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六章 千年来相会
    土岩城为了抵抗融冰之灾全城上至八十八岁下到八岁但凡胳膊腿脚还能动起来的人没有一个可以闲着。

    城市下水道排水要检修加固,引水排水设施要建设,城墙外需要加修护栏堤坝,还要安排荒野猎人暂住统计物资等等等,大大小小一系列事务需要统筹安排。

    这个冬天土岩城一改往年大家伙一起窝屋里睡大觉冬眠的习惯每个人都忙的手脚不停。

    木橦这个新来的也不例外,跟着杜林馆长驻扎城墙。

    “既然你认为是你救了全城的人,救人救到底,城墙加固的重任就交给你了。”这是杜林馆长的原话。

    凯希里亚·杜林说的毫无顾忌,豁出去了,馆长的面子算什么,可以御寒还是可以抵挡洪水?

    甚至为了鼓励木橦,杜林馆长常年冰封冷冽的表情也温和了许多,微笑着拍了拍木橦的肩膀。

    木橦能说什么?

    救人也好,自救也罢,这城墙肯定是需要加固的,乖巧点头咯。

    双方合作目前为止还算愉快。

    从北冰森林返回土岩城的这五天时间,木橦就在图书馆休息了一个白天,接着就在城墙上扎了根。

    城墙上城防营的战士们对木橦捧着书在城墙上自言自语来来回回散步这事从一开始的疑惑诧异到现在习以为常。

    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士对木橦的能力佩服的五体投地,好吃好喝的送上,嘘寒问暖的关心着。

    不知实情又看不起小孩子的也不敢轻易上前找麻烦。

    一来很忙即便有闲心也没有那个精力,二来木橦身后的小跟班有点可怕。

    谁靠近就龇牙瞪谁,还时不时露出饥渴的眼神,让人后背脊椎冷。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木橦身周的气温总是比其他地方低几度,格外的冷。

    “阿嚏”

    木橦打了个喷嚏,揉揉红的鼻子,小脸被帽子护目镜遮的严严实实。

    如果不是为了吃东西方便她一定会把口罩也戴上。

    “太冷了。”

    木橦哆嗦一下回头瞥了眼身后。

    别人看不见,可是木橦却能看得清清楚楚,除了小野兽之外她还有另一个紧跟不放的尾巴,刺骨冰寒那种。

    “你现在是临时抱佛脚现学?”

    傅宝金也算是另一条尾巴,一直跟着木橦转悠,积累了好几天的疑惑实在憋不住了。

    木橦手里抱着一本‘符文基础’,背包里还揣着‘灵修符文杂谈’‘基础符文概论’两本书。

    这些书籍虽然是从垃圾站回收的废品,可是内容都是货真价实的,木橦就这么翻一翻就能看懂并学以致用,对傅宝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联邦虽然有灵修师,可是擅长符文灵阵的一个也没有,如果这么容易学,我姑姑也不会在北冰森林这么多年愣是没现冰宫古墓的存在,你怎么就那么容易学会了呢?”傅宝金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木橦翻了一页,目光集中在书页中关于灵阵结构如何安排才能保证灵能稳定的图文解说上,随口回道,“可能这就是天赋吧。”

    傅宝金,一个十八岁仍然没有点亮灵星的人仿佛心口被狠插了一刀“......”这可真是让人忧伤又气结的答案。

    “放心吧,我这种人不多。”跨越时空缝隙的人如果多起来那不是要天下大乱?

    傅宝金无言以对,木橦竟然觉得一刀不够又补了一刀。

    怕自己会死于无形之内伤傅宝金决定先出去喘口气“我去城外看看进度。”

    木橦虽然实战经验丰富,她是一名优秀的猎人但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符文灵阵专家,临时抱佛脚补课理论基础不代表她就能轻松的铭刻符文灵阵。

    可是谁让木橦背后有人呢。

    冰宫墓主人一直跟在木橦身后,只是别人看不见他罢了。

    从招魂幡里出来,墓主人铁了心不愿意回去,又不能远离招魂幡,只好紧跟在木橦身后。

    既然冰宫墓主人自愿做现场专家顾问和技术指导,木橦没道理拒绝。

    “错了,在此处布置阵法并不合适......”

    “灵识控制需更稳定,若是灵力不够纯粹精炼,阵法效果自然也会随之大打折扣......”

    “此阵回路精妙复杂,在灵力勾画之时务必小心,做不到一气呵成无法完成阵图......咦,你灵力为何如此霸气,若是对战攻击时有威力加成之效,可若是布阵,如此不稳定狂暴的灵力会使得难度加大......”

    “媒介品阶太低会降低灵阵使用年限......”

    冰宫墓主人每次开口所说直指错漏之处,有些地方甚至就是于长生借木橦之名亲自动手设置。

    一个是自困阵中千年前老古董,一个是千年后跨过时间缝隙的末日土著,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

    “一千两百余载过去,我于长生自困于灵阵之中连苟延残喘也算不上。”

    “灵魂不灭不也是长生吗?”

    “也许。”于长生恍然一笑。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一直跟着我吗?”木橦摸了摸揣在衣兜里的招魂幡“我不介意的。”

    有一个符文灵阵大师做随行指导那可真是求之不得,虽然总是冷的抖。

    “长生不过幻梦一场,我已放下心中执念,只等灵力散尽归去。”

    这意思大约就是不想活了。

    “可你在招魂幡内,不是可以永世长存?”

    “这幡旗之内有数百怨灵,需要煞气或是人血喂养,小友还是不要使用的好,容易影响心志。”

    理论上被收进招魂幡的全是怨灵,越是怨气深重,攻击力越强,可于长生不是被收进去的而是自愿进入其中且灵力强大意志坚韧这才能抵挡住招魂幡的腐蚀炼化。

    “这是我的战利品,原主人死了。”

    “怪不得,那些怨灵全是残魂难以长存且战力不高,想来拘魂之人技艺不行,败在你手下也不冤。”

    沙比被杀死的时候压根就没来得及使出这招魂幡,那些残魂只怕就是他口口声声说着的演员们。

    正聊着,城墙外传来一阵打斗声,融冰后的洪流积水之威尚未蔓延到土岩城,目前最大的麻烦事那些躲避融冰洪水而逃窜至土岩城城外的凶兽,一天能来好几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