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请腐蚀我
    联系上傅宝金家里人木橦一行终于在马赛星区飘飘荡荡半个月之后有了确实的着落。

    “大姐!”

    “大姐!”

    “大姐!”

    “我们好担心你啊!”

    三道人声响起从四个不同方向冲过来将傅宝金团团围住。

    傅宝金惊讶道,“你们三个怎么在这儿?”

    “宝宝听见你和母亲通话立刻通知我们,然后大家立刻赶过来找你。”

    被抱住的傅宝金艰难转头对木橦介绍道“这是我的弟弟和妹妹,从左到右依次是傅宝银,傅宝珠,傅宝宝。”

    妈妈叫长富,孩子叫金银珠宝,不愧是做大生意的有钱人家,好兆头,优良传统保持的很好。

    金银珠宝齐刷刷看向木橦。

    “下午好。”木橦仰头笑着打招呼。

    马赛星区,长风城,联邦边境贸易城市,整个星球就是一个边境贸易中心,来来往往的不止有蓝河联邦公民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国家地区的生意人。

    傅家的别院就在城市中心最繁华地带,闹中取静一道隔音符就够了。

    当傅家和杜林家族的人看着只穿了裤衩被五花大绑的星盗时心情很复杂。

    担惊受怕的了半个月,可自家大小姐好吃好喝还捎带手玩了把大的。

    “我姑姑受伤昏迷?”

    “这个消息一直对外封锁,加南星受袭伤亡惨重,你姑姑刚刚脱离危险期,此时正在帝星。”

    在收获一波致命威胁的瞪眼之后克里夫闻言瑟缩了几下,心里更是愤愤,这次被坑惨了。

    “大小姐这段时间真是受苦了,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负责接待他们的是傅家在长风城的总负责人傅丰年。

    傅丰年算起来是傅宝金的小舅舅。

    至于银珠宝三个会出现实在是意外,也就是开个门的距离,家里人根本拦不住。

    傅宝金将从加南星被掳走到逃出再到现在这段时间所有事交待了一遍。

    小贱很快找到了这栋城中庄园最有价值之处,就连小贱也有些意外“发现传送门,可进行跨越星球的远距离传送。”

    木橦眼睛一亮,“去哪儿都可以吗?”

    “需要近距离查看才可确定。”

    木橦的灵识一扫,很快确定传送门的位置,就在庄园的地下停车场。

    传送门属于高端灵器,只需要消耗一定能量就能跨越数万甚至上百万乃至亿万光年的距离,这是无垠宇宙中不同种族文明能够聚合在一起成为星盟一员的重要原因。

    加入星盟便可以得到星盟援助,第一步就是建立能够与其他文明国度保持通行自如的传送门。

    传送门也有许多种,星舰飞船可以通过的是星门,星门细分还有不同载量,超载传输有翻船可能。

    还有专供货物传输的货运星门等等等。

    星门一般搭建在外太空空间站附近,有海关把守,军队驻守巡防。

    偷渡难度很大。

    另一种传送门则搭建在星球上,可以是一对一也可以是一对多,数秒时间就能从星球a到星球b。

    一天之内想要来一次abcdefg......xyz星球大联欢也不是不可以,只要能够负担的起昂贵的传送费用,以及拥有合法的签证护照,当然,短时间内的多次传送还需要强健的体格,有人晕机晕车自然也有人晕传送。

    无论是哪一种传送门在联邦都属于政府资产,受官方管制,尚未开放私人拥有,并不是你想修在哪儿就修在哪儿。

    蓝河联邦这样灵修文明刚刚开始的国家,传送门更是尚未普及,别说私人拥有,就是联邦政府也不能做到确保每个星球有一个。

    “蓝河联邦目前官方记录传送门可通行的星球只有四个。”

    数量少到可怜。

    毋庸置疑,傅家这个传送门属于非法私设。

    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从侧面说明傅家的财力与门路。

    “我提出来想借用或是参观,他们会不会想要杀人灭口?”

    “私设传送门没有特定罪名,一般会按照危害联邦安全或是走私罪名处理,按照联邦现行律法最高可判处有期徒刑三十年以上,同时需要缴纳巨额罚款。”

    既然如此,木橦决定还是假装不知道吧。

    至于他们用隔音符挡着说的悄悄话,她听听就算了,其中内容也假装没听见的好。

    傅丰年在得知木橦灵修师的身份后,先是一愣,态度从一般热情上升到非常热情。

    一个十四岁的灵修师意味着什么,别人不知道,傅家人还能不知道吗?

    钱啊!

    大把大把源源不绝的钞票!

    傅丰年看着木橦就仿佛看见了一个熠熠生辉浑身上下闪烁着金光的金娃娃。

    有心要拉拢,可面对一个十四岁的孩子生意场上的手段有些施展不开,傅丰年很苦恼。

    生意他谈的多,人他也见识的不少,可未成年小朋友要怎么接触?

    暂时没想好具体方法,想必诚心相待总归不会错。

    至于木橦身上那些麻烦事,和她未成年灵修师的身份比起来不值一提。

    木橦对于灵修师在蓝河联邦的重要程度理解不够,也就对自身价值的估算不够准确。

    谁让当时杜林馆长表现的还挺淡定。

    “我们已经做好安排,木小姐和黑明先生你们放心在这儿住下。”

    “大家都累了,不如先去房间看看合不合心意,收拾休息一下,晚上给大家安排接风宴。”

    “也好。”

    木橦没有意见,黑明也没意见,克里夫作为俘虏不敢有意见。

    傅宝银凑到木橦身边,“你好,我帮你管理的直播小频道,没想到能看见真人,你射箭为什么可以拐弯,我能学吗?”

    话没说完就被傅宝珠打断“什么频道,为什么我不知道?”

    “什么,宝银你居然和大姐有秘密,我抗议。”

    几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傅丰年立刻抓紧时间联系傅长富。

    “家主不得了了,大小姐可厉害,居然直接带了个灵修师回家。”

    “什么灵修师?”刚刚应付完道奇家族的人,傅长富头疼的很,“木橦,大小姐在加南星认识的那位。”

    杜林馆长并没有对傅家和杜林家族提起木橦灵修师的身份。

    “家主,我该怎么办?”

    “保证他们的安全,这视频不止是在联邦传播,已经传到星盟全网,虽然尚未引起过多注意,可是道奇家族此时不敢轻举妄动,无论是谁找上门都不要理会,我是说任何人。”

    “是,明白了。”傅丰年立刻心领神会,家主这意思就是说包括联邦政府在内无论是谁找上门来要人,就算要的是那些星盗,他们也一个不给。

    “至于木橦的事你不要过多插手,让宝金自己和她交往便是,这样的孩子自尊心强,经历坎坷一时难以相信他人,我们做太多反而惹她疑心。”既然自家大女儿和对方关系友好那就继续保持下去,纯粹的少年人友谊最是珍贵。

    “是,家主,我立刻去安排,我也是这个意思,她本是贵族出身,遭逢不幸还能咬牙坚持甚至绝地逢生成为灵修师,心智坚韧,怎么可能是金钱利益能够腐蚀的普通人,人与人之间交往贵在真诚,我懂。”

    “我这边道奇家族的人盯得紧走不开,宝金那边交给你,好好处理。”

    “放心吧家主。”

    木橦并不是故意想要偷听别人打电话,只是耳聪目明灵识稍微发挥一些作用,就是隔壁那条街的树杈上有知了求偶她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现在有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摆在木橦面前“小贱,我要怎么委婉的提醒他们我身无分文急需金钱资源腐蚀?”

    小贱“......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