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九十九章 精分的灵阵
    “灵能波动强度呈上升趋势,当前环境温度零下六十八摄氏度,你的体温目前维持在二十七摄氏度左右,持续下降极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身体损伤。”

    环境温度的不断下降使得木橦不得不消耗星辰灵力以维持体温避免冻伤,这样一来抵抗灵能漩涡的压力也随之上涨。

    什么时候星辰灵力消耗殆尽,基本就宣告了死期。

    灵能漩涡加速,星辰灵力带来的压力暴涨,黑老板脸上清晰可见的出现了凝冻的冰晶,衣物遮住看不见的皮肤表层出现冰裂纹,渗出星星点点的血丝。

    至于其他人更是惨,移动速度不断下降,眼看着就要躲不开被寒风利刃切割的命运。

    木橦专注于眼前,越是危险她越是冷静,必须活下去的信念一如既往的坚定。

    冰宫古墓之上布置的是符文聚能防御灵阵,说白了这是一个可持续循环的防御灵阵,之所以能够运转千年也正是因为它的灵能循环结构。

    这不是一个攻击型消耗性的符文灵阵。

    冰宫墓主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血洗四方,日记中的内容片断不断在木橦脑海中闪回,嘴里碎碎念着“求长生,求长生,他死前唯一所求只有长生不死......”

    经过他特殊改造的符文灵阵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他完成了这个愿望,“已经得偿所愿了,难道他想......”献祭生命重铸血肉什么的,木橦虽然没亲眼见过,可是此类邪门方法并非不存在。

    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

    这时小贱一语惊醒梦中人“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人类是善变的动物。”

    “没错,人的想法是会随着时间改变的。”

    一百年,两百年......四百年...六百年........一年又一年被困在这冰寒天地之中无法脱身的永生,万一他后悔了呢?

    最后三百年的日记内容锐减,篇数篇幅统统减少,即便写上也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感慨或是各类符文草图而已,关于所谓大道长生的追求却只字未提,与最初的狂热坚定的态度有着天壤之别。

    墓主人是否后悔无从判定,木橦来不及思考她的想法是否正确,也没有时间犹豫求证。

    木橦彻底冷静下来,不慌不忙的开始分析。

    以冰棺为核心的符文灵阵设置了这道最后的防御也可以说是考验机制。

    硬碰硬除非在等级上有绝对压制能量否则根本不可能抵挡住灵能漩涡的撕扯,无非是硬撑的时间长短而已。

    “每一个符文灵阵因其不同结构都有相对应的独一无二的运转规律。”

    木橦现在要做的是分析此时符文灵阵的结构,找到灵能漩涡运转的规律,顺势而行。

    脑海中回想那些符文草图的结构,其中一幅符文灵阵的结构图蓦然出现在脑海中。

    小贱配合木橦的思考快速分析,确认符文结构。

    灵识收缩仅仅覆盖冰棺周边有灵能屏障的范围,灵识感应到的是肉眼看不见的星辰灵力走势,它们仿佛一根根按照既定规则串联起来的丝线交织成网,木橦要做的便是穿过这网的漏洞。

    这对木橦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她并不擅长符文灵阵,以往末日求生也是只管好用从不管背后理论结构,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能杀怪保命就行,饭都吃不饱谁有那闲工夫搞研究。

    脑子转的飞快,符文结构线路的分析全靠本能以及小贱辅助把关,出乎意料的顺利。

    每一步跨出的走位释放星辰灵力的时间点配合的刚刚好,身体承受的灵能冲击瞬间减弱。

    木橦和黑老板好不容易才走到冰棺跟前,每一步都仿佛跨越了千山万水。

    冰棺棺盖透亮明净,冰棺里躺着一个身着冰蓝色长袍的人,长发长须遮住了脸型五官,看上去极为消瘦,肤色呈现淡淡的冰蓝色,不像是尸体更像是一具栩栩如生的冰雕。

    “他真的是人?”

    尸体保存完善没有丝毫腐烂,可是正如黑老板的疑惑,与其说是尸体倒更像是冰雕,皮肤晶莹剔透遍布一层薄薄的冰霜。

    “这个灵修师的遗体已经接近纯粹的元素体。”

    从科学角度出发,这只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顶多算是另类的化石。

    可是无论是木橦还是黑老板都能从这具冰雕一般的尸体上感应到强大无匹磅礴的星辰灵力。

    水流声不断的加快加急,与墓室内的灵能波动遥相呼应,对木橦来说这像是听见身边有不定时炸弹发出的嘀嗒声,感觉生命安全时刻受到威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会以什么形式爆炸。

    整个灵阵的能量核心所在便是墓主人的尸体,要切断灵阵的循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破坏符文灵阵核心。

    就在木橦准备动手的一刹那,灵能漩涡猛地收紧,寒风猛地拉扯,木橦身形不稳身体几乎要腾空飞起。

    一丝银光从弩枪射出,弩箭带着鱼线缠绕冰棺边缘的立柱另一头挂在牵引索球上,木橦这才借力站稳的同时和老黑一起推开棺盖。

    这个动作仿佛激怒了灵能漩涡,灵能波动越发剧烈,越是如此越给木橦带来一种奇诡的矛盾感觉。

    “小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灵能波动的趋势和符文灵阵的结构相矛盾?”

    灵能波动剧烈,周边灵能不断汇聚到冰棺之中,转化的星辰之力却越发狂暴,仿佛两个人的手左右互搏。

    一边想要杀死木橦以及在场所有人,另一边则引导木橦找到灵阵核心的关键点所在。

    没想到这个年代连符文灵阵都可以精分。

    木橦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重点被关照对象。

    步步紧逼,险象环生,每一次攻击都险些致命,可每一次在关键时刻,当木橦依靠自己难以抵挡的时候,狂暴冰寒的星辰灵力却仿佛突然被掐着脖子绑缚手脚,总能留给她一丝喘息机会。

    木橦心里模糊的大胆猜测越来越清晰。

    “找到了,眉心,核心在眉眼之间。”

    木橦靠在冰棺边缘听见小贱声音的同时看见墓主人忽然睁开双眼,眼底一片冰蓝。

    平静无波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