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七章 垃圾法器
    清晨,万籁俱寂,

    刚刚结束晨跑训练的木橦此刻正站在城墙最高的哨塔眺望远方。

    视线所及之处依然一片冰寒,仔细一些能听见远处传来的海浪拍打声。

    二十天的时间,不到半个月,北冰森林大半已被融冰淹没。

    城外原本被冰雪覆盖的树木植被无一例外被融冰积水吞没成一片汪洋。

    冰块顺着水流飘荡,相互碰撞,一路向南顺流而下。

    此时的土岩城更像是一座海上孤岛。

    视线向下,能看见负责巡逻的城防营战士驾驶这小型雪地车沿着城墙边缘小心翼翼的行驶。

    土岩城周边成了凶兽的临时聚居地,不小心提防,很有可能就会有饥饿的凶兽闯进城内。

    木橦打了个喷嚏,拢了拢衣领,身后传来于长生的轻叹,“强求不得。”

    这一次灵阵崩溃引起的灵能暴动至少覆灭了北冰森林三分之一的凶兽。

    “唉。”

    “唉。”

    “唉唉。”

    这已经是自融冰开始之后于长生第数不清多少次叹气。

    小贱立刻给出了具体数字“一千九百六十八次。”广播音里呆着的不耐烦可以说是非常明显。

    算算,这日平均次数是多么的可怕。

    木橦挠了挠耳朵只当是为学习符文灵阵付出的代价了,果然没有白吃的午餐。

    “木橦,又起这么早。”

    交班路过的哨兵打着呵欠招呼木橦扔过去一串浆果,“昨晚剩下的宵夜,给你留的。”

    木橦笑眯眯的伸手接住“早,奎恩。”

    “早,啊......什么啊那是”奎恩仰头揉眼睛的动作顿时僵住,“看,快看。”

    尚未明亮的天空被一团光亮打破,从萤火虫一般渺小微弱之光逐渐拉近变大,直至此刻将土岩城上方照耀的犹如白昼。

    刚才还犯困的奎恩跳了起来,兴奋的喊道“飞船,有飞船来了。”

    城墙上方的大钟被敲的当当响,城防营的战士奔走相告。

    “物资船补给船,肯定是补给飞船来了。”

    因为融冰灾害,土岩城内的粮食有价无市,拿钱根本买不到多余的食物,这才只是冬季的第一个月罢了,严寒继续下去,粮食危机是可以预期必然会发生的。

    对此刻的加南星来说,物资飞船那就是亲妈和亲爹一样的存在,全城上下热泪盈眶的盯着天上的飞船。

    仿佛立刻就能迎接一波馅饼暴风雨。

    “物资飞船不是被截胡了吗?”木橦看着天上的庞然大物,注意到这飞船船身上并没有属于蓝河联邦的三环标志。

    这艘飞船上的人还没来得及和地面取得联系,天边又是一道亮光,又来了一艘飞船。

    “不止一艘,居然不止一艘物资补给船。”

    兴奋加倍,城墙上一片欢呼。

    这下好了,两艘物资补给船,那肯定米也有肉也有各种生活必需品还需要担忧吗?

    这时候怎么可能还睡得着。

    当然要起来嗨。

    全城人民自发自愿走出家门站在街道上仰望着天空中的庞然大物,敲锣打鼓。

    飞船大肚子里可都是他们需要的必需品,哪怕是价格贵点也认了。

    大家伙眼巴巴的看着飞船,可这惊喜没完没了了似的。

    “星辰在上,快告诉我不是我眼睛花了,是不是还有一艘?”

    “妈的,真的还有一艘。”

    “不......不不是......怎么还有啊?”

    来一艘物资船那是惊喜,来两艘是双重惊喜,来三艘也算多多益善,来四艘那就是惊喜到无法置信,当飞船的数量前前后后加起来从个位数突破到两位数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时候,土岩城上上下下无一不是咯噔一下,手里的锣鼓收起来心里的锣鼓敲不停。

    妈的,要完!

    这怕不是来给他们补给而是要拿他们做补给的吧!

    “九艘小型太空飞艇,四艘太空飞船,一艘驱逐舰,两艘双桅太空飞艇,其中驱逐舰与两艘飞船属于蓝河联邦政府,其余来自不同家族势力。”

    木橦仰着头,揉了揉有点酸疼的后勃颈,十五分钟十六艘,平均一分钟不到来一艘,商量好的吧。

    短短一刻钟土岩城居民们体验了心飞扬到透心凉的九十度大转弯,这会儿的心情和北冰森林的气候一样一样的。

    木橦一回头瞧见仰头望天的于长生,心下了然这些惊喜十有八九是那五秒信号恢复期带来的。

    “这...这......”于长生盯着天空震惊的瞪大眼“这些飞行法器......”

    木橦差点误会他要感慨时代进步,科技发展什么的,却听卡壳半天的于长生终于开口“怎会如此垃圾。”

    那一副见鬼了,难以置信的沉痛具体表现成以木橦为中心方圆五米内气温骤降五度。

    跟屁虫一号小野兽冷的毛皮结霜。

    “不,这些垃圾根本不配称作法器。”于长生久久无法从震惊中回过神,这些飞行设备不仅驱动灵阵低级,甚至只有基础的防御灵阵,简陋到让人无法直视。

    “唉”

    “一千九百六十九次。”

    小贱这种事可以不用统计的这么细致。

    “这么多飞船忽然降临,我心里毛毛的。”

    “也许是联邦政府给我们派来的援助边疆建设团?”

    “我们这鬼地方,有什么好建设的。”

    就在全城上下对遮天蔽日的飞船议论纷纷时,木橦被傅宝金领走了。

    “来的不止联邦政府的人,他们肯定是为了冰宫墓地来的,你,黑明,熊大,还有其他曾进入冰宫的人都被点名了。

    来的这么齐整肯定当时就收到了消息,加急赶过来的。

    我姑姑没提是你触发了灵阵,你最好也不要提,多说多错,他们不主动问,你可千万别强出头,其他人那儿姑姑也打了招呼,不要太担心,例行问话而已。”

    看起来很担心的人其实是你呀傅大小姐,一直叮嘱个没完没了。

    木橦最让人担心的便是她的身份背景,有心人要查并不是不能查到。

    木橦垂下眼眸笑不出来,原本选择来加南星是为了休养生息。

    可加南星总断网,以及几乎与世隔绝的严冬让她相当于自缚手脚的同时被捂住了眼耳口鼻。

    这不是末日纪元,这里有复杂的社会体系,信息网络,她不能只用末日求生那一套来应对这里的麻烦和危险。

    一个优秀的末日猎人必须学会快速适应环境及时纠错。

    木橦在去杜林馆长办公室的途中遇到了同样被喊来的熊大和黑老板。

    “就知道联邦政府忽然送关爱不会是好事。”熊大一脸苦相。

    “待会儿你别乱说话给自己惹麻烦。”

    “我又不傻。”

    三人说话间走进馆长办公室,其他人已经到了,并不算非常宽敞的馆长办公室因为涌进许多人而稍显拥挤。

    “就是你们发现了灵修古遗迹?”冷冰冰的质问声响起。

    木橦循着声源看过去,是一个穿着仿古长袍的男人,青丝袍子长至脚踝,露出蓝纹布靴,衣襟胸前交叉,腰带粗长,吊着玉佩。

    如果不考虑那坚硬挺拔似乎能戳人下巴的大垫肩,以及有塑料质感的布料,还是很有古风的。

    极力保持温和,但是眼神中的冰冷与高傲却无法掩盖,看向木橦和黑老板一干人等的眼神满是看低级物种的蔑视。

    没人吭声。

    “我是蓝河联邦灵修协会特派专员刘丁源,此次正是为了加南星出现的灵修古遗迹而来。”

    直白无掩饰。

    交待了自己的身份背景和目的,没有掌声没有鲜花,依然只得到一片沉默。

    场面一时安静的有些尴尬。

    木橦站在黑老板和熊大之间,两个高壮大汉将她档的就剩半个脑袋露出来。

    借着两人的遮挡她小心翼翼的观察当前环境。

    杜林馆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一言不发,助理曼德尔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门边。

    办公室里只有五张生面孔,一个是之前自报家门的刘丁源,另一个个头稍矮同样穿着不伦不类仿古服饰的人显然与刘丁源是一路人,两人站位一前一后。

    在办公桌正前方是穿着作战服的一男一女,在左侧墙角则站着一个背着长刀脸上有刀疤的人,整个人隐没在角落,如果不是灵识足够敏锐,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这是截然不同的三类人,他们显然不是同一路的,三方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

    “咳咳.....”

    杜林馆长的咳嗽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这两位是太空公署特勤部的专员,他们有一些关于冰宫墓地的事想要向你们了解,如实回答便是......咳咳......”

    另一个一直倚着墙角刀疤脸被忽略了。

    刘丁源的倨傲在面对杜林馆长时立刻收敛,面对一群流放星球的平民他根本放不下高高在上的态度。

    “灵修遗迹事关联邦灵修事业的发展,希望你们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要因为一时私心做出日后追悔莫及之事。”

    “当然,发现灵修遗迹有功,协会自会给与相应的奖励。”

    刘丁源取出一叠纸让身后的随从发给每个人,“你们在纸上写下你们看见的听见拿到的有关遗迹的一切,不要想着有所隐瞒,这不是普通的纸,而是附着了灵力的真言纸,所有谎言无处遁形,听明白就好好写。”

    “谁的线索多,谁就能得到更多的奖励。”

    非常直白的大棒加甜汤,让人非常动心。

    木橦抖了抖手里的真言纸,这纸的确附着了星辰灵力,只是效果肯定不会有刘丁源说的那么神奇,恐吓成分居多。

    盯着这张纸看久了会产生一定催眠效果,不由自主卸下防备,尤其是在专心思考专注某件事的时候,一旦心理防线被撕破,自然而然的就不容易编出高质量的谎言。

    从头至尾说话办事的人只有刘丁源,他也是看起来最积极的那一个。

    另外三人仿佛置身事外,围观看戏。

    所有人开始奋笔疾书,一旦开始写,刷刷刷就停不下笔,可既然不能编谎话,大部分人也实在写不出什么内容。

    最后的结果当然并不令刘丁源满意,心中暗忖,果然是一群废物。

    冰宫古墓什么也没有,只有冰雕,这种鬼话谁信?

    刘丁源这么一想忽然也不那么失望了,这反而说明真正的宝物还没被发现。

    于长生作为墓主人就静静看着一群人针对他的墓以及压根儿不存在的遗物叽叽呱呱的讨论,不说话。

    杜林馆长瞥了眼木橦的方向,总觉得从木橦进房后图书馆的暖气就不太够。

    刘丁源主动上前与太空公署特勤部的人商讨,故意略过刀疤脸。

    一直在墙角默默做背景的刀疤脸忽然朝木橦的方向走了过来。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