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二章 米粒家自古以来就是种花家的领土
    “这里,就是世俗界?”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冯雪闻言却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他可以确定,在这之前,这条小路上,绝对是一个人都没有的才对,然而就在这一刻,就在自己的面前,却出现了一个看起来约么二十二三岁的姑娘。

    她长着微圆的鹅蛋脸,五官精致而协调,刘海剪得很齐,长长的头发扎成两个麻花辫子搭在胸前,虽然不是那种一眼过去就会让人惊艳的绝世美女,但却属于那种越看越舒服的类型,她穿着蓝色高领小衫袄,下着黑色长裙,看起来就像是抗日神剧中民国女学生的标准打扮。

    “你就是接了招贤榜的凡人?”那姑娘看到冯雪正在发呆,立刻问道,她的声音温婉而贤惠,仅仅只是听就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招贤榜?你是说招聘启事啊!是我……你是?”冯雪虽然心里蹦蹦蹦的直跳,但还是强行稳住,眼前这个少女一半可能是民国女鬼,另一半可能是修真者,但无论是哪种,都一定不是普通人!

    “啊,我是蓬莱岛第二十五代弟子,道号韵柔,你就这么叫我就行了。”韵柔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那种有些古典的气质让冯雪瞬间就是心头一荡。

    “蓬莱岛?”冯雪记得那个招聘启事上似乎写着什么蓬莱仙境之类的字样,想必是个门派?

    “那个,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问,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吗?”韵柔犹豫了一下,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啊,这是我冒昧了,那就先到我家里去吧。”冯雪拍了一下脑门,抬起之前被他丢在一旁的方便面箱,就带着韵柔朝他租住的公寓走去。

    修真者的事情嘛,肯定是秘密,隔墙还有耳呢,何况这大街上,虽然他觉得就算有人听到也只会觉得是俩中二病,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毕竟就在前几天,米粒家那边才出现了一个剑仙呢!

    诶,等等!

    “话说几天前那个剑修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您是说垣青子前辈吗?”韵柔也是一副有些吃惊的样子,“本来垣青子前辈是出来探路的,不过因为已经馋了六百多年了,一出来就想着先去扶桑余峨山抓两只犰狳下酒,没想到世俗界的机关术发展的那么快,几只机关鸟竟然能追得上练神返虚境界的修士,垣青子前辈担心引起骚动,所以就直接回去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被派出来,不过您居然知道垣青子前辈的事情,难道那些机关鸟就是您控制的吗?”

    “蛤?”冯雪的脸当时就黑了,机关鸟?战斗机吧!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剑仙貌似是在洛基山脉被发现的啊!和霓虹有个鬼关系?不过看着韵柔那有些怯怯的表情,冯雪还是决定先解释一下:“现在这个时代哪个地方发生点什么事情,整个天下都会很快知道,那些机关鸟和我也没什么关系,我也没那么大能耐。不过你说余峨山?那是哪里?”

    “诶?您不知道吗?余峨山是扶桑第二山脉的第六座山啊!对了扶桑在地球的另一端,从中原的最东边向东走大约两万里路就到了,虽然我也没去过,但是从蓬莱岛的文献上看,早在《梁书》上就已经有记载了啊!”且不说此时韵柔是个什么表情,总之冯雪是彻底斯巴达了,两万里,难道他会不知道,从魔都到旧金山正好一万千米吗?所以原来扶桑是说米粒家咯?那这个余峨山在洛基山脉也正常咯……?

    (《梁书》里说有个从“扶桑”来的和尚,说扶桑到中原要两万里路,那里的人背后有白毛,长着兽头,当时人都不信,但是仔细想想,实际上就是印第安人插鸟毛披兽皮画鬼脸的样子不是?而且古印第安遗址确实挖出了佛像,甚至还有甲骨文演变的文字,另外,最新的dna考证也证明印第安人本身也有亚洲血统,某个说法是,当初纣王失败前为了留点后路,就让他的子嗣带着一些人去了扶桑,也就是米粒家,后来慢慢演化成了印第安人,而“殷地安”这个发音,其实就是哥伦布上了美洲后,他们在问“殷朝那嘎达还好吗?”,结果哥伦布把这当成他们在自我介绍,后来就成了对美洲土著的称呼了。)

    说到这里,冯雪忽然卡壳了,因为他终于想起这个余峨山这个名字究竟哪里听说过了——

    《山海经·东山经》,又南三百八十里,曰余峨之山,其上多梓楠,其下多荆芑。杂余之水出焉,东流注于黄水。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曰犰狳,其鸣自訆,见则螽蝗为败。

    当年读山海经的时候就奇怪为啥犰狳这美洲特产的玩意会出现在天朝的地理书刊上,原来他喵的米粒家自古以来就是种花家的一部分啊!(顺便一提,东山经是美国,而南山经则应该是从东非到澳洲附近的这片地方,里面大部分山其实是海岛,上面记录的很多动物都能在非洲找到)

    不过被这么冲击了一下,冯雪反而安静了下来,韵柔似乎也是个不多话的女孩,见冯雪不再说话,她也就不多说什么,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无论是水泥铺就的平整道路,还是远比蓬莱岛上的宗门大殿还要高的建筑物,又或者是没有一丝烟火气息,却只需要发出声音就会亮起的走廊灯,都勾动着少女的那颗好奇的心。

    冯雪此时无比庆幸自己选的是一条小路,不然这妹子见到汽车的画面,他简直不敢想!不过仔细想想,这妹子一副民国打扮,证明她至少也是民国时代活动过的,那至少也会认识汽车才对。

    不过这问题他终究是没有问,就这么一路走回了公寓,好在韵柔妹纸乖巧的出奇,连电梯是什么也没有问,就这么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好像一个民国女鬼……

    咳咳。

    回到家,打开门,看着“略微”有些杂乱的房间,冯雪也不免尴尬了一下,立刻把方便面放在墙边,道:“不好意思,我马上收拾。”

    “不用在意,我们先来说一下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问题吧。”韵柔一本正经的行了一个古典的礼节,然后挂着微笑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了一张符纸。

    “额,那个,不是说是什么生活教师吗?总的来说应该就是带孩子对吧?”冯雪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头痛,看样子要带的不是仙二代就是神二代,这下麻烦怕是不小。

    “这么说倒也没错,不过具体的话,还是让长老来解释吧,这张幻神符中封存了蓬莱岛传法长老的一丝神念,接下来的事情,就由她来向您解释吧……”韵柔说着,一反之前那副乖巧的样子,也不等冯雪反应,就一挥符纸,那黄色的符纸迎风便燃,冯雪只来得及看到一道光芒飞向自己,便失去了意识。

    ……冰冷,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