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四章 招了个魂
    “快!”

    “馆长,我们看见你了!”

    “飞,快飞起来!”

    土岩城城墙上,城防军战士们无一不是摇旗呐喊。

    雪地装甲车在他们的视线里由远及近,从一个雪白色的小点点变成可以看清的小方块。

    “我的星哦,雪地装甲车性能这么好?”

    “加油,馆长!”

    “馆长,飞啊!”

    那一声声被扩音器放大的呼喊依然被狂风吹的七零八落。

    装甲车距离土岩城越来越近,高耸的城墙越来越清晰,身后狂涌的融冰洪流滚滚向前。

    “哇...哇哇...”

    地面冰层浮动碎裂,坚实的大地就在面前,安全的城墙就在咫尺之间,就差那么一点点,再快一点点就能回到城内。

    可——

    轰的一声,

    木橦只觉得身体陡然向上弹起,装甲车下方的地面皲裂四度加快,不断有冰块陷落,下方涌起的水浪使得冰层上下起伏。

    装甲车不断随着冰面起伏。

    “这么下去不行。”

    木橦看向杜林馆长,你不是灵修师吗,“别犹豫了馆长,有什么大招可以放,赶紧放。”

    杜林馆长又可以释放的威力巨大的大招吗?

    身为一个助攻治愈类别的灵修师,她也不是不会攻击力高的术法,可这时候她难道能够冲着原本就不正常融化的寒冰放火?

    熊熊大火烧起来那不是融化的更快了?

    就在杜林馆长思考对策之时木橦已经收回期待的眼神,转身,颇有些无奈的轻叹,念叨着“算了,算了。”

    ‘风驰电掣’再走一波。

    馆长,一天之内第二次深感尴尬。

    傅宝金见此为自己姑姑站了出来,“我姑姑不是不厉害,她是属性不合适。”

    木橦回头给了一个眼神,勾勾嘴角,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不是....真的....我姑姑可厉害了。”

    装甲车内的其他人也跟着啄米点头,这毋庸置疑,馆长是真的厉害。

    “吼”

    “吼”

    这时兽吼声不断,逃窜的凶兽速度渐渐落后装甲车,其中一部分试图爬跑飞快的装甲车。

    一团有一团火光飞出。

    炙热的火焰在空中爆裂,连成一串,无论是前方阻挡还是后方试图爬车的凶兽无一例外统统被火光吞噬。

    冷冰冰的馆长大人展示了她强悍炙热的攻击方式。

    这本来没什么不好。

    可是,

    火焰吞噬的不只有冲上来的凶兽,还有地面的原本就起伏不平的冰块。

    浑身欲火的凶兽在落地时融化了冰块,加剧裂缝扩大。

    砰,砰砰,装甲车又弹了两下,前轮陷落咔哒一下卡进一块浮冰缝隙中。

    轰轰,轰轰,油门踩死也不能前进分毫。

    装甲车内的气氛陡然凝滞。

    “那个,好像车轮陷进去了。”

    木橦看向杜林馆长,真诚道,“星辰灵力纯粹炙热,灵识控制精妙准确,火球相互串联相当于连环攻击,温度进一步身高,所以才能融化地面寒冰是吗?”

    木橦说着点点头,完了还补充一句“馆长,果然厉害啊!”

    这不是夸赞,这是红果果的嘲讽吧?

    虽然你笑的一派天真,可嘲讽力度一点也没减少。

    馆长大人难道还能再放把火把车轮弄出来吗?

    不能啊!

    杜林馆长咳嗽的越发厉害,人生竟然能尴尬至此。

    木橦站在装甲车车位,心里想着,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关键时刻还是要靠自己啊!

    “该死,车子起不来。”

    “馆长,你们先撤。”

    这里的距离使用牵引索球还是太远了。

    “馆长,用滑翔翼。”

    数量不够,也无法运载伤员。

    傅宝金取出两颗圆球一颗贴在车上,另一颗交给一名城防战士,“快朝城墙那边用力扔,能扔多远扔多远。”

    猛地一掷。

    嗡的一声响。

    车子被一股引力向上牵引腾空重新回到冰面。

    天空中那颗圆球牵引拉动车子快速向前,两颗圆球之间有着强大的吸力。

    傅宝金按下控制按钮,飞在空中的圆球砰的一声喷射出一团火花,火箭一样向前。

    “加速,老麦。”

    装甲车这次真成飞车了。

    这时木橦打开装甲车车尾门,狂啸的风吹打在脸上,仿佛刀刃划拉。

    木橦从背包底部取出那面小旗子。

    原本看起来有些破烂的小旗子此时却泛着寒光,单单只是握着便有一种冰凉透心的感觉。

    一股强大灵力波动涌出。

    “木橦在干什么?”

    “丫头模拟做什么呢,快回来。”

    “别想不开啊!”

    众人惊诧目光中,木橦从车尾一跃而出。

    不是她想跳,而是这小旗子灵力向外涌动的太厉害把她直接给震了出去。

    幡旗迎风飘展,冰蓝色的微光化作晶莹冰霜覆盖旗帜,一股强大的灵力从旗子由内向外溢出。

    寒风呼啸,气温骤降。

    寒气凝聚很快凝聚成实体,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于木橦身后凝聚成一个庞大的冰蓝色人影。

    木橦余光瞥了一眼,没看错,外貌与冰棺里墓主人的尸体一模一样,只是此时已经没有了尸体。

    木橦只觉得在灵识探入幡旗的一瞬,她的星辰灵力一泻千里,灵星仿佛要被吸干。

    寒气凝聚的冰蓝色人影越来越大,伸出手在空中轻轻一挥,风起云涌,冰元素灵能疯狂聚集。

    之前裂开的地面重新冻结,地下湍急的水声变缓。

    一股冰寒之气扑面而来。

    木橦眼前是水浪凝冻而成的寒冰,距离她的鼻尖不超过一公分。

    冻...冻住了!?

    什么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就是!

    太不可思议!

    木橦没有犹豫,旋身提起一口气拔腿狂奔,鬼知道这一次能冻结多久。

    木橦跑她身后巨大的冰蓝色魂影跟着跑,所到之处无一不被冰霜覆盖。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冻住了?”木橦和其他围观群众一样惊诧茫然。

    “沙比留下的幡旗是一面招魂幡,他口中被留下的剧院演员是他猎杀目标被吸走的灵魂。”小贱略有停顿,“这是当前最可能的猜测。”

    木橦也不知道冰宫墓主人的灵魂是怎么混进去的,难道灵阵崩溃的时候没有跟着崩溃吗?

    城墙上加油呐喊的一众人已经彻底傻眼,他们看见的那一幕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说其实根本就是做梦还没睡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