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六十一章 隔空斗智的国安局
    “老大,您跟我说实话吧,这是不是你们弄出来的戒偷措施啊,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您就放过我吧!”王小二好容易从地上爬起,整个人都神经错乱了。

    他的眼神飘忽不定,看起来就和醉酒的人一样,唯独说话还算得上是清醒,不过也带着一股酒味。

    “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答应你的事情不会赖账的。”年轻的国安拽着王小二回到车里,一脸严肃的问。

    “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忽然觉得地动山摇的,站都站不稳了,我现在头还是晕的,有点像玩游戏的时候晕3d的感觉……”王小二揉着脑袋,感觉自己快要炸了。

    而国安闻言,也是摸着下巴,久久无语。好半晌,才从嘴里挤出一句——

    “算了,暂时先这样吧,你最好嘴严一点,而且最近别离开滨海市,有什么事情我们还会找你的,答应你的事情老张会办好的。”

    “应该的,应该的!”王小二此时还哪里顾得上头晕,连忙点头道谢,不过国安却没有一点客气的样子,连车也不上,直接转身离开了——

    开玩笑,特四处为了方便监视,据点就在这附近好吗!

    ……

    “小李回来了!怎么样,有结果吗?”被称之为小李的国安青年一进门,早已等候多时的小队长便迎了上来。

    “没有,除了能确定那地方确实有个阵法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小李摇了摇头,有些挫败的说到。

    “啊哈——小李回来了啊!有什么收获吗?”伴随着修行基础内功,越发耳聪目明的小刘被小李回来的声音惊醒,快速从打坐状态下苏醒过来,伸了个懒腰朝小李走来。

    “没,通过本地警方找了好几个惯偷,前两个连一点毛都没摸上,最后那个倒是有两把刷子,不过快要到终点的时候自己撑不住了。”小李端起茶杯灌了口水,才垂头丧气地说道。

    “撑不住?出人命了?”小队长闻言,脸色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没有,跟喝醉了似的,就地打滚,本来都快到门口了,又给滚出来了,他说什么有点像是3d晕眩。”小李叹了口气解释道,他在搜字头干了也有三年多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不讲道理的情况。如今连世界观都有点破碎的征兆了。

    “3d晕眩?具体怎么回事,你给我们讲讲!”小刘的眼睛里喷出精光,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也没什么,那个小偷据说是祖传的技术,似乎是知道一点视觉误导类阵法的消息,用三根……”小李快速讲述了一下之前的经过,仍旧清醒着的国安们快速围在桌前,开始分析起来。

    “听着确实像是3d晕眩,也许是这个小偷长时间专注的盯着三根签子,余光获取的外界信息与理智得到的信息误差过大,从而产生的症状。”一个法医部门调过来的国安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这个推论的可行性。

    “不对,如果是真意外的晕眩,这个小偷不可能那么巧正好滚出范围,要知道他当时距离大门只剩下一米不到,地面并没有任何坡度,不可能不偏不倚的滚出来!”小刘摇了摇头,“我觉得把这个情况当成刻意引导的结果比较好。”

    “这么说来倒也是……”小队长捏着鼻梁,脸上露出了些许迟疑,“先不谈这玩意的原理,我们先想想为什么目标要在这里布置这样一个阵法?他开武馆总是要让人进入的吧?这么把人拦在外面有意义吗?”

    “也许只是没人的时候开启呢?等白天再解除?”档案室的国安假设道。

    “应该不会,从白天目标的行动方式来看,这个阵法是用树木、花草的位置作为布阵道具的,中间目标甚至有过挖出树苗重新种植的举动,难道到了白天,他们还要再把树苗挖出来不成?”小队长摇了摇头,眼神忽然盯着小刘——

    “小刘,你有什么看法?”

    “诶?”小刘闻言,发出了象征着出乎意料的鼻音。

    “诶什么诶!你不就是负责这方面的吗?”小队长白了小刘一眼,小刘却无奈的道:

    “可是你还说现实不是小说,让我不要瞎想。”

    “现在我让你说!”小队长用力喘了两口粗气,看样子是让小刘顶的不清。

    “好好好,那我就分析试试。”小刘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摊摊手,“根据我多年的看书经验,一个门派收徒的场所如果布置了阵法,特别还是非杀伤性的幻阵,那么除了避免外人误入之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选拔弟子。”

    “选拔弟子?”其他国安多少有几个看过网文的,眼睛也顿时一亮,不过更多的却是一脸的懵逼。

    “所谓选拔弟子,就是那些修仙门派筛选报名者的手段,就好像咱们当年入行的时候一样,要经过层层考验,才能够确定忠诚度和业务水平,而仙侠门派也是这样,毕竟不可能你来报名我就收下,万一有别的门派的卧底呢?万一是大奸大恶之徒,学会了本事到处为非作歹呢?”

    “你说政审不就完了呗!”小队长撇了撇嘴,然后才点点头,算是肯定了这种可能——“不过这样一个阵法怎么考验忠诚度和心性?”

    “我要是知道我就去修仙了,还在这和你闲扯?”小刘心里吐了个槽,脸上却一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猜测性的说到——

    “忠诚这种东西是很难界定的,不过想要测试心性却很容易,比如将这个阵法的举例拉长几百倍,考验报名者的耐心,我们实验的人因为时间的关系最多也就试了不到一刻钟,而那个呆了半个小时的又不是按照正常方法前进的,说不定只要一直坚定不动摇的超前走一个小时就过了呢?”

    “这个有可能,小李,你再去找人试……”小队长刚想下命令,却又被小刘打断道——

    “你急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明天不就能出结果了吗?再说了,这也只是猜测而已,说不定不是验心,而是验体呢?比如那个晕眩其实是在测试资质,能够撑得越久,资质就越好,撑过多长时间,才有资格报名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