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六十章 佛爷破阵
    ps:上涨忘了说,佛爷就是惯偷的意思

    “这个我懂!不该问的不问!”王小二脑中瞬间出现了一连串诸如“间谍”、“特工”、“情报站”之类的字眼,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配合他那张看起来就普普通通的脸,还真有那么一点当特工的天分。

    “这小子挺机灵的,就是不知道心理素质怎么样。”坐在后座上的国安心里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王小二。

    城北巷距离“人人有功练武馆”隔了小半个城区,在静谧无人的深夜街道上,足足开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张警官和车后座上的国安都不是话多的人,若不是有汽车引擎的轰鸣声,王小二真担心自己吓出神经病来。

    “到了。”张警官将车停在了路口,就这么坐在车里四处张望着。

    “这四周的监控都是我们控制的,有人的话会通知我的。”国安制止了张警官的举动,伸手打开了车门。

    “愣着干嘛?没听见吗?”老张尴尬的对着王小二小声吼了一句,才走下车打量起眼前的武馆。

    “是!是!”王小二点头哈腰的钻出车门,就看到国安和张警官盯着的武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虽然说是防盗门,但也就是普通品种,窗户也没有装防盗网,不像是什么难对付的活计啊!”

    “别大意,之前不是说了吗?这地方的主人懂阵法。”国安摇了摇头提醒道。

    “阵法?这么玄乎?”王小二脸上露出了怀疑的表情,不过看到“不知道身份的大人物”脸上的那份凝重,他也猜到这地方可能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从怀里掏出之前那个小小的布包,王小二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武馆前的人行道上,有些怯怯的问道:“那我就先试试?”

    “嗯,小心点”国安点了点头,示意他开始动手。

    王小二看着眼前不足十米的大门,脸上越发的疑惑起来。

    无论从什么角度去观察,这里都只是一个普通的会所式武馆罢了,最多就是绿化做的挺好,不过在国安的提醒后,他却觉得此时这里已经化作了张大嘴巴的怪物,正等着将自己连骨头带肉的一起吞下去。

    “咕咚——”用力吞了口吐沫,王小二终于向前走去,“吃肉还是喝粥,就看这一回了!”

    ……

    犹豫了许久终于迈出一步的王小二瞬间感觉到了不对——

    常年的钳工(小偷)生涯让他对于距离拥有极高的敏感度,这一步踏出,他便发现自己和目标之间的举例产生了微妙的误差。

    “是视觉误导吗?”王小二心里咯噔一声,虽然这辈子他说过无数谎话,但有句话他没有说谎——他的手艺真的是祖传的。

    在小的时候,他的父亲曾经将一些老一辈遇见过得怪事当做是故事讲给他听,其中,就有一个“永远摸不到的宝箱”。

    故事的主角是他爷爷的爷爷,传说曾经是个业内神话级别的高手,传说他在闯窑堂的时候,曾经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那是一个看起来就华贵无比的箱子,但是无论老爷子怎么伸手,都碰不到那明明近在眼前的宝贝。

    当时王小二只是当做故事听的,却没料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遇到相似的事情。

    想到这里,王小二停止了徒劳的前进,从布包里拿出三根看起来有些像是挖耳勺一样的玩意,就这么插在身后的砖缝里,大概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的样子。

    “他这是干嘛呢?”张警官看着王小二小心翼翼的调整着手中的“挖耳勺”,脸上不由得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嘘,小声点,他这是破阵呢!”国安伸手制止了张警官,眼睛微微眯起,饶有兴致的观察着王小二的动作。

    只见王小二插好了挖耳勺,便蹲下身子,一边打量着地上的三根签子,一边用难看的姿势蹲着后退。

    “原来如此,用两根签子作为参照物,中间的签子校准吗?不是用两点一线的校准,而是通过双重比对的模糊校准吗?”国安多少看出了点门道,脸上也露出了些许笑容。

    是的,根据王小二爷爷的爷爷的经验,对于这种误导视觉的布置来说,两点一线是不可靠的,虽然不知道原理,但是不可靠就是不可靠(因为人的眼睛存在主次问题,但如果用一只眼睛,更是会让人直接歪掉)。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王小二感觉自己已经后退了大约五十米左右的距离了,这远远超过预估的十倍以上,但是他没有心急,而是仍旧再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

    这一刻,不止退的人容易焦躁,看的人更焦躁。

    在张警官与国安的眼中,这王小二蹲在那里挪了有快五分钟了,才堪堪退后了不到一米的距离。

    但是国安也没有着急,他的脸上反而带着喜色,因为在之前,他们已经找人试过了,正常情况下,无论朝着那门走多久,在外人眼里都只是原地踏步而已。

    一米,足够了!

    这一米,虽然只是一小步,但却仿佛证明了修真者并非不能理解的存在,他们的力量一样可以用凡人的智慧去破解,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

    然而,就算只是修真者之间的游戏制作,又岂是如此容易破解的,就在王小二以“三针破阵法”后退了半个小时,也是他即将要把距离缩短到一米之内的时候,变化徒生。

    那王小二的步伐忽然混乱起来,看起来就像是喝多了似的,蹲在那里摇摇晃晃,甚至连蹲都蹲不稳了的样子。

    这个状态维持了大约两分钟左右,王小二终于忍受不住,一头栽在地上,整个人仿佛滚地葫芦一样在毫无坡度的地面山滚动起来,一两秒钟的功夫,就让半个小时的努力毁于一旦。

    王小二在地上滚了足足半分钟,才忽然停了下来,整个人就这么趴在那三根挖耳勺一样的东西前,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张警官立刻冲到王小二身旁,想也不想就拿起了他的手腕,然后才松了一口气——“呼,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