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章 水漫峡谷
    冰蓝色的死寂之下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期盼。

    木橦被的双眼与之对视,只觉得一股强横的星辰灵力拉扯着她靠近,引导她找到符文灵阵核心关键所在。

    事情到这儿木橦基本明白她为什么感觉到不对劲了。

    从北冰森林四面八方涌来的冰元素灵能汇聚到一处,在木橦的双手凝结如实质依稀能够看出它正凝冻而成一把泛着森然冷光的匕首。

    与此同时疯狂旋转的灵能漩涡缠绕不放试图将木橦拉拽离开冰棺。

    “你的身体同时承受同源的两股强大能量拉扯,生命威胁指数99.99,可坚持时间不超过十秒,建议立即寻机脱身。”

    说的轻巧,你倒是给一个可行性建议呀。

    四舍五入一下木橦这会儿相当于正在被五马分尸,每一块肌肉骨骼都承受着超强的来自不同方向的拉拽力量。

    仿佛下一秒身体便会蹦散成无数块细碎渣滓。

    灵能聚合而成的匕首距离完成态还需要更多灵能,不够快,还不够快。

    “八秒......”

    小贱的死亡倒计时开始。

    “七秒......”

    身体浮空于冰棺之上,鱼线绷的笔直丝丝缠绕在木橦腰间,仿佛随时有可能绷断。

    “六秒......”

    不能死,绝对不能!

    “五秒......”

    黑老板主动承受了灵能漩涡的大部分压力,此时他三分之一的身体被冰霜覆盖。

    “四秒......”

    脑海中骤然响起‘咯嘣叮咚duangduang’的乱码之音。

    木橦下意识的重复,这时冰宫墓地的聚能防御符文灵阵结构图浮现在脑海中。

    忽然之间福至心灵,符文,这句乱码之音解开是一句符文咒语。

    木橦调动星辰灵力,灵星之上的精神力印记泛起微光。

    灵星光芒爆涨。

    “三秒......”不能死,绝对不要。

    来不及思考,没有时间验证,大声念出咒语的同时,以自身鲜血为媒介,在全神贯注之下木橦只觉得自己与灵星之间由星辰灵力拉起一道绳索,更加紧密。

    这一次木橦开始调动周边疯狂汇聚的灵能。

    灵能受到灵阵的吸引汇聚而来,原本往复循环的灵能此刻生生被割裂成两个部分。

    一部分引导着木橦,一部分则试图杀死所有人,两股力量同源旗鼓相当。

    汇聚而来的冰元素灵能因为被分割而出现溢散,木橦调动这些溢散的灵能汇聚补足寒冰匕首不全的部位。

    灵阵核心之外的冰元素极为不稳定,黑老板再无力支撑,“丫头,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黑老板被灵能漩涡甩开,撞到墓室冰墙再滚落地面,熊大和多恩几人趴在地面上早已经伤痕累累,半死不活,动一根手指头都非常困难。

    所有目光聚集在木橦身上,真的还有希望吗,这时的木橦看起来更为娇小,破碎的兽皮棉衣下显出瘦弱无比的身躯,护目镜满是冰裂纹路,嘴角眉梢全是晶莹的冰霜,白皙的皮肤皲裂出一道道血丝,更像是一尊脆弱的一碰就会碎掉的陶瓷洋娃娃。

    就在这几乎必死的局面下木橦嘴角的弧度也没有下落,莫名让人生出一分希望,这时候还笑呢,肯定能成功的吧,即便他们甚至不知道木橦到底在做什么。

    “两秒......”不能死,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死在这儿。

    身体皮肤冻裂出现一道道血痕覆盖上一层冰霜,木橦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只觉得越来越冷,越老越僵硬。

    灵能汇聚而成的匕首在木橦的灵力补足之下快速凝聚成形。

    木橦整个人置身在冰棺之上,冰霜包裹之下的皮肤满是绽开的血丝。

    “一秒......”

    匕首插入灵阵核心关键节点,星辰灵力涌出将冰元素灵能调动到极限。

    灵能疯狂涌入,木橦耳边尽是寒风尖啸之声,

    “不”

    暴怒的吼声凝实成风穿过过木橦的身体冲向冰棺里躺着的墓主人。

    冰宫墓地的符文灵阵核心受损,灵能循环瞬时间被切断以至于周边狂涌的冰元素灵能瞬时散乱。

    没有向后的灵能拉扯,木橦无法防备直接被强大灵能冲击冲进棺材里。

    贴身背包角落里一面被塞成一团的三角形旗子骤然灵光闪现,瞬时间又熄灭。

    在寒冰匕首借由木橦之手刺穿切断灵阵核心时木橦成了这个破损灵阵的阵心所在。

    灵能疯狂涌动。

    木橦迷迷糊糊之间听见小贱的声音,“现在有两个消息,好消息是分尸死亡的危机解除,坏消失是冰宫垮塌的危机并未解除。”

    身体承受的拉扯压力骤减,也许身体被冻僵硬木橦感觉不到四肢,只能听见耳边潺潺的水声正不断加急,

    北冰森林冰河峡谷一带沿线在冰蓝色的光芒消散一瞬间绵延上百公里突降暴风雪,狂风暴雪肆虐北冰森林全景最终汇聚到一处,仿佛拉起一块连同天地的冰雪巨幕。

    土岩城拉响警报全城警戒进入天灾防备阶段,城墙大门紧闭,城防工程部立刻派出一支检修全城供暖设备,并派兵驻守。

    杜林馆长则亲自率领两支十人小队进入北冰森林事发地带探查,却在面对高达上百米的寒冰暴雪屏障时寸步难行。

    “馆长,再继续向前一公里将进入风暴密集地带,非常危险。”

    “还有什么发现?”

    “没有,周围没有看见任何人。”

    傅宝金死活要跟着杜林馆长一道,此时仰头望着仿佛连接天地的巨型冰雪墙体,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冻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星辰在上,我没想过会在加南星看见这样的景象。”

    “我也没想过。”

    “你说,木橦她还有可能会活着吗,这异象的发生是因何而起?”

    两人正说话间,杜林脸色微变,抓住傅宝金胳膊,发出命令“后撤,全员后撤。”

    通讯器里接收到指令的队员行动有素快速撤退,又再后撤一公里。

    “发生什么了,姑姑,”

    话音刚落,哗啦啦的崩裂声传来,只见远处那道高耸的冰雪巨幕骤然垮塌,原本冰河峡谷所处的位置冰面碎裂,峡谷凹陷之处骤然冲出一道道水浪。

    蜿蜒曲折的冰河峡谷瞬时间漫出奔腾的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