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五章 许多许多孩子
    木橦生平第一次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大白天活见鬼。

    至于其他人更是直到返回土岩城也还没彻底回过神,眼神不断在凝冻的寒冰和木橦之间来回交替,眼神中充满惊讶,纳闷,不可思议等等等不同情绪。

    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一个未成年小朋友可以厉害成这样,是他们小时候少喝了奶还是成长过程中哪一个关键步骤没走对?

    重新返回车内,面对一片齐刷刷的灼热目光木橦一幅愣愣没回神的模样,下意识的送上微笑。

    雪地车继续一路疾驰,一路上没人说话,大家都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刚才的场景,太壮观了!

    回城后雪地车受到热烈欢迎。

    城防营上上下下所有战士无一不为之前看见那惊心动魄的场面而深感震撼。

    “馆长,你是最棒的!”

    “馆长太厉害了,不愧是我们加南星唯一的灵修师。”

    “我一直以为馆长只擅长治愈疑难杂症,没想到是我见识短,馆长是深藏不露。”

    “如果我有馆长三分之一厉害就好了。”

    这一溜的为馆长欢呼鼓舞之声让亲眼目睹现场的一众人没反应过来,那是馆长干的吗?

    不是啊,那明明是木橦做的!

    城墙上看不清晰,城防军自动将之前造成融冰重新凝冻一幕归功于他们所知的唯一的灵修师。

    听着那一句句议论夸赞声,凯希利亚只觉得胸口气更短,咳嗽的越厉害。

    一向苍白冰寒的脸色生生被咳出一丝丝红晕。

    这事儿还真不是她的功劳。

    众人木愣不解的神色让城防营一众战士只以为大家是劫后余生没能缓过神。

    这是个误会。

    “馆长辛苦了。”

    城防营营长那热切期盼又崇拜的眼神让杜林馆长说不出话,“不...咳咳...咳咳......不是......”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箭城防营营长一手拍打胸前,保证道“馆长,你已经为土岩城身受重伤,我们理解你的劳苦用心,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咳咳......”一口气没喘匀的杜林馆长刚想开口。

    木橦却接过了话头,“对,杜林馆长,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们先回去修养,这里交给他们吧。”

    木橦说着还笑眯眯的拽了拽馆长的衣袖。

    墓主人的灵魂忽然现身一击那一幕实在震撼过分了,大家误会是杜林馆长干的对木橦来说反而是好事。

    杜林瞥了眼木橦,推测到她打算的馆长没说话。

    城防营的一众人等只以为杜林馆长放心不下城防安危,“馆长放心,这里交给我们。”

    杜林灵识在木橦身上走了一圈,轻叹一声,“去诊所。”

    一行人在城防营战士们热切崇拜的目光中带着一众伤员去了胖医生的诊所。

    杜林生平第一次觉得崇拜仰望的目光难以承受。

    冷冷的扫了一眼木橦,这人不知从哪儿顺来一根冻成冰棒的胡萝卜嘎巴嘎巴咬。

    胖医生的诊所是土岩城唯一的医疗机构,床位就不要想了,只有一间可以打地铺的大通间。

    木橦嚼着胡萝卜棒棒冰,一脸乖巧主动提出,“资源有限,我和馆长伤的不重就不浪费你们的床位了。”

    馆长就看着不想说话。

    黑老板和熊大等人在诊所安置好之后。

    木橦和杜林馆长返回图书馆。

    一路上傅宝金的眼神不停在木橦和杜林馆长之间来来回回,心里已经明白木橦很可能和她姑姑一样已经是灵修师了。

    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两人到底谁更厉害一点?”

    “可你只有十四岁啊,真的没有谎报年龄吗?”

    “我站我姑姑,可是你刚才那一招是什么,召唤术还是冰属性咒法?”

    如果不是小野兽一直亦步亦趋紧跟在木橦身后,谁靠的太近他就冲谁龇牙,这时候傅宝金最想做的就是双手按住木橦的肩膀摇晃,她快被好奇心给挠死了。

    回到图书馆,来到馆长办公室。

    木橦骤然长呼一口冷气,打了个哆嗦,有暖气供应果然舒服多了。

    “土岩城的防洪能力如何,排水基础设施质量怎样?”

    杜林馆长神色一凛,显然想到了木橦想说的是什么。

    “融冰凝冻只是暂时的,很快它们就会重新开始融化。”木橦想象了一下冰水淹没土岩城的景象,哆嗦了一下,“不过好在现在是加南星的冬天,气温受限,在一开始符文灵阵崩溃影响过去之后,融冰度应该会逐渐变缓.....”慢慢还原成原本的样子吧。

    木橦也不确定。

    “你知不知道你惹出了多大的麻烦?”

    木橦偏头认真思考,如实回答“冰宫古墓的符文灵阵生出阵灵,阵灵与墓主人意志分裂,一个遵循初衷想要万年长生,墓主人却不愿意继续受困于冰寒之地。

    灵阵积聚的灵能已到危险临界点,继续下去只可能出现两种结果,被墓主人搞崩溃或是整座北冰森林包括土岩城在内成为灵阵能量来源被吸收,从加南星近几年的展走向来看第二种情况生的可能性会更高。”

    不等杜林开口,木橦继续说道“加南星近几年的自然灾害频,北冰森林可狩猎凶兽锐减,凶兽战力大增,死亡人数增加等等等,并不全是自然原因造成,至少一大半是冰宫灵阵的阵灵与墓主人之间的相互斗争造成的。”

    一个强大的灵修师,即便是死了,一个墓地也能搞的一颗星球鸡犬不宁。

    杜林馆长,“咳咳...我凭什么相信你?”

    木橦眨眨眼,灰蓝色的眸子看着馆长不说话,嘴角弯了弯,尽在不语中。

    馆长你坐镇土岩城几十年连北冰森林有符文灵阵这事儿都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底气不足无法反驳。

    “馆长,你体内灵力乱窜,有伤势加剧的趋势,需要休养。”

    杜林馆长只觉得自己的内伤肯定更严重了几分,木橦这小孩儿真是气人。

    木橦心情还算不错,阻止了阵灵同化北冰森林,相当于救了土岩城所有人,那很可能就是末日纪元有生战斗力的爸爸妈妈......呃.....年纪不对,也许是爷爷奶奶。

    “小贱,要不你算算,我又为未来人类增加了多少人口基数。”

    “你这样说会让人误以为你生了许多许多许多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