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反劫持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你们倒是不蠢,把黑明抓来卖出去还能赚一笔,可是现在怕是没什么人敢出来和我们交易。”

    “怎么还有一个小孩,是什么人?”

    木橦感应到有人走到她的牢笼面前。

    “不知道,顺手抓的。”

    脚步移动到旁边几步,“兽人?”

    “这个该死的长毛畜生杀了汤姆。”

    “把他们弄醒,药剂不要钱吗,下这么大剂量,抓他们来睡觉的吗?”

    “团长你是不知道,这几个人特别能打,尤其是那个长毛的......”

    不等手下说完,

    “别啰嗦了,快点弄醒,我们没多少时间。”

    “是。”这个声音木橦认得,这人一直为那个汤姆的死耿耿于怀。

    弄醒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一人洒水,一股冰凉刺骨的水从牢笼上方向下冲刷。

    木橦只觉得冰冷的水冲到脸上,紧接着配合睁眼。

    确认几人清醒之后,海盗船船长笑容满面的看向几人,视线最终定格到傅宝金身上“傅大小姐,我手下粗暴了些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傅宝金对绑架勒索一幅见怪不怪的姿态。

    “你们是星盗。”醒来第一眼看见对方的海盗团标志,傅宝金反而冷静下来,“你们想要什么,我家有钱,我家里人也愿意给钱,或者你们要货也不是不能商量,只要你们肯放我了我们,你的一切要求都可以谈。”

    “哈哈,不愧是大家小姐,有胆量,我很欣赏你但是我做生意讲信用,别人付钱我办事,只能对不起傅大小姐你了。”

    “你还是祈祷你对你的家族足够重要。”

    这两人一来一往扯皮的时候木橦则在观察面前几名海盗,将他们与之前听见的声音一一对上号。

    小贱已经完成了对整艘飞艇的检视“双引擎飞艇,经过改造,速度极快适合短途航行,没有防御符文,共有七十八名船员,其中非战斗人员十二人,未发现灵修师。”

    这时所有人都聚在了傅宝金的牢笼前,木橦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也没人注意木橦。

    没有灵修师,这对她来说当然是一个好消息。

    “这位团长,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说服我的家人,对方答应你的酬劳,我可以给你双倍赎金,甚至更多,为了一笔买卖得罪两个家族是不是合适你应该仔细想想。”

    狼鸟海盗团的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

    “盗亦有道,我们是讲原则的星盗,答应的买卖就要做到最好,怎么可能中途返回,傅小姐,你就别浪费口水了。”

    这时傅宝金接到木橦的传音,尽量拖延时间,“克里夫团长,你要是别无所求,根本你没必要把我们弄醒,直接交出去不是更好?”

    克里夫脸色微变。

    “你怀疑你的买家反悔还给你下套了对吗?”

    “你怎么知道?”克里夫只觉得惊讶又头疼,谁说的任务目标是个容易下手的傻白甜?

    这时一名船员跑到海盗团团长克里夫身边,耳语“不好了,团长,有战舰追来。”

    “没有喊话?”

    “没有。”

    “呵呵,他们这是根本不给机会想要把我们直接摁死。”

    “团长,我们的通讯信号被彻底切断,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这时克里夫已经意识到那些人的意图,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恶狠狠的笑,“他们想要黑吃黑也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傅小姐,我们的生意能不能谈成就要看我的海盗船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希望我们两个运气都不错。”

    克里夫说话时没有注意到此时船舱里除了他没有一个船员发出声音。

    就连傅宝金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奇怪。

    站的最近的那名船员咽了咽口水,瞪大眼看着自己的团长。

    “走,我们去会会那群言而无信的砸碎。”

    没有回应。

    “你们被吓傻了吗?”

    没人回答。

    “我问你们话,为什么不回答,难道我狼鸟的人都是怂货,不过是一艘战舰而已,不就是通缉,我们难道没有被通缉过吗?”

    一片死寂。

    船员们想哭,团长,不是我们不想答话,而是实在没办法开口说话,你倒是回头看看我们呀。

    “妈的,都哑巴......?”克里夫一转身彻底愣住。

    第一眼看见站在牢笼变笑眯眯看着他的小孩儿。

    下意识伸手去掏枪,一股疾风抽打在他手腕上,拿枪的动作被打断。

    一眼看见原本被下了定身咒一动不动的船员有一个是一个忽然腾飞而起双手双脚并用缠上金属牢笼不撒手。

    就在他武器落地的一瞬间,滋啦啦的电流声响起伴随着咿咿吖吖的痛呼声,七八个船员被电的皮开肉绽毛立。

    是谁,是哪个蠢货说这个此刻笑眯眯的小朋友是顺手抓的,站出来,克里夫保证一枪打死他。

    一转眼的时间,没有一点点防备,狼鸟海盗船易主了。

    有小贱的帮助,劫持一艘内部防御几乎为零的飞艇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

    成功取得飞艇控制权。

    傅宝金知道木橦厉害,可没想到木橦能厉害到这种地步,一艘海盗船说劫就劫了,这可是一船星际海盗啊。

    黑老板总结道,“蓝河联邦这批星际海盗水准还是有点差了。”

    克里夫在一连串的打击中久久无法回神,一天之内被不同的人分别算计了一次,好恨。

    傻愣好一会儿之后,惊呼“灵修师,你是灵修师!”

    克里夫脑子一转,顿时觉得打通了任督二脉,没想通的全想明白了“是你,他们肯定是为了针对你才设计了这个计划,为的就是有合理正当的理由下悄无声息的杀死你。”、

    不用木橦问,这人噼里啪啦全说了,“我们领了悬赏劫持傅宝金,可是随后就有舰队以狼鸟的名义袭击加南星,原本应该和我们交接傅宝金的买家反水忽然袭击,杀了我两支小队,放出风声说我已经撕票,我弄醒傅宝金为的就是让她和家里取得联系。

    现在想想,对方既然是有针对性的计划,狼鸟号被追击,他们不会给你们任何表明身份说话的机会,只会选择强攻剿灭,没想到我克里夫居然将以陪葬品的身份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