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八十二章 降妖观光团
    叫停了关于山海经的探轶,冯雪再次将话题拽回了妖怪这边——

    “这个眼镜蛇……啊,按你们的话说叫相柳,这个相柳大概是什么级别的,如果不动用修真手段,能对付得了吗?”

    “二十米长的相柳,道行最多不会超过三百年。”见韵兰和韵柔不说话,韵理便开口说道,“这大概是一条元初启灵的小妖,如果不考虑毒性的话,武馆里的芝圆也可以和它过过招。”

    “可距离灵气断绝都六百年了?难道它是在灵气断绝的时间里得道的?”冯雪有些转不过弯的问道。

    “并不是如此,所谓道行并不是指寿命,而是指修行时间,比如一块石头,可能从数十上百万年前就已经存在了,但是你能说它有百万年的道行吗?”韵兰反问了一句,冯雪便姑且算是懂了。

    “所以这东西危险系数并不高?”冯雪说到这里,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有些大胆的想法。

    “是这样没错,相柳的危险主要来自于毒液的喷溅,只要事先服下避毒丹,然后再用上一道避尘符,就没有太大的风险,不过不能使用修真手段的话,想要避开相柳之毒的喷溅就很麻烦了。”

    “不是不能使用,而是不能让人觉得我们在使用,换句话说不被发现就可以了,到时候就算有问题,只要推脱到内力护体上去就行了。避尘符你们会做吗?”冯雪心里有了底,脸上便露出了些许笑容,看起来当真有些欠揍。

    “小弟虽然不是阵修,但最基础的避尘符还是会做的。”韵理点了点头,从书房找出一个笔记本便开始画符。

    “额,不需要朱砂黄纸什么的吗?”冯雪话已出口,便知道自己又傻了,蓬莱岛六百年,哪去找姜黄染色啊!更别说朱砂矿了。

    如果非要用黄纸朱砂画符,符修怕是早就亡了!

    运力的回答也正是如此,只见他左手掐一个法诀,指尖一点灵光闪动,就这么按着纸面快速划过,一个小巧的淡金色符文瞬间便跃然纸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却又消失不见。

    “成了。”韵理将画了符的纸从笔记本上撕了下来递给冯雪道——“师兄试试看,只要撕开就好。”

    “额……”冯雪拿着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白纸,除了格子线之外啥都看不出来,就算是拿去骗小孩,这种卖相也不会有丝毫的收获。

    不过亲眼看到韵理施法的冯雪自然不会把它当做普通白纸,“刺啦”一声,一张纸被从正中间撕成两片,一道莫名的光芒落在了冯雪身上,一时间好像发生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试试看吧!”韵理淡淡的笑着,冯雪却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试试看?怎么讠……”冯雪话还没说完,一杯凉水便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不过神奇的是,那一杯大约二百毫升的水居然连他的头发都没能打湿,就这么绕开脖颈,顺着衣领滑了下去,最后在脚下积成一滩,而自己身上却是一点湿迹都没有。

    “与其叫避尘符,不如叫打蜡符更贴切些。”冯雪一边吐槽一边检查着自己的衣物,发现与之前没有什么不同,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也只是变干净了而已。

    ……

    楼上冯雪在和修真者们讨论,楼下的弟子也没有闲着,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来到武馆的学员也慢慢增加起来,在任碧清那张不安分的嘴下,短短几分钟,所有到场的武馆学徒都知道小刘家的养殖场遇到了妖怪的事情。

    “你说师叔会不会带我们去除妖?”有些躁动的迟文星脸上带着一丝兴奋,“武者大战妖兽,貌似很有搞头的样子。”

    “你就别想了,要带也是带小圆师姐,你连基础拳法都还没玩熟呢,见了蛇妖别被一口吞了都是好的!”张文倩撇了撇嘴,说起来这俩人似乎是认识的,有事没事就斗嘴,不过话说回来,除了李茂林之外,武馆的十二个学徒都是本地人,认识倒也没什么。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任碧清将四份午餐买回来,冯雪四人终于下了楼。

    “根据我们评估,这大概是一只活了九百年左右的中华眼镜蛇,危险程度比较低,所以,你们谁打算去见见世面?”

    冯雪话一出口,学员们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不过在场的只有九个人,所以每个人的声音冯雪都能听得很清楚。

    除了没来的四小(还在上学的四个孩子)之外,最小的林宁雪率先举手,自打她家里决定让她放弃高考之后,这孩子算是放飞自我了,说起来她家里也是有些混账,谁嫁女儿莫名其妙拿回来一大笔钱不问问清楚,可是这丫头家里收了钱之后就好像没了这女儿似的,这几天女儿连家都没回也没见问过,不过这毕竟是别人的家事,林宁雪不开口的话,冯雪也不好过问。

    紧接着,小有家资的李茂林和张玲馨也报名参加,不得不说,从众心理是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到了最后,除了实在有事去不了的赵信睿之外,其他人全部报名。

    值得一提的是,在放学后到来的四个小家伙倒是也想去来着的,不过从滨海到贵州怎么说也算是长途旅行了,坐飞机的话,和去霓虹差不多,现在又是刚开学的时段,用屁股想也该知道他们家长是不会同意的。

    ……

    “怎么样?目标怎么说?”傍晚,小刘刚一进门,张队长便立刻把他拉到了“会议室”。

    “没问题,虽然不知道雪师叔的想法,不过他已经同意前往除妖。”小刘点点头,虽然今天几个师叔的态度没有什么改变,不过他心里却仍旧有些不安,那是源自一个资深地下工作者的直觉。

    “那就好,不过这次出现的家伙真的是妖怪吗?”张队长用力捏了捏鼻梁,以缓解世界观破碎带来的头痛。

    “雪师叔说这是一只九百年左右的眼镜蛇,应该归类在妖兽一类。至于妖兽是什么,有没有妖怪,师叔并没有说。”

    “和鉴识科的结论差不多,之前新的报告送到了,从当地搜索到的一些鳞片进行判断,得到的结论是这条蛇已经蜕皮超过数千次,按照眼镜蛇正常的蜕皮规律,这条蛇的年龄大约在五百到一千年之间,虽然鉴识科觉得这可能只是一只发育过快而不断蜕皮的变异个体也就是了……”老张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笑容,若不是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修真者,他恐怕也更愿意相信鉴识科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