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八十七章 上眼药
    冯雪一句话说出,不论是在场的弟子,还是屏幕前的观众,甚至就连聂处身后的“大军”都有些忍俊不禁的意思,唯独聂处脸色怪异,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摔在地上踩了十几脚的柿饼似的。

    “这小子还挺损的,不过话说他这算不算公然挑衅郭嘉公务员啊?”从传媒口过来的国安话音刚落,就发现周围那些老牌的国安同事全都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

    就这么被冷处理了十分钟,张队长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

    “小王啊,到了这边,就把你们光腚那边的做派都丢掉,哪来那么多上纲上线的东西,更不用说这只是个事业单位的闲人了,难道你还打算用这个借口去处罚目标不成?你是打算查他的武馆呢?还是封他的直播间?或者干脆带警察上门刑拘?”

    “额,这个……”

    小王语塞,一旁的小李却靠了过来道:“你老东家那边在民间是个什么名声不用我说你应该都明白,到了这边,除了业务能力之外,其他的都丢掉,特字头的目标可不是你以前面对的那些个软柿子,不管是敌是友,都不是什么善茬子,别带着一副傲慢劲,不然吃亏的只能是你。就好像现在这情况,你把他直播间关了,人家一生气跑隔壁去了,难道你还能跨国把人家抓回来?”

    很多原本从普通岗位上调来的人也开始认识到特字头任务的特殊性,对此,老张心里暗道一声“计划通”(领会精神),同样从特字头、搜字头、走字头之类特殊部门调过来的还好,但是这些普通部门调过来的成员却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省心。

    毕竟官僚嘛,总要让他们明白问题的严重性他们才会好好干活。

    ……

    老张在一边杀鸡儆猴,冯雪这边却陷入了僵局。

    聂处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但是却有死撑着不愿意撤退,只好不停地给动物园馆长打眼色,希望这动物园馆长能给他个台阶下,他此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只要动物园馆长开口说一句——“这蛇太危险,人手不够”,他就立马走人。

    动物园馆长心里也早就没了抓蛇的心思,要不是聂处盯着他,他拔腿就跑的心思都有了,此时他心里那个悔啊,自己为啥就这么贪呢!这回就算把蛇抓回去了,聂处的面子也完蛋了,丢了个大脸的聂处还指不定怎么拿他出气呢。

    园林局的权利说大不大,说小还真那么有点小,毕竟是个事业单位而非行政单位,想要在仕途上有所进步还得靠运气,不然聂处也不会为了个“祥瑞”就一路舟车劳顿跑到这犄角旮旯来。

    但动物园这玩意,偏偏就是归园林局管的啊!这他喵的就叫县官不如现管啊!

    于是这动物园馆长也骑虎难下了,看着聂处不断给他使眼色,还以为是让他动手呢,只能不停地给几个饲养员打眼色。

    饲养员们看到馆长的眼神,那叫一个忐忑啊,他们是毒蛇馆的饲养员不错,可是谁家毒蛇一米多粗啊!普通蛇横着放也就这长度了吧?自己手里这小叉子,怕是还没一根牙长,更别说把蛇插住了。

    几人默契的使了几个眼色,立刻将目光投向了专家——我们几个大老粗没辙了,您这个文化人想办法吧,听说这事您提出来的,您自己解决吧!

    专家此时也快疯了,他就是一兽医啊!虽然说在二本大学读了个研究生,也就跟花钱买的没啥区别,这么大的蛇鬼知道怎么办啊!

    如此一连串大眼瞪小眼的场面,直播间里的观众却丝毫不觉得无聊,反而一个个开始版聊起来,那叫一个欢快。

    弟子们也都是一副看戏的表情,几个无聊的都已经拿起手机玩起来了,冯雪觉得要不是没有器材的话,估计有人会撑起桌子打麻将来着的。

    于是,一边越来越嘈杂,一边越来越安静,冯雪与聂处两边仿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种诡异的气氛,让聂处想要吐血。

    终于,在无数人眼神下的专家终于忍不住了,用力咬了咬牙,决定相信自己从导师那里学到的知识(半吊子),从自己随身带着的箱子里面取出几个小药瓶,摇晃了几下用注射器混合起来,然后填到了麻醉弹里。原本使用麻醉枪是需要报备申请的,不过既然这次领导和警察都在旁边,自然是被默许了,这位仁兄很是甩手掌柜的将麻醉弹以及麻醉枪递给了看笑话的饲养员——

    “我调高了麻醉药的浓度,这只蛇又是刚进食完毕,只要一枪应该就没问题了。”

    “那个,专家你说笑了,我哪玩过这玩意啊!”饲养员的陪着笑脸说道,但就是没有一点接过枪的想法。

    饲养员所谓的没玩过当然是推脱之语,毕竟那麻醉枪本就是给他们用的,不过作为跟蛇打了半辈子交到的业内人士,他很清楚蛇这东西有多厉害,他还真就不敢肯定这种注射型麻醉枪可以射穿蛇鳞。

    专家无奈,又看向另一个饲养员,不过无论是哪个,都没有接手的意思。

    然而专家自己就更不敢开枪了,开玩笑,熟知动物习性的他很清楚,蛇类被攻击后会在一瞬间进行反击,麻醉枪射程不过十米,对于这么大的眼镜蛇来说,只要千分之五秒,便能够喷出一口足以把他整个人淋透的毒液。

    于是,他又看向了领导身边的警察。

    不过警察又不是傻子,麻醉枪又不像真枪那样有多强的后坐力,这专家要真有把握,自己上不就好了,何必要推三阻四的,于是乎一个个都跟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看着风景。

    这群不请自来的二百五大眼瞪小眼,其他人道还忍得住,可是里韵兰是什么人?心直口快从不说谎啊!

    那性子,直接就炸了——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要上就赶紧上,再过会儿那玩意就该醒了!”

    这话一出,聂处首先就炸了,立刻朝后蹦了有一米多,不过到底是体制内的人,眨眼的功夫便“淡定”下来,继续打着官腔道:“小同志你们来抓蛇,应该有应付的办法吧?赶紧处理了。”

    “不好意思,我们没报备,是民间业余人士,把蛇弄伤了就不好了,您是带专业人士来的,您请,我们把过程拍下来,博个眼球就好。所以,请开始您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