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三章 飞起来
    雪地装甲车一路疾驰,冲出冰河峡谷驶入冰原,距离土岩城越来越近。

    杜林馆长正在消化刚刚得知的新信息。

    木橦是一个十四岁就点亮灵星的灵修天才!

    加南星北冰森林有一座灵修师古墓配有大型符文灵阵,可几分钟前刚刚垮塌奔溃!

    杜林馆长不知道这两件事中哪一件更令人吃惊。

    其他人更是有在听没在懂。

    木橦闭上眼查看自己的灵星,相比起进入冰宫之前灵星明显更明亮了一些,涌动的灵能环绕着灵星正丝丝点点的转化成星辰灵力。

    木橦的身体正在消化之前疯狂涌入体内的灵能,夸张一点来说,她这会儿忽然打个喷嚏就能客串冰弹机突突个没完。

    普通的医疗检测根本查不出所以然。

    能够顺利从灵阵崩溃的状态下脱身甚至吸收如此之多的灵能,多亏在紧急状态下成功解锁的乱码之音。

    木橦回想当时念叨的那句咒语,能够引导沟通灵能,属于辅助修行类法咒,甚至具备强化灵识的作用。

    腿毛留下的精神力符文又帮了她一次。

    木橦听着冰层下方传来的湍急水声,仿佛感觉到身后有万千只巨兽在奔腾追击,难以安心。

    这运气也是绝了,天大地大宇宙浩渺,她都跨越时空裂缝回到末日纪元前了,怎么还是三天两头陷入生存危机。

    “唉。”

    木橦望着车窗外飞驰后退的冰雪景色眉头紧皱抿着唇摇摇头,短叹一声。

    黑老板包裹着纱布的手抬了抬,紧张关切道,“怎么了?”

    木橦一脸认真的唏嘘感叹,“生存不易啊。”

    收起笑容这一脸感慨的表情话语看上去反倒有了些小孩子脆弱乖巧又故作成熟坚强的小模样,可怜兮兮。

    木橦说完又摇了摇头,弯了弯嘴角“不过没死就好。”

    这话说的——

    别的小孩儿这么说那多半可能是故作姿态强说愁,可杜林馆长知道木橦经历过什么,这就是她的真实生活。

    “我已经派通讯员现行返程......咳咳......通知土岩城城防做好迎接寒潮和冰山洪水的准备......”

    木橦注意到杜林馆长的咳嗽次数明显比前些日子要频繁,“馆长你受伤了?”

    “旧伤。”

    “姑姑她身体一直不太好,加南星太冷了。”傅宝金哆嗦了一下。“不适合养伤。”

    杜林馆长的星辰灵力波动明显不稳定,不止是旧伤复发那么简单,恐怕还有新伤在身。

    木橦忽然想到什么,将从小野兽脖子上取下的项圈递给杜林馆长,小声说道“我在北冰森林遇到一个人,他受了重伤,他的外貌与我在几个月前见过的一群人一模一样。”

    木橦几个月前还在科罗尔星呢,能见过什么人?

    杜林馆长神色微变,视线锁定木橦,一挥手一道隔音屏障将两人罩住。

    “那人呢?”

    “死了,我觉得这段不适合上传就没录视频。”

    杜林馆长语带怀疑,“真没录?”

    木橦乖觉的点点头,“当然。”录了,但是不能交给你呀,木橦这么想着又问道,“馆长,我还活着的消息除了联邦相关部门真的没人知道吗?”

    “咳咳......据我所知......”杜林馆长肯定道“暂时没有......”

    也就是说以后会不会有人知道杜林馆长也不能保证。

    木橦的视线在杜林馆长和傅宝金之间扫过,所以,驯炼营的猎杀目标到底是杜林馆长还是傅宝金?

    木橦原本是更倾向于后者,她杀死的驯养员实力应该不足以给身为灵修师的馆长造成重创,与杜林馆长交手的该是那人的同伴,看样子是被杜林馆长解决了。

    杜林馆长瞥了一眼木橦身后趴着的小野兽,“这个兽人...咳咳...”

    小野兽敏锐的抬起头,龇牙恶狠狠的盯着馆长。

    木橦伸出手顺毛安抚,“他会跟我走。”

    小野兽不是能够揣在掌心的小动物,藏是藏不住的,现在的北冰森林野外也不适宜隐匿,木橦只能带在身边。

    就在这时,小贱忽然开口提醒“网络信号已经恢复。”

    木橦愣了一下,怎么每次和傅宝金在野外,这网络信号说来就来。

    “诶,信号!”一旁的傅宝金惊喜大喊,“来......怎么又没了!”

    小贱再通知,“网络信号再次中断,维持时间五秒。”

    五秒对于信息数据传输来说很够了。

    杜林馆长和木橦的之前的话题就此打住。

    “加南星地底发现一座远古灵修师的冰宫古墓,这件事情联邦政府收到风声.后.....咳咳......咳咳......很快会有各方探查队伍前来......”

    木橦扬起眉眼,“可冰宫墓地除了冰雕什么也没有。”

    “没有...咳咳...探查过怎么会知道呢......咳咳”

    这个道理木橦当然知道,对灵修文明刚刚起步的联邦来说一座灵修师古墓自然是无价之宝,这也就意味着加南星这个冬季只怕是会比以往热闹许多。

    木橦脸色猛地一变露出一丝肃然,拉紧背包锁扣。

    忽然开口,“我有点饿了,有吃的吗?”这话题转弯岂止九十度。

    “......咳咳......咳咳”馆长咳的差点岔气她还以为木橦要说什么正经事。

    吃归吃,咬烧饼时木橦的灵识一直没有放松,她的背包底层忽然涌出一丝灵能波动,如果不是因为周边环境灵能涌动剧烈,肯定已经被杜林馆长发现了。

    小贱立刻回道“是沙比留下的小旗子。”

    那面小旗木橦一直没研究出要怎么用,此时却忽然有异动。

    远离冰河峡谷范围能明显感觉到灵能波动相对平缓,湍急的水流声也趋于平缓。

    这时一名城防士兵驾驶滑翔翼降落在装甲车顶,从顶窗进入车内。

    “馆长,我们已经通知北冰森林各个部落即将发生的危险,荒野猎人部落正在集合会尽快赶到城内安全地带。”

    “嗯...咳咳....”

    木橦好奇,问小贱“荒野猎人部落数量有多少?”

    “与土岩城有密切往来的只有三个部落,据上次普查人口记录共有一千七百六十二。”

    “物资船没能如期抵达加南星,土岩城的渡冬物资仓库并不充沛,如果荒野猎人部落长期驻扎,土岩城物资压力很大。”

    “是的。”

    木橦吃着手里的烧饼开始为自己未来的食物来源担忧,北冰森林的动物靠不住。

    这样的顾虑不止存在于木橦心中,对于城防军来说也是如此,只是对凯希利亚·杜林的信任让他们犹如吃了定心丸。

    详细的应对方案杜林馆长回城后肯定还要与城防军的人商量。

    雪地装甲车经过的路面出现一丝丝裂纹,原本坚实的冰层隐隐开始浮动。

    途径丛林,冰原,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狂奔迁徙的凶兽。

    这些都是不能忽视的危险信号。

    联想到之前土岩城周边出现的凶兽,那时候它们也许已经敏锐感觉到北冰森林灵能波动的异常。

    冰宫古墓的聚能防御灵阵作为一个运转千年的符文灵阵早已经与北冰森林的生态环境变化密不可分,陡然间停止运转引发的连带影响比木橦预估的要更大更快。

    “天啊,馆长,你们快看!”一名城防战士惊呼。

    所有人回头看向装甲车后方的可视窗口。

    远处冰河峡谷方向那根冲破云霄的冰封立柱此时轰然坍塌,冰块融化了。

    在极短时间内显示凝冻又是融化又是凝冻又是融化,这反反复复的让人措手不及。

    驾驶员立刻提速,“坐稳了,你们。”

    木橦只觉得身体猛地前倾又后仰,装甲车快到飞起,速度比之前快了至少三成。

    北冰森林的冰层正在大规模融化,树梢上的晶莹的冰霜融化成水珠簌簌下落。

    一根又一根冰封立柱融化坍塌,化作寒冰洪流向低洼处崩腾流淌,霎时间北冰森林被洪水席卷。

    “天啊!”

    “星辰在上!”

    “妈的这不科学啊,没有升温它们为什么会融化的这么快!”

    有人惊恐直呼“这是要星球末日了吗?”

    木橦笑笑不说话,朋友,你们对末日一无所知。

    冰原开裂,地面起伏,死死水流向上蔓延,遍布整片北冰森林。

    “快,加速!”

    奔腾的寒冰洪水汹涌而来,身后的树木被汹涌的水流淹没,奔逃不及的凶兽被洪流卷走。

    这时候一旦被冰寒洪水卷走,基本就死定了。

    “老麦,加速,加速啊混蛋。”副驾驶的观察员不断大吼,声音大半被呼啸的风声卷走。

    木橦立刻从背包里取出所剩无几的牙齿粉末和兽血,洒在车上。

    “你在干什么?”

    木橦顾不上答疑解惑,全神贯注的控制灵识。

    ‘风驰电掣’

    这比轻风环绕需求更多灵力与灵识掌控力。

    驾驶员老麦此刻只能把装甲车当成飞机开,真的恨不得长了翅膀能飞“这是装甲车,我特么又不会飞.....”

    驾驶员视线上移,惊呼“飞起来了!”

    众人惊诧不已。

    装甲车速度再次提升,几乎是在冰面急速滑翔,摩擦力干扰被减少到最小。

    这时土岩城高耸的城墙终于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最后五公里,最后五公里。”

    地面震动,装甲车上下颠簸,身后奔腾的汹涌的巨浪仿佛远古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