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猎行星际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耍流氓
    “共潜入一百三十二人,庄园周边包围人数超过一千,坐标定位可视。”

    木橦戴上护目镜,调出地图可视界面,立刻看见一群小红点环绕傅家庄园,其中北门和南门小红点最为密集区域。

    一拨人从正面突进吸引大量安保,另一部分则从后门潜入。

    这些人分明是想前后包抄堵死所有出路,什么一分钟交人不过只是借口,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着要全数屠戮的目的而来。

    这些的目的不是找到黑明和克里夫而是将所有牵涉其中引起麻烦的人一锅端,顺便震慑恐吓傅家和杜林家族。

    手段极为强硬残忍。

    在包围圈之外结界边缘站着两人,为首之人一身黑衣遮住面孔身体,只露出一双眼睛。

    “确定目标就在庄园内?”

    “我保证,傅家那个老女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能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安插内应。”

    “你不错,此事了结我会向家主推荐你,好好干。”

    “多亏您的提点......”另一人左右看看略显疑虑“只是巡警队那边只能拖延五分钟,时间再长一些我们也不好交代。”

    “不用担心,五分钟内必然结束战斗。”黑衣人头目信心满满笃定道。

    傅家庄园内,木橦跑到三楼占据制高点。

    一道道闪烁着雷光的箭支在空中划出利芒,滋啦啦的声响与破空声交织。

    噗嗤!

    木橦在楼道跑动完成热身,射出几箭之后渐渐适应手里这把全新的长弓,出于个人喜好与习惯相比起弩枪她更偏爱拉弓射箭。

    拉满弓,弓弦紧绷木橦的身体肌肉同样如此,每一寸肌肉被调动起来配合弓弦的力度。

    通过灵识感知把控力度,调整方位。

    风速,风向,障碍物,目标移动速度,攻击范围等等等一系列数据在拉开弓的一瞬快速划过脑海。

    对于木橦来说这就是与吃饭睡觉一般的身体本能,即使目前为止她的体能状况并没有达到末日纪元时期那么强悍,可是与她此时灵星点亮不久亏损未补足的状态也算勉强合适。

    至少不再是身处科罗尔星那样意识反应太快以至于身体跟不上节奏,自己能把自己绊倒的状态。

    在风系术法的辅助之下木橦的移动轻灵迅捷,射出一箭随即换一个站位,当敌人反应过来想要反击时人早就不见了。

    刷刷刷!

    七八箭不间断射出,应声而倒的却不只是七八个人。

    木橦每一箭至少双雕,只能射中一个人那都算是射歪了。

    与黑衣人艰难对战的傅家保安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接着一个歪倒在地被箭支死死钉住的黑衣人。

    一开始他们还数一数,接连几个倒下之后只剩下惊叹。

    直到前门突破的黑衣死士倒了有一半,黑衣人连攻击者的脸都没能看清。

    木橦的忽然出现吸引了大部分火力,给傅家的保安大大减少了防御压力的同时争取到反应时间,攻防之间实力的不平衡被瞬间填补。

    木橦并不现身与黑衣人正面对抗,在庄园楼顶花园不断变换位置寻找最合适的射击点。

    “弓箭还能当做是狙击枪用?”傅丰年也没想到木橦居然选择是这种反击方式。

    黑衣人没有了一开始冲进来横扫屠戮的气势。

    “正后方有黑衣人靠近”

    “三百米...两百米...”

    这个人的身上有灵力波动,是灵器。

    砰!

    木橦侧身翻转,身边的花坛被一颗灌注灵力的子弹击中应声而碎,“这人使用的武器是一把附有符文的灵器。”

    砰!

    又一枪,这一次子弹追着木橦的移动轨迹。

    木橦在旋身的同时施放‘轻风环绕’,忽然折返,冲着黑衣人冲过去,在靠近时却忽然变向。

    黑衣人想闪避已经来不及瞪着眼被自己射出的追踪子弹射中,子弹灵气爆炸,胸口开出一朵花。

    在没有灵修师的前提下除非使用高能大杀伤性武器否则正如黑明所说,只是来送菜而已。

    黑衣人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全灭。

    “他们都死了?”傅丰年看着倒了一地的黑衣人再看看一脸微笑的木橦咽了咽口水,第一次对灵修师的战斗力有了真切的体会。

    “没有。”木橦摇摇头,“只是四肢无力重伤而已。”

    而已这两个字这时说出有着极为微妙的效果,这比一箭致命更令人吃惊,这样的结果需要更精准的把控力。

    傅丰年立刻召集保安们开始收拾地上的黑衣人。

    耗时不过六分钟而已。

    而在结界之外的包围圈,负责指挥行动的黑衣人头目此刻终于意识到庄园内部的过于安静。

    “队长,不好了,行动队伍失去联系。”

    傅家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只见傅丰年站在门口立起一根旗子,在旗子迎风招展的同时,一股无形护盾罩住傅家庄园。

    “放!”

    一声令下,只见一个又一个黑衣人被弹射出庄园围墙。

    正在喝茶等结果的黑衣人头目就这么被砸了正着。

    你丢一,我丢一,丢个不停。

    进口大型弹弓车就是这么给力,傅丰年已经决定在这次之后将傅宝宝的弹弓车丢进仓库,这么危险的玩具根本不适合小朋友玩耍。

    不多不少五分钟过去,

    总在事后出现的巡警队终于姗姗来迟。

    只是巡警队队长看到的场景与之前预估并不相同。

    强烈要求并施压的黑衣人这会儿居然叠罗汉一样叠成一堆,白沫鲜血齐飞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反观另一边,他以为会很凄惨的傅家人却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

    一路上忐忑的心情,隐隐作痛的良心瞬间被治愈,巡警队长即使被傅丰年讽刺也没急着反驳。

    傅丰年站出去就是意味着善后的事情傅家一力承担。

    在运动之后木橦轻呼一口气,舒服了,之前在体内膨胀导致血气上涌来不及消化的灵力全数被吸收充盈灵星。

    傅宝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些黑衣人真的这么弱吗?”

    黑明看看正伸懒腰活动四肢的木橦摇摇头,“不是黑衣死士弱,你拿灵修师和普通人比那不是耍流氓是什么?”尤其是在武器使用受到限制的时候。

    傅宝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