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九十四章 我的墓
    “这是一座墓地。”木橦在冰宫大门前仰头看了半晌后出声道。

    “你怎么知道的?”

    木橦指了指冰宫大门上方的门牌,“写着呢。”

    门牌上的文字是古语,木橦不懂,可是小贱懂啊。

    行走星际掌握外语是多么重要的一项必备技能,联网的时候小贱收录了一百八十五种语言,如果不是时间不够还能收录更多。

    木橦虽然无法做到融会贯通,但是小贱可以充当实时翻译。

    “墓地?”熊大好奇的问道“谁啊,这么厉害把墓地修在这儿。”

    木橦看着冰宫大门上方的牌匾念道,“我的墓。”

    “我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木橦话音刚落就被黑老板打断“小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

    “啊?”木橦不明所以的指着被做成门牌的墓碑“这是古代高戈文,翻译成联邦现行通用语的意思就是,我的墓地。”

    黑老板狐疑的看向木橦,问道“你真不是胡诌的?”

    木橦想了想,就算是胡诌那也是小贱胡诌,“当然不是。”

    众人一时无言。

    这墓葬主人相当有意思了。

    “谁能想到在加南星这样的荒野星球居然有古代遗迹?”熊大东张西望,啧啧称奇,“你们说杜林馆长她怎么就没发现呢,不过她要是发现也就便宜不了我们了。”

    “这可是古墓,一个好东西都没找到,捡到的是便宜还是烫手山芋谁也说不准,你就喘上了?”

    “以前没看出来黑老板你是这么悲观的人,这可是古墓啊,你们几个说,修建的这么大气磅礴的墓地能没有好东西陪葬吗?”熊大仿佛已经看见自己金光闪闪璀璨的未来,人生巅峰可期“用用脑子,没去过古代遗迹你们还没看过小说和电视吗,木橦你说是不是?”

    木橦特别真诚的点点头,认真举例“对,例如恐怖电影,我们会被亡灵或是怪物的猎杀下逐个惨死,唯一一个幸存者在以为自己逃出生天的最后一刻被戳破幻想,团灭剧终。”

    众人摸了摸后脖子立起来的汗毛“......”不想说话只想打小孩儿。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叫上杜林馆长和城防再来。”

    “那还能有我们吃肉喝汤的份儿?”

    几个人一合计,这票探墓值得博一次,再说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着路出去。

    一咬牙齐刷刷看向木橦,表态“我们听你的。”

    木橦开启了墓地,木橦认得这儿的远古文字,要说她对这儿一无所知他们肯信立起来的汗毛都不信。

    木橦,黑老板和熊大还有那个兽人显然是一伙的,多恩三人知道相比起起来他们几人与木橦的关系不够亲近,如果此时不表明态度,很难得到信任。

    木橦笑了笑,不置可否。

    从冰宫正门走进,是一条长廊,长廊两侧的冰壁上挂着冰晶灯,灯罩是一个个镂空的窟窿头骨。

    木橦拢了拢衣领呼出一口白气,真冷啊。

    “你们有没有听到哭声?”

    “我怎么一直听见有小孩子哭哭啼啼的声音?”多恩凑到熊大跟前,小声的说道仿佛怕惊扰到什么。

    “我不信怪力乱神,你别拿那些糊弄我,另外,离我远点,你给大家伙撒药粉的账我还没跟你算呢。”

    黑老板警戒的看着四周,“丫头你呢,听见了吗?”

    木橦吸了吸鼻子,点头“不止一个。”

    的确有哭声,可距离较远,哭声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一行七人并排着走,小野兽打头阵,木橦和黑老板跟在后面,最后是参加搜救队的另一个猎人。

    木橦的灵识张开,保持在五百米范围内,随时保持警戒。

    刚走了没几步,木橦忽然停了下来,两侧墙壁上冰面有些凹凸不平和摩擦痕迹,还有鲜红的血迹。

    “血迹是新鲜的,很可能是之前进入的队伍留下的。”木橦看了眼血迹散落的轨迹,不像是一个人留下的“这里不过是入口而已,不至于产生利益分割纠葛,多半是触发了冰宫墓地的防御装置。”

    木橦说完也不解释,深吸一口气,喊道“跑!”

    话音未落人已经犹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射而出。

    ‘轻风环绕’加持,有多快跑多快,身形灵活上下左右腾转挪移。

    咻咻咻

    咻咻咻

    两侧冰壁交叉射出冰箭,好在并不算特别密集,速度够快还能全身而退、

    木橦一口气往前跑了八百米直到长廊尽头一堵高墙前无路可走才停了下来。

    这时第一波冰箭射击已经结束。

    木橦回头看,身后几人也气喘吁吁的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因为反应及时有惊无险大家都成功闪避,冰箭射出后在碰到墙壁的瞬间碎裂成冰渣,很快又再次凝冻融入到地面或是墙面,仿佛不曾存在似的。

    “完了,没有路。”

    “不可能没路,不然之前那些人的尸体肯定已经堵门了。”

    木橦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面前的冰墙。

    嘎吱一声响,厚实的高墙忽然就像旋转门一样缓慢移动转了起来。

    冰墙之后是一个极为开阔的庭院,,有树木,花草,山石,桌椅,各种冰雕栩栩如生。

    “星辰在上,这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花园。”熊大不禁出声感叹。

    其他人虽然没说却也同样一幅惊叹表情。

    嘤嘤嘤的哭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所有人都听见,哭声在空旷的冰雕庭院里回荡,瘆得慌。

    一个穿着兽皮大衣扛着长枪的猎人从庭院另一边冲了过来,涕泪直下的大喊,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他仿佛没有看见木橦一行人,目不斜视跑过他们身边,双手不断挥舞,绕着庭院边缘转圈圈却毫无所觉。

    这位哭泣的荒野猎人是第一个哭着跑出来的却不是最后一个,一眨眼的功夫从另一个方向再跑出一人,同样不断哭喊着,眼泪鼻涕齐飞。

    忽然之间,其中一人视线与木橦对上。

    仿佛有什么开关被启动了一般,他惊恐的看着木橦,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波突突连射。

    嘴里还不忘嘟囔着“杀死你们,杀死你们。”

    子弹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