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罪名不成立
    蓝河联邦,长恒星省,帝星,

    时至炎夏,万里无云烈日当空,阳光毫无顾忌的洒落,炙热的光线给联邦最高法院灰白色的外墙裹上一层金辉。

    法院阶梯下站着一个人,叼着没点燃的烟卷,双目紧盯着法院大门。

    审判厅强大的冷气供应将灼热隔绝在外,最高位上九名法官坐成一排,在他们下方左右两侧各坐着控方和检方。

    这是一场隐秘的,出了法院大楼无人知晓的重特大案件审判。

    “科罗尔疗养院涉嫌非法买卖人口以及人体器官贩卖,非法活体实验......”一长串的罪名叫人听得昏昏欲睡。

    每一项单独拎出来都是足以牢底坐穿的罪名。

    因为并非公开审判,卢克只能用笔将审判内容过程刷刷刷全写下来。

    主要被告席上空空如也,应当被问责的相关负责人包括科罗尔疗养院院长,联邦监狱长等等不是在科罗尔星遭遇袭击时身亡便是选择了自杀。

    卢克注意到驯炼营的事法官们只字未提,眉头紧皱嘴角不耐的抿紧,笔下速度却不受影响,一幅幅快速写生跃然纸上。

    最终宣判时所有人站起身,卢克听见“......罪名不成立......”时并没有意外之感,却还是觉得失望。

    卢克离开法庭绕到最高法院临街,走进一间餐厅在老位置找到蓝博。

    长达数年的隐秘调查,数月的审判准备,最后却只能得到这样的结果,蓝博当然不甘心,可是在缺乏决定性证据,没有证人的前提下这个结果其实可以预见。

    卢克将手里的一叠纸交给蓝博,愤愤说道,“凯希里亚·杜林重伤昏迷,傅宝金至今下落不明,木橦也杳无音讯,傅家最近承受的压力不小,据传联邦政府有意上调灵器进口关税,就是一直低调避世的杜林家族最近也闹出不少风雨,这所有一切摆明是故意的,所有与科罗尔星案件有关的人不是失踪,重伤就是死亡,法官们不觉得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大法官又不傻,可是谁让没证据呢?

    木橦这个活着的证人是蓝博留下的最后一张牌,可没想到对方釜底抽薪在对付杜林家族的时候就这么捎带手的把木橦也给劫走了。

    这特么简直没地方说理去,难道这就是命?

    “道奇家族一点事也没有,难道就这么算了?”

    “我想算了他们也不会同意的,科罗尔星一事虽然没能定罪,可是损失却是实打实的,我们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对不对?”

    “可就算木橦身为受害者还活着出现在审判现场也很难对审判结果有所动摇,除非有杜林家族提供的那些证据做支撑,可现在傅宝金生死不明,说不定傅家此刻已经恨上我们。”卢克摇摇头,“老大,好麻烦啊,为什么不让我直接把道奇家族的人杀死一了百了呢?他就算有三百斤肥肉也挡不住我一招之击。”

    “杀了他有什么用,就像科罗尔疗养院的院长死了,科罗尔星的执政官,监狱长全死了,又有什么用呢,他们背后的人无非是换一只狗继续作恶,至少现在这只狗我们已经交过手,熟悉了解他的手段,他汪汪叫两声我能猜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总比忽然换一只不熟悉的新狗来的强。”

    “我们可以威胁道奇交代出他背后是什么人。”

    蓝博呵呵笑两声,“然后你把那个人也杀了?事情要是这么简单,我还需要查这么久?唉,可惜当时公务飞船的黑匣子和科罗尔疗养院的事情没能记录下来,证据被毁的一干二净。”

    即使烈日当空,蓝博想起这一切还是不寒而栗,他亲自送回特勤部的记录依然遭到破坏,木橦那边也是如此,没想到加南星还是不安全,凭白连累了一个小孩儿,却没能达到他想要的结果。

    蓝博闭上眼想起在深海中木橦恍然露出的纯真微笑,只觉得惭愧内疚不已。

    “唉,今晚叫上组里人一起去喝两杯。”良心阵痛的蓝博组长通讯器哔哔响个不停。

    “组长,你的通讯器一直哔哔......”卢克正说着,视线忽然被酒吧悬挂的全息光幕吸引住。

    “组长,你看,快看!”

    “看什么看......”

    蓝博转头看过去的时候一下愣住。

    “那不是科罗尔星吗?”

    就是科罗尔星疗养院。

    这是疗养院住院大楼的视频记录,蓝博一下坐直,手里夹着的烟卷掉地上也毫无所觉。

    不仅是疗养院,视频是多画面同步播放,除了疗养院日常监控还有总部大楼,最直观的的还是一具具被当做培养皿悬挂的病患,一排排整齐摆放等待运输的器官。

    “怎么回事,病毒吗?”

    “这什么频道为什么没有高能预警大晚上吓谁呢?”

    “这是电影预告吗?”

    不明真相的群众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

    联邦网络信息安全部立刻出动切断视频信号来源。

    播放画面忽然终止,蓝博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画面又恢复了。

    黑屏,恢复,黑屏,再恢复,支持断点续播,全联邦全网无差别投放,这是什么神仙技术?

    紧接着有一个分屏画面出现,是在科罗尔星被炸毁的联邦公务飞船。

    吃瓜群众只觉得这些节奏感紧凑,紧张刺激,波澜壮阔的画面看起来很精彩惊艳还带惊悚。

    “这是今年要上映的新片还是新游戏,宣传手笔这么大?”

    “现在的电影上映宣传已经厉害到承包联邦全网上下这种地步了吗?”

    “只是一个镜头已经征服我,三秒钟,我要知道这部新片或是新游戏的所有资料。”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看起来不像电影更像监控画面吗?”

    “你不是一个人,我觉得这就是真的吧,画面自带主观视角和抖动......”

    “......”

    联邦星网关于这条‘霸网视频’的新闻热度蹭蹭上涨。

    这时候就算电视,广告光幕播放权被夺回也没用,网上已经转载,截图广泛流传。

    “查,立刻给我查清楚是谁放的,定位必须精准。”

    “网络安全防御部门的技术员呢,都回家喝奶去了吗?”

    网络信息安全部的通讯仪被打爆。

    这时候,绝大部分群众对于事情的真相依然一无所知,这些画面背后所代表的含义他们并不清楚。

    蓝博拽起卢克“立刻联系杜林家族,通知他们按照计划b行事。”

    “可是...”计划b是什么?卢克来不及问被蓝博带出酒吧扔上车驾驶位“要快。”

    卢克只能加紧速度去找杜林家族在帝星的联络人。

    蓝博同时拨出两个通讯号,一个找联邦大法官,另一个则找自己的顶头上司,太空公署联邦特勤部部长。

    另一边,刚刚得到最高法院审判通知的道奇家族负责人在家族宴会厅看着忽然播放的视频画面,笑容渐渐消失。

    凯文·道奇眼神示意下属解决,然而,换台失败,当他们终于观点光幕大厅寂静的时候,来宾们随身携带的智卡疯了一样此起彼伏的哔哔哔,不断弹出播放界面。

    摁不掉啊。

    难道要所有宾客把智卡关闭?这怕是有难度哦。

    场面一度很尴尬。

    凯文·道奇微笑退场。

    回到后场密室内,脸色立刻阴沉。

    “家主,这段视频在法院宣判后不久上线,这难道是傅家和杜林家族的威胁?”

    “傅家那个千金呢,还回去了吗?”

    凯文·道奇哪里会关注手下小喽啰办事细节。

    “家主,傅千金还没...没找到......”

    “她是关键人物,必须在傅家和杜林家族之前找到她。”

    在不明真相的群众眼中这些只是惊险惊悚的画面,他们现在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是当下有人宣布这是新片预告也大把人信。

    这视频不是关键,关键是掌握着视频的人。

    就在各方面快速行动起来的时候,作为视频发布方,木橦看着跳转的视频画面微皱着眉头,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环节漏了。

    “好精彩,可是没看懂。”率先发言的是克里夫,争取一切可以活下去的机会并牢牢抓住的他立刻发表观后感。

    木橦恍然大悟,不知道内幕的人看这些视频画面的确会一头雾水。

    既然如此那当然要给打上补丁。

    当帝星各方面开始行动,心急火燎想要找到视频发布者的时候,配有旁白的2.0版本已经面世。

    这一次有傅宝金倾情献声配音解说旁白。

    这一次大家都懂了,不是游戏,不是新电影,而是发生在联邦的真实事件。

    这一回所带来的震撼与之前截然不同。

    无论信不信肯定要先讨论一波,热度瞬间爆炸。

    蓝博楞了,他还没来得及和那边谈判,这儿怎么就忽然爆了?

    凯文·道奇的第一道命令刚下去,心里还寻思着爆料人很可能是为了以此要挟得到更多利益,他已经做好了接勒索电话的准备,可现在呢?

    这是什么操作?

    科罗尔疗养院的人口贩卖,器官买卖生意就这么暴露在大众视线中。

    这么一波操作之后蓝博只能立刻改变行动计划。

    顺势匿名将联邦最高法院之前的审判上传上网,求锤得锤,联邦全网热度暴涨。

    联邦政府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格林星区,

    木有德在饭局上和一群人刚开始吃吃喝喝,第一波商业互吹刚结束,不知道是谁打开了视频光幕。

    傅宝金配音有声版本已经上线,当科罗尔疗养院的画面出现时,木有德瞬间酒醒,再想到之前那个视频中疑似木橦的人,心里一紧。

    “诶,木家主,这不是你家那个侄女儿被送去的地方吗?”

    “听说木小姐遇难了,没想到如此遭遇,真是可怜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饭怎么还吃的下去。

    生意还谈不谈了?

    这么快脑子就被酒精腐蚀完毕?

    木有德很快镇定下来,就算这些视频画面全是真的也与他无关,更不可能和木橦有什么关系,这不恰恰说明木橦还活着的可能性根本没有吗?

    有了这样的心理建设,木有德很快调整自己的状态。

    这时候一个愤怒悲痛中有一丝遗憾自责的长辈立刻呈现在众人眼中。

    演技的发挥并没有因为酒精的刺激而受到影响,反而因此更加容易激发气红脸眼眶微红的细微神情变化。

    木家上上下下所有看见这段视频的人都想起了木橦,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木有德这样强大的心理素质。

    木橦成功让相隔不知多少光年认识的不认识的以及有血缘关系没血缘关系的一众人等饭吃不下,觉睡不好,假放不了。

    此时此刻狼鸟海盗团唯一的一名职业黑客浑身虚软无力头疼欲裂一脑门的问号。

    从木橦问有没有‘黑客’他举起双手时事情走向就不对了。

    他只是依照木橦的要求上传视频并做了一些非常常规的处理,可是为什么效果会是往常的百倍甚至千倍,为什么入侵联邦星网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甚至一度错觉自己一瞬间的脑域开发达到了百分之一百二,犹如神灵附体。

    这就是他的人生巅峰,能对子孙后代吹一辈子的战绩,老子是占领过全联邦网络让网管咬牙切齿也无可奈何的男人!

    小贱对木橦说道“你现在知道我换一个使用者效用能提高多少倍吗?”

    木橦“那你是要一个用一次就会半死不活,用两次一命呜呼的人还是我?”那个黑客没有木橦的灵力支持此刻十有八九已经精力溃散不死也会变白痴。

    智灵的消耗索取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招架的住。

    “......你。”小贱觉得记忆恢复融合之后的木橦与它印象中的猎人和贵族大小姐都不相同。

    木橦笑而不语,继续蹲坐啃胡萝卜。

    “我母亲和父亲肯定已经认出我的声音,现在也不联系他们吗?”傅宝金话音刚落,她的通讯器便受到一顿狂轰滥炸“肯定是我家里的人在找我。”

    木橦不解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接通通讯?”

    “啊,哦。”傅宝金楞了一下,可难道不是你说的暂时不要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