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九十八章 活见鬼
    “你说,你说,你说话啊.......”荒野猎人显然并不擅长骂人,说到最后翻来覆去就重复这么一句,怒目圆睁,声嘶力竭“你要怎么解释这一切......你说...你说...”

    木橦不予回应。

    “看看,心虚了吧!”

    “这冰棺,这祭台,你不回答我就是心虚!”被愤怒冲昏头脑加上迷魂阵的影响,这个荒野猎人早已是理智全无。

    木橦此刻的关注焦点压根儿不在这猎人身上,眼神扫过四周,灵识放开仔仔细细的感应周边环境每一丝变化,隐隐约约听闻淙淙水声。

    越来越急,越来越急。

    “要不你就说两句吧?”

    熊大这话让可谓是说出众人心声,他们也想知道木橦要怎么解释,虽然这荒野猎人的话有逻辑硬伤,可他们真的很好奇。

    “闭嘴,安静点。”

    不用两句,木橦就用这一句话,五个字儿彻底激怒了这个荒野猎人,他神色疯狂的冲向木橦,半途被熊大几人拦住。

    “你冷静冷静,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找到出路离开这里?”熊大这边刚开口,只见小野兽身形一闪仿佛一道白色闪电,胳膊抬起落下直接一爪子把荒野猎人拍晕,世界瞬间清净。

    如果不是木橦叮嘱,小野兽这一把章能直接把荒野猎人怕死。

    不管其他人怎么处理,木橦顾不上发疯的荒野猎人,她快走两步试图走近冰棺,却如逆流而上遭到一股强大的阻力排斥,每一步靠近都能感应到灵能波动的增强,每一步行走都极为艰难,需要承受巨大的灵能冲击。

    此时从地底传来的水声更加湍急。

    以冰棺为中心直径十五米范围升起一个肉眼无法看见的灵能屏障,由纯粹的星辰灵力汇聚而成。

    其他人见此也大着胆子跟着上前,来都来了,不看看是不是有陪葬怎么可能死心,每个人心里都琢磨着哪怕捡根毛也比空手而回的好。

    木橦是寸步难行,其他人在试图靠近的一瞬被忽然升起的灵能漩涡卷起甩开,啪叽几下摔到墙面又弹落地面。

    其中一个猎人撞到脑袋当场晕了过去。

    “为什么?”熊大欲哭无泪。

    木橦却知道这是因为灵星的缘故,只有点亮灵星能够调动星辰灵力的人才能抵挡住灵能的冲击。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靠近冰棺。

    令木橦意外的是黑老板,他竟然坚持在冰棺灵能屏障范围内,顶住了前进阻力。

    黑老板和木橦两人视线碰触的一瞬,一个惊讶一个疑惑。

    不约而同意外掉马甲,微妙的尴尬。

    此刻显然不是聊人生过往的好时机,木橦耳边听见的水流声更湍急了。

    小贱提醒道“冰宫地下水水势与符文灵阵灵能涌动强度有关。”

    冰棺四周升起一股寒气,虽然灵能肉眼不可见,可是熊大等人此刻却能看见冰棺四周被升腾而起的冰蓝色寒风环绕。

    整个大厅内的气温一降再降。

    灵能不断从外向内汇入冰棺,浓郁的灵能几乎汇聚成冰寒的液体,这不是人类可以长时间承受抵御的低温。

    这么下去,这屋子里所有人早晚都会被凝冻成寒冰,最终成为供灵阵驱使的寒冰傀儡。

    木橦身冰寒的灵能屏障之中进退不得,“能找到出路吗?”

    小贱给出的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是一个封闭型墓地,有进无出。”

    木橦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小贱绘制的冰宫古墓地图。

    没有出路,所有出入口被冰块封堵,他们此刻所处的位置在地数百米甚至更深,想要依靠人力破开冰块冲上去根本不可能。

    如果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闭合墓地,没理由留下一个缺口给人制造机会在外部触发灵阵。

    如果如那个荒野猎人所说要复活墓主人才引诱祭品进入,那要求未免太高,不是灵修师不懂得绘制符文灵阵根本不可能触发外部防御灵阵,以联邦的灵修文明发展程度要不是她被流放到这儿恐怕再过几十年也没什么灵修师会来。

    不对,杜林馆长就是灵修师,一个在加南星居住了几十年的灵修师,为什么没被看上。

    如果不是冰洞碰巧在阵图边缘,因为灵能冲击引发坍塌也不可能进入地底隧道,偶然性太多。

    进入冰宫之后木橦才知道,墓主人的符文水平她坐飞艇也追不上。

    缺口肯定是故意留下的,就是为了给人进入的机会,但是本意应该不是为了所谓祭品。

    “唔。”木橦飞转的思绪被打断,脚步一滑差点被漩涡带飞。

    冰寒气息越来越弄,刺骨寒意侵袭,灵能漩涡转速加快,用自身星辰灵力抵挡不过是螳臂当车,坚持不了多久。

    身娇体弱易推倒不是开玩笑而是木橦身体素质的真实写照,平常用灵活速度掩饰的缺陷此时暴露无遗。

    身体仿佛正在承受一次次卡车碾压。

    这时候若是松开这口气,灵能漩涡能把木橦直接碾碎。

    日记,这个灵修师在冰墙上留下的记录内容一定有线索。

    “小贱,我要查看所有日记内容。”

    木橦闭上眼,脑海中出现记忆书册,翻到整理完毕的属于冰宫灵修师的日记,迅速浏览查找,除了绘制的符文草图,偶尔回忆过往,大部分内容都是琐碎的日常记录。

    灵能漩涡越来越强,短时间内大量灵能涌入,星辰灵力在室内疯狂乱窜,寒风成刃。

    这阵势看上去就真的很像是要血祭了。

    “救命啊木橦。”熊大几人只能在密闭空间里疯狂折返跑不断闪避飞旋的寒风攻击。

    “老黑你就怎么忍心看着我死?”

    “一个个平时不是自诩优秀,认为若不是被加南星困住早就能成为真正的注册猎人,加入猎人团吗,看看你们现在的熊样,把自救的责任扔给一个未成年小朋友和我这个残疾拉面师傅,还要不要脸?”

    和命比起来脸算个屁啊!

    黑老板顶着漩涡拉扯的压力走到木橦身前,挡住一部分灵能冲击。

    身上压力减轻,木橦浏览到日记中后段,眼神扫过其中一篇日记的日期,忽的灵光乍现。

    “日期,日期不对。”说着迅速翻阅日记最后一段的日期,惊讶的睁开眼。

    一个一千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的人最后一篇日记的日期竟然是三百年前,这不是活见鬼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