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九十五章 探墓有风险
    木橦侧身闪过,隐蔽到冰雕之后,耳边是子弹射入冰雕的噗噗声响。

    小野兽犹如白色闪电一般的窜出去,直接扑倒开枪射击的猎人,一爪子拍过去。

    气爆声在众人耳边响起,发狂哭泣的猎人被一巴掌拍飞,在空中旋转翻腾落地。

    小野兽紧随而上张口就咬住了颈部大动脉。

    木橦赶紧出声阻止“住嘴!”

    这当口另一个发狂的猎人也被黑老板和熊大制服。

    “他们这是怎么了?”

    两个猎人同样是涕泪之下嘴里念念有词,看样子是吓坏了。

    这边还没来得及问出个所以然,紧随而来另一道哭泣狂奔的声音,目不斜视直冲向长廊。

    旋转冰门转开,只见那人快速冲进去,在冰门尚未合拢的一瞬,木橦看见寒冰闸刀落下,鲜血飞溅,直到冰门再次合拢。

    气氛骤然转变。

    “他死了?”

    木橦回忆当时自己看见的画面,回道“至少六把冰刀落下,头部,四肢分家,幸存可能性非常低。”

    而另外两个被绑缚住的荒野猎人仍然不停挣扎扭动,眼神并没有聚焦,嘴里念叨着不同的内容。

    黑老板走过去推开冰门。

    在冰门旋转时看过去,只有一地鲜红血迹,人却已经不见踪影。

    这一幕也让众人知晓此行危险。

    小贱说道,“可能是迷魂阵,你要小心,灵星尚未完全修复,建议不要强行硬碰硬。”

    木橦抬手掰开一名荒野猎人的眼皮,仔细观察对方的瞳孔,灵识放开,仔细感应周边灵能波动的细微变化。

    ‘迷魂阵’

    幻阵中最基础的一种符文阵法,能够使人产生幻觉看见自己内心深处最恐惧的事物。

    最基础却并不简单,学会容易想要融会贯通真正掌握精髓达到最好的效果非常困难。

    每个人心里都有隐藏恐惧的阴暗之地。

    迷魂阵能够刺激心神动摇心智通过各种不同手段勾起中招者内心深处的恐惧回忆,让人陷入内心的阴暗之地不可自拔。

    听起来很唬人,可实际上绝大部分灵修师在施展这项符文法阵的时候顶多起到一个让人吓一跳的恶作剧效果。

    每个人恐惧的事物不同,有人惧怕蛇虫鼠蚁,有人惧怕被抛弃,也有人害怕考试不及格,还有人恐惧一切血腥,等等等,因为生长环境人生经历的不同,会导致恐惧点各不相同。

    要令人深信不疑的陷入自我恐惧之中不可自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毫无疑问,这座冰宫古墓中的‘迷魂阵’效果非常显著,两个身强力壮的荒野猎人被吓的屁滚尿流。

    木橦对在场众人简单解释了一下‘迷魂阵’会引发的幻觉效果。

    对灵修师知之甚少的偏远星球土老帽们大概明白了点,不禁惊叹“原来真的有这种迷惑人心的手段。”

    “小说和电视里拍的是真的。”

    “灵修师比想象中更加神秘莫测。”

    众人各种感慨中夹杂着担忧。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怎么才能避免触发那什么迷魂阵?”熊大看了一眼那扇重新闭合的寒冰旋转门,心有戚戚,“我可不想哭泣着喊打喊杀。”

    木橦点点头,拿出之前混合好的骨粉和兽血,用冰棍沾了些在黑老板手背上画了一个x。

    “没关系,这个暂时能顶一下。”

    “这是什么?”

    这就是个毫无意义随便画的大叉叉,可木橦能这么直接回答吗,当然不行,“这是迷魂挡,能够抵挡一次迷魂阵影响。”

    黑老板小声嘀咕,狐疑的看着手背上的鬼画符“丫头,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在胡扯?”

    黑老板你可真有见识,可不就是随口胡扯嘛,木橦将自己的星辰灵力通过骨粉和兽血封在这鬼画符的团上,如果触发了迷魂阵,也许可以抵挡一下。

    “相信我不会错的,现在不用怕迷魂阵,就算看到任何可怕的事物也要想到那是假的,全是假的。”木橦琢磨着有星辰灵力还有一波心理暗示,也许能抵挡过去呢。

    而黑老板之外的众人看木橦的眼神再一次有了变化,这条大腿没有抱错。

    现在外星球的小孩儿已经发展进化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小孩儿才多少岁啊,掌握的生存技能比他们这些年龄当她爸爸都绰绰有余的人还多。

    忽然有一种前半生岁月被狗吃了的荒谬感,仔细想想更是欲哭无泪,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

    可往后退的路已经被封死,长廊里有弩箭,有冰刀,鬼知道还有什么,既然已经进来了谁也不愿意这么灰溜溜的被吓跑。

    木橦站着没动,灵识绕着庭院仔仔细细的检索了一遍,这里充斥着丰沛的水元素和冰元素。

    冰元素其实是水元素的异变体,它与水元素同源,掌握其属性原理后可以在两种元素属性之间相互切换。

    但是在属性表现上却又截然不同。

    木橦听见水流的声音。

    “对,在冰宫下层有流动的地下水。”

    小贱的回答肯定了木橦的猜测。

    水流的声音有规律,木橦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触发了迷魂阵,使得迷魂阵的效果如此立竿见影。

    这水声很可能便是让人不易察觉的诱因之一,浑然不觉之间便已经陷入了水流声的节奏之中。

    顺着冰雕庭院地面道路向前走,木橦一行人警惕的观察四周。

    继续向前有三条路,木橦通过灵识感应确定,其中一条是通往主殿的道路。

    穿过庭院进入主殿,入目所见依然是冰雕世界,这是一间三居室的房屋,他们此刻所在正是客厅位置。

    桌椅板凳各种家具一应俱全,除了材质不合适活人,完全可以做到拎包入住。

    这时客厅坐着两个人,正是之前选择与黑老板他们分道扬镳的搜救队员。

    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冰椅上一动不能动,双腿已经完全冰封,上半身也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就连头发丝也挂着冰霜,嘴唇发青,眼看快要被冻死了。

    “这才过去十几分钟,已经确定死亡一个,疯了两个,还有两个眼看着就要不行了......”熊大说不下去了,怎么听起来那么绝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