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零八章 粗暴的试探
    木橦看看自己,将记忆书页快速翻查一遍确认自己不认识也不曾见过对方。

    仰头左看看,熊大一脸莫名其妙外加好奇,右看看,黑老板翻着白眼装瞎,呃......

    似乎破案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冷淡的语气中有着不加掩饰的鄙视,愤慨和挑衅“也对,黑团长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这样的小人物也是人之常情。”

    熊大冲木橦小声嘀咕“这年头店里开个团购还能点亮‘团长’称呼?真新鲜。”他还以为这是哪个看过黑老板下面直播的老铁呢。

    木橦却敏锐察觉到一丝杀气,弩枪上膛。

    刀疤脸走近,在视线与黑老板对上的一瞬间毫无预兆抬起脚猛地一踹,只听砰的一声重响玻璃应声而碎,只见黑老板炮弹一样从破碎的窗户飞射而出。

    “石田峰!”

    “住手!”

    “你在干什么?”

    谁也没想到石田峰居然会在杜林馆长面前忽然动手。

    石田峰对身后的声音充耳不闻,一步上前,飞跨到窗沿借力纵身一跃,旋身意欲再踢一脚。

    一道赤红火焰擦过木橦耳边化作一道火墙拦住石田峰的第二腿。

    石田峰抽出背后长刀,锋利的刀刃猛地一挥在空中划出一道利芒,战破阻挡的火墙,霸道的刀气冲开火焰斩向黑老板下坠的方向。

    这是要凉!

    被冲破的火焰竟然化作两条长鞭,分别圈住石田峰的左右手,猛地一拉,石田峰的补刀方向歪了,整个人被甩向地面。

    熊大趴在窗户口向下张望愣是没看见人影,“完了,完了,这特么是被砸地底下去了,怎么死不见尸的?”

    你才死了,要么拉我上去,要么放我下去,这么吊着喊话是几个意思?

    被鱼线缠住倒挂着悬吊在半空中滴滴答答淌着血的老黑无力的开口。

    胸口被踹个正着,一口气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

    一根利箭扎在图书馆办公室地面另一端则缠绕着黑老板的脚踝。

    这箭这鱼线什么时候缠上去的?

    数道疑惑的目光扫过木橦和熊大,是谁,什么时候怎么做到的?

    石田峰从地上爬起来,混不在意身上被焚烧的痕迹手中长刀一挥,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利芒“黑明,你还是一贯的会躲在女人身后,你除了靠别人保护苟且偷生之外还会什么?”

    霸气锐利的刀气震断鱼线。

    熊大来不及拉人上来,嘭咚一声,黑老板掉了下去。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猎人团团长,你只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废物。”

    刀气凛冽在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利芒。

    石田峰全然不顾其他人的阻止。

    轰。

    连串的火珠连城盾牌拦截了强悍霸道的刀气。

    石田峰的攻击不管不顾。

    刀气在空中飞旋,街道上的集装箱房屋划拉出刀痕,围观群众在冰天雪地瑟瑟发抖。

    即使如此石田峰也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直到被炙热火球打飞。

    杜林馆长挡在黑老板身前,“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私怨,这是加南星,不是可以无视联邦律法的荒野星域。”

    一道火焰长鞭从在空中凝聚成形猛地一抽,啪的一声攻破防御刀气在石田峰后背留下一道皮开肉绽的焦糊鞭痕。

    无论是灵修协会的刘丁源还是特勤部的两名专员,没有一个真的出手阻止,甚至隐隐有些乐见其成。

    只是当下这个结果是不是能令他们满意就不一定了。

    石田峰混不在意身后的伤痕,只是深深看了眼地上躺着的黑老板,收刀,冲杜林馆长躬身“抱歉,一时激愤做出冲动行为希望杜林馆长不要介意,我会赔偿这里的所有损失。”

    木橦敏锐的注意到杀气被收敛。

    这场单方面虐打开始的突兀结束的突然。

    太刻意了。

    脑子不傻的人都知道这不仅仅是寻仇而是找借口试探。

    当然,这个叫石田峰的人的确与黑老板有旧怨,那凛冽的杀气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试探的内容那可就丰富了,木橦能掰着手指头数出来好几样。

    “杜林馆长的态度,战力等级,黑老板的实力......”木橦顿了顿,忽然想到一点“也许试探的对象包括所有进入过冰宫古墓的人。”

    能从那样的危险境地逃出,怎么可能不惹人怀疑。

    无论真言纸上写了什么,他们能活着从一座灵修遗迹走出来这件事就不可能不引起怀疑。

    灵修遗迹所代表的可能存在的利益让人无法不动心,很难不心存幻想。

    可蓝河联邦是一个法治社会,不是杀人如宰鸡杀羊的原始社会,即便是流放星球的人那也属于联邦合法公民。

    凯希里亚·杜林这个灵修师的坐镇更是让人不得不忌惮。

    “以冲动莽撞寻私仇为借口试探杜林馆长的态度以及实力,根据这一系列行为可以提出合理怀疑,杜林馆长重伤的消息很可能也随着冰宫古墓的消息一同传出。”

    这意味着事情走向有些复杂。

    “馆长重伤一事在网络信号恢复那时应该只有攻击方知道,那个人死了,另一个死在我手里,可消息还是走漏了。”

    木橦和小贱想到了同一点,“不是有内应间谍那就是还有一个驯炼营的同伙在加南星。”

    被盯上的要么是杜林一家,要么是木橦自己,可无论原本目的是什么对方呆的时间足够长的话,将木橦与之前科罗尔星一事联系起来是早晚的事。

    果然,想要安逸生活是不可能的。

    因为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冰宫古墓加南星从一个鸟不拉屎的严寒星球成了让人心心念念的冰山大美人。

    对于灵修文明刚刚起步的蓝河联邦来说,灵修遗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木橦看了一眼杜林馆长,对方的星辰灵力波动明显不稳定,伤势有加剧的趋势。

    不管木橦一行人怎么说,关于冰宫古墓的探索行动如火如荼的展开。

    加南星迎来了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冬季。

    而倒霉催的黑老板则被充当苦力的小野兽一脸嫌弃的公主抱送到胖子医生的诊所。

    “你这才出院几天怎么又来了?”胖子医生一脸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