体。

    格瑞一直在说话,可是木橦一句也不回答,探测器信号被干扰,他什么也看不见,无从知晓木橦的方位,可多年的战斗经验积累让他清楚知道木橦就在这条隧道里,距离他不远的地方。

    “出来吧,也许我们可以谈一谈,你捡了我的宠物却还想要杀死我,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

    “我们无仇无怨,何必打打杀杀。”

    格瑞对着空气无数次喊话没有一次得到响应,四周一片寂静。

    “你是哑巴吗?”

    木橦对对方的挑衅充耳不闻,灵识结成的网拉紧,其中一根灵识丝线陡然颤动。

    找到了!

    “唔。”

    一声闷哼,射中,木橦嗅到了血腥气味。

    箭支射穿了对方的脚底板扎入地面,要想逃开必然加重伤势。

    木橦走过去的时候只看见地面一摊血迹,血腥味远离,对方想逃。

    有了血腥味做线索配合灵识定位,木橦可说是做到了箭无虚发。

    “4567,杀了她,杀了这个人。”格瑞再一次下达指令。

    一遍遍的嘶吼除了让小野兽双目赤红头疼欲裂之外并没有其他效果。

    直到木橦已经站在面前,格瑞依然没有放弃一遍遍的下达命令,他不明白为什么战奴会叛变,明明只是正式成为战奴后的一次考核任务,他作为驯养员就能把这只货物的考核报告上交就能圆满完成任务,可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

    格瑞的四肢被钉在冰块上一动不能动,三步倒并没能再对方身上产生效果,看来体质具备很高的抗药性。

    “吼”

    “为什么?”

    探照灯打开,木橦看着对方那张普通到毫无记忆点的脸,弯下腰将小野兽脖颈上的项圈取了下来。

    格瑞恍然大悟,“你利用它来钓出我,你一直到我跟在你身后,咳咳,你到底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被取下项圈的小野兽已经猛地跃起扑向自己的驯养员,低头埋向脖颈处,张口就要咬。

    “住嘴。”

    木橦拦住小野兽,看着对方赤红色的眼珠摇了摇头,“不能吃。”

    “呵呵,没用的,它已经不是人了,一只畜生而已,没用项圈的控制它只是一只会失控的野兽而已,它脑子里还有芯符,一旦网络信号恢......”

    话没说完就被狠咬了一口。

    “你为什么来加南星?”

    “我说了你就会放了我?”

    “会。”木橦认真的点点头,看上去一脸真诚。

    面前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年幼,笑容单纯的小孩儿,这让格瑞莫名的生出一丝丝希望,也许真的能逃走呢。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转了一圈,最终格瑞只是看着一脸期待的小孩儿笑了笑,“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唉”木橦叹了口气,耸耸肩,看来是不信的,难道她长得还不够人畜无害吗?

    “不说?”一箭扎入大腿跟,一百八十度大旋转。

    “他服用了毒药。”

    小贱话音刚落对方已经断气了,神经性毒素发作非常快。

    “脑内的芯符在他死亡的瞬间自动销毁。”

    木橦轻叹,可惜了。

    而这时早已按捺不住的小野兽低吼着张嘴便要去撕咬。

    “不能吃。”

    对于木橦的再一次阻止,小野兽表现的非常愤怒抗拒,龇着牙低吼,双目赤红的盯着木橦。

    “你要跟着我就不能吃人肉。”

    吃人肉是会上瘾的,这个坏习惯必须得纠正,木橦不希望身边跟着一个肚子饿了随时可能猎杀路人的不定时炸弹。

    “我知道你听得懂,要做人还是做一只野兽你自己选”木橦直视小野兽的“吃不吃你自己决定。”

    小野兽直直的看着木橦,直视木橦的目光,警惕审视疑惑,最终一爪子泄愤似的把驯养员的脑袋拍碎。

    一地血渣滓,木橦低头一看,就这么毫无防备被溅了一裤子血迹。

    木橦无奈的看了眼炸毛的小野兽,好吧,不吃不代表不能一拍两散。

    可是“下次别这样了,裤子很贵的。”

    “跟...你....”小野兽两个字说的极为生疏就像是牙牙学语的婴儿。

    木橦带着小野兽重新出现在冰宫前开阔空地上时熊大兴奋的冲了上来“你总算回来了。”

    木橦看了看四周,“人呢?”算上黑老板和熊大还有她自己这里也只剩下六个人。

    “他们五个不愿意等先进去了。”

    黑老板低头看了一眼木橦裤脚上的血迹。

    “你把那个骗子解决了?”多恩抢先一步开口,在脖子上做了一个划拉刀口的动作。

    木橦指了指一爪子血迹擦不掉的小野兽,笑道“他解决的,我就看看。”

    “冰宫的防御符文已经被触发。”

    木橦转头问黑老板,“除了他们五个还有其他人进去吗?”

    “一共有三批人进去,他们五个和之前那队荒野猎人,还有另一支土岩城的狩猎队伍,我们看见一共进去三十五人。”

    也就是说指不定在其他入口还有没看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