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九十七章 信了你的邪
    “她在做什么?”

    木橦的动作叫人惊愕不明。

    任谁看见这样的局面都会认为木橦死定了,无论体形还是力量上,冰人护卫的战斗力明显要强许多,何况它还能施放冰锥。

    这时候只要地面上竖起冰锥木橦必死无疑,那小身板怎么可能挡得住冰锥刺穿。

    “糟了!”

    熊大仿佛已经看见了冰锥贯穿木橦那鲜血淋淋的可怕画面。

    木橦被冰人背部压制,双手动作没停,用手摸了嘴角的血,快速在冰人身上胡乱一抹。

    仔细观察会发现木橦每一次攻击的位置相同,冰块虽然没有断裂却以被攻击点为中心生出一道道冰裂纹。

    木橦的血液顺着裂纹渗入冰人体内像是缓慢绽开的血色红花。

    沾着鲜血的纤细手指在冰人胸膛上滑动。

    冰锥可能在下一秒就刺穿她的胸肺,冰人如果腾身而起再次坠地就能撞碎她的胸骨,所有的担忧恐惧全部被摒除在脑海之外,此时的木橦满心满脑只有一个念头,完成符文将自己的星辰灵力注入,切断冰人的灵能循环。

    灵星上的精神力符文骤然大亮,在旁人看来此刻的木橦气势暴涨,他们看见的不是一个有点技能的未成年小屁孩儿而是一个凶悍强者。

    寒气凛冽刺骨,电光火石之间,星辰灵力引导完成符文,冰人胸口混杂着血色的冰蓝光芒骤然大盛又在瞬息在熄灭。

    嘎吱。

    符文完成,星辰灵力循环被切断。

    灵能循环卡死,星辰灵力在冰人体内回旋乱窜,类似于真气爆体,轰然碎裂。

    地面突起上升的冰锥与压住木橦的冰人眨眼间成了一块块散碎的冰渣。

    木橦站起身,顾不上背部被冰锥刺伤,“闪开。”

    寒冰凶兽的战力没有冰人强,可是数量多。

    木橦一眼看过去,在眼神相对的一瞬间她心里咯噔一下,完了,确认过眼神,自己是它们的意中人。

    凶兽放弃身边的猎物转而朝木橦扑了过来。

    一只一只切断灵能循环肯定是来不及的。

    手持弩枪握紧,另一手摸了摸自己被鲜血濡湿的后背,占满血迹的手在箭支前端抹了一遍。

    星辰灵力灌注箭支,五箭齐射,箭支在灵识引导之下划出不同弧度。

    凶兽的脸孔在木橦眼前不断放大,箭支从它们眼睛或是嘴巴射入。

    箭支接触到寒冰凶兽的一瞬间,血光混合灵力切断它们的灵能循环,在木橦脚尖前散落,叮叮当当一阵响。

    散落的冰块很快与地面融为一体,光洁的地面连一块冰渣碎片都看不见。

    众人看向木橦眉眼弯弯挂着甜美微笑的模样,咽了咽口水,这简直是笑里藏刀的典范。

    瘆得慌。

    木橦扫了眼冰墙两侧的浮雕,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冒出来,催促道“快走。”

    “丫头,那些寒冰凶兽是怎么回事?”

    “对啊,怎么活过来了?”十几年的狩猎经验被一朝推翻,挖空心思也想不通。

    “它们是被炼化的寒冰傀儡,纯粹的元素体,生命运转依靠星辰灵力的循环。”

    “别说了,说了他们也听不懂。”黑老板表情严肃皱眉看着木橦身后被血迹渗透的棉袄,即便只是皮外伤,这伤势也不轻。

    一行人继续向前沿着长廊直走没有选择任何岔道,推开冰墙的一瞬入目所见便是一樽冰棺和祭台。

    四壁空荡,除了冰棺和一目了然的祭台之外一个陪葬品也没看见。

    说好的高风险高回报呢?

    猎人们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之前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墓是真墓,险是真险,陪葬品也是真没有,这不是冒着生命危险白忙活一场吗?

    一个开阔的大厅正中放置着冰棺和祭台,木橦灵识张开感应周边的灵能波动,它们仿似水流向外溢出另一部分则缓慢回流,由此可以确定冰棺是是整个符文防御灵阵的阵图中心,所有的灵能波动以冰棺为中心形成循环。

    符文灵阵的核心就在这冰棺之内。

    四周的冰墙以及冰棺侧面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字,全是古代高戈文。

    猎人们一个字也看不懂。

    “木橦你看得懂不,写些什么呢?”

    高戈文语法语法复杂,一词可有众多含义,不熟悉文法的人很难准确翻译大段文字。

    字数太多木橦也认不全,只能听小贱翻译。

    木橦复述了小贱的话,“全部都是日记,记录了墓主人死前独居于此的日常生活。”

    其实黑老板也就随口问问,没想到木橦真能翻译,这小孩儿是吃技能点长大的吗?

    小贱语气轻快,隐隐露出一丝兴奋,“壁画刻字内容琐碎繁杂,涉及面广,我只总结了一部分日记内容,其余部分需要时间整理。”数据库得到充实的小贱愉悦的心情和木橦吃饱饭是一模一样的。

    “危险系数高,请时刻保持警惕。”

    四面墙包括冰棺外壁密密麻麻的刻字足有数百万字,除了日记之外还有一些琐碎灵感记录,甚至符文草图,对一个灵修师来说,这才是真正珍贵的陪葬品。

    木橦的视线转了一圈,落在右起第一篇日记之上,开篇第一句便是“大道无情,吾之所求唯有长生......”

    从墓主人的日记可以总结出他的基本信息,一个八级灵修师,极为喜爱钻研符文法阵,因为意外重伤流落到加南星,伤势难以痊愈根基受损,无奈之下决定在此修建自己的墓地。

    简单来说那就是临死也没有放弃长生的梦想,因为身体根基损伤无法继续常规修行于是另辟蹊径,结合加南星特殊的严寒环境琢磨出这么一个符文灵阵将自己的灵识封存于阵图之中,以北冰森林万物为养分驱动符文灵阵运转形成灵能循环反哺。

    说起来简单,要做到掌握其中运行规则,并将此运用到符文灵阵之中却绝非一朝一夕可成。

    这可真是个人才。

    木橦想通了其中关键所在,这算是成功一半了吧,北冰森林的凶兽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符文灵阵的缓慢滋养中被炼化,一代又一代早已与符文灵阵形成独特的生态链。

    北冰森林的凶兽因为灵阵影响体内蕴含的星辰灵力波动来源便是这具冰棺中的墓主人,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不就是长生永存了嘛。

    这时从另一个通道口冲出一个人影,穿着厚重的毛皮大衣,双颊皮肤因为常年冰冻而干裂布满皱纹与冻疮,此时浑身血迹,看上去狼狈又可怖。他在看见木橦一行人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便是一阵怒斥

    “是你!”

    “我就知道是你!”

    木橦的思绪忽然被打断。

    他指着木橦一脸悲戚,嘴里不断叨叨着“全死了,一个也没能活下来,全死了。”

    “你一定知道什么,你故意的对不对,我知道是你打开了这个鬼地方,是你把大家引进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你这个歹毒的巫师。”这个老猎人忽然转向其他人,指着祭台疯狂嘶吼“你们都被她玩弄了,看见了吗,我们都是祭品,是她祭祀恶魔的祭品。”

    似乎是被自己的猜想说服了,越说越觉得是那么回事,“你们想想看,我说的有没有错,她一步步引诱我们来到恶魔的墓地是为了什么......”还来劲儿了说个不停。

    这个推测听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如果自己不是当事人木橦都差点信了他的邪。

    “祭品......”脑中闪过一丝灵光,木橦下意识的重复,侧耳倾听,耳边是潺潺水声,“小贱,你听见了吗,水流......是不是更湍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