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一章 冰山大喷发
    早在地底水流越来越湍急,灵能波动加剧之时,北冰森林里的大小动物,但凡是有点警觉性无论有没有腿脚只要能移动的无一不是向着冰河峡谷之外的地方逃窜。

    北冰森林内一时间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大规模兽潮。

    漫山遍野全是和冰雪水流比谁速度更快的凶兽们,冰河峡谷一带的凶兽大部分被卷入水流浪涛之中。

    垮塌的冰雪高墙失去了后续灵能支撑,在水流冲击之下四散,冰河峡谷两侧冰封山壁之间犹如一整排交错密集的火山同时爆发,只是冲出地底的不是炙热熔岩而是刺骨冰水。

    高高低低的水柱向上喷射而出,足足喷发了一分多钟,有些尚未冲出峡谷高度已经回落,其中最为可怖的一股水流直冲天际就在目睹这一切的众人以为它将要穿过云层戳破天空时陡然停下后逐渐凝冻,直至成为一根矗立于峡谷之间的高耸冰柱。

    水柱顶端仍然不断有水流溢出向下流淌,恍若冰川瀑布。

    杜林馆长一行人所站之地升起一道半透明的护盾扩张将所有人笼罩其中,堪堪抵挡住这一波忽然而至的冰雪寒流。

    看着远处峡谷下方不断爆发的水柱,包括杜林馆长在内皆是满腹不可思议,惊诧不已。

    火山喷发他们就算没见过也听多了,可冰山喷发还真是生平第一次。

    尤其是杜林馆长,她在加南星生活了数十年,前前后后来北冰森林探索的次数多到无法计算,她却不知道北冰森林居然能够引致如此单一元素灵能暴动。

    “姑姑,你看,那是什么?”傅宝金的望远镜功能强大,一眼就看见了在最高的那根冰柱之上突然射出的黑影。

    距离太远一时看不清晰。

    冰柱顶端射出一道道疾驰的白光,只见闪烁着隐隐白光的三道箭影冲出水流孔洞,向下急速转弯扎入下方寒冰之中,鱼线连着牵引索球绳索绷紧。

    冰柱内部尚未完全凝冻,而在这强大水流之中被不幸席卷其中被一同喷出的木橦一行人却陷入了要死不活的尴尬危险境地。

    符文灵阵的灵能循环被切断,急速涌动向同一处的灵能在一瞬间失控,这是单一冰元素灵能暴动的原因却并不是冰河峡谷冰层层下方水流喷发的原因。

    这是灵阵的最后搏命一击。

    这精分的符文灵阵折腾的木橦够呛。

    “水流凝冻速度加快,危险指数99.9,生命威胁指数99.9”

    “你还剩下......”

    木橦在小贱的生命倒计时再次开始前打断“你就不能换个台词?”

    “幸存几率小于0.1......”

    木橦射出的箭拽住了她以及她身后死命拽着她的三四五条大尾巴。

    纤弱的身体承受了超出她本该承受的生命之重。

    牵引索球启动,猛地向上拉拽。

    在刺骨冰冷的水里本就无法呼吸,一旦寒冰凝冻,那毫无疑问不用小贱数据分析木橦也知道那就真是必死无疑了。

    距离洞口越来越近了,只要冲出去就算得救了。

    一定要冲出去。

    “左侧右侧分别有冰块加速靠近。”

    更危险之处在于水流中混合着散碎的冰块,它们被连带充起,此时却成了致命的动能武器,哪怕被一块击中也能去掉半条命。

    木橦艰难闪避,身体因为低温僵硬。

    前方的洞口越来越近同时冰柱内部的水流快速凝冻,水流向上的冲击速度越来越慢。

    “承重过大,建议减轻负重。”

    木橦身后吊着好长一串人,小野兽,黑老板,之后是熊大,再后面几个木橦并不认识。

    木橦无奈,怎么每次在水里总能碰见猛拽她后腿的人,大路朝天各逃一边难道不好吗?

    比如说周周边水流中那些四肢刨水的凶兽,一只更比一只快。

    就在木橦认真考虑减负问题时,有一只水生凶兽从木橦身后飞窜向上,游速极快。

    说时迟那时快,木橦毫不犹疑该出手时就出手,立刻抱住不放,大尾巴鱼翻着白眼不断摆尾却被木橦死死扣住鱼鳞死活不放。

    木橦也顾不上这大尾巴鱼是不是和她前一秒所想相同,救命稻草必须抓住。

    与此同时她空出的一只手扣动弩枪扳机,冰柱顶端封口的冰霜层被击破,顺带又增加一股拉力。

    ‘轻风环绕’

    星辰灵力加持在大尾巴鱼身上,这一次是真的要一飞冲天。

    身下的水流不断加速凝冻,一寸寸向上定格成寒冰,一只大尾巴鱼首当其冲的腾空而起游了出来,紧接着便是被鱼线牵引绳索拉扯的木橦以及身后那一串大尾巴。

    脱离冰水的一瞬,受到水流压力,灵能冲击而一直处于重压紧绷状态的身体稍有放松。

    箭支上的鱼线绷紧将他们悬挂在冰柱上方咸鱼一样来回摆荡。

    “是他们!”

    “姑姑,我看见了,是木橦和搜救队的人。”

    这时鱼线牵引绳索的承重达到极限——

    “断了!”

    傅宝金惊呼。

    这样的高度直接掉落还有活路吗?

    下一秒就看见木橦一行人七零八落向下掉,顺着冰川向下的水流滚落。

    冰柱不断有水流溢出向下流淌,除了木橦一行人,还有许多其他凶兽被突突突的喷发而出。

    箭兜里还剩下最后三支箭,木橦向众人展示了一回什么叫可怕的求生欲。

    接着射出的这最后三箭,卡在冰柱之上减缓了她下坠的速度。

    这时候木橦已经自顾不暇,也顾不上其他人掉哪儿去了。

    “与地面垂直距离估测超过一百八十米,下方是翻腾的冰水,风速13米每秒,东南风......”

    小贱报告了一串数据,单单高度这一项就是亟待解决的难题,她要怎么在天寒地冻手脚僵硬的情况从垂直高度一百八的地方顺利落地而不被摔成肉酱。

    这时小野兽身为兽人的爪子派上大用场,在寒冰立柱上死死扣住下滑时发出滋啦啦的刺耳响声。

    路过木橦身边停下,兔子一样红的眼珠子盯着木橦,发出低吼声。

    “谢了。”木橦毫不犹豫的爬到小野兽背上勾住他的脖子。

    小野兽四肢并用在九十度垂直的冰面疾驰飞奔,快成一道白色闪电。

    木橦依然能听见来自地底深处的湍急水声,顺着风势奔腾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