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章 回到现实
    云清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她的身体也肉眼可见的透明起来,不只是她,周围原本清晰的仙境也不知何时消失无踪,只剩下一片淡淡的白色,就好像原本特效环绕的晚会现场忽然停电一般,所有奇幻的场景在一瞬间就变成了苍白的屏幕。

    “看样子时间也不多了呢,最后有个东西要教给你。”云清的神念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念出了一段并不绕口却又感觉没有什么实际含义的语段。

    冯雪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本能的觉得很重要,只是复述了两遍,便已经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这是什么?”确认一个发音都没有记错之后,冯雪才开口问道。

    “你之前不是也说了吗?送到世俗的修真者就算再怎么平和,也是修真者,有些时候会本能的按照修真者的方法行事,为了不造成太大的麻烦,每个去世俗的修真者身上都有着一个禁制。”云清的下半身已经开始消失,但是她仍旧不急不缓的说着,这让冯雪相当的恼火。

    “这个禁制本身是以挪移符咒的名义刻录的,能够保证他们在遭遇危险的时候传送回蓬莱,不过配合之前教给你的咒语,就可以暂时封禁他们的真元力,不过只是禁止使用,修炼还是可以继续的,而且什么时候解除也随你高兴,就算封印一两年都是可以的,但是这东西也不是绝对的,如果他们受到某些伤害或者不能忍受的事情,也可以主动触发禁制传回蓬莱,所以你不要想着用这东西做某些事情哦!”云清这句话说得那叫一个百转千回,是个人都能听懂她是个啥意思。

    虽然云清的态度让人很不爽,但是冯雪却并没有在意,他此时正在一遍一遍的重复那段咒文,生怕记差了。

    这玩意可以说是他的护身符了,毕竟那可是修真者诶!而且听云清说都已经是炼气化神的修真者了,就算自己炼精化神,在人家这种一步一步走上去的老牌面前也就是个鶸!

    万一遇上个不长眼的调戏她们,再让拍死了,自己可就坐蜡了!

    冯雪已经打定主意,等回去以后,啥都不管,先把真元力封起来再说。反正现代社会也不需要使用法术,名义嘛……就拿红尘炼心说事,想必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

    打定主意,云清的神念分身却已经只剩下个脑袋了,但她仍旧慢条斯理的说着——“从今天起,你就是蓬莱第二十五代弟子了,这一代弟子是韵字辈,就叫韵……诶,对了,你的名字叫什么来……”

    话还没说完,云清的神念分身就彻底消失了,而冯雪,也再次回到了房间里。

    “冯公子回来了?”见到冯雪回神,韵柔立刻笑着说道,那笑容是如此的温婉,仿佛能够洗去一切的疲惫。

    “嗯,我现在也是韵字辈了,不用叫冯公子那么省份,你怎么称呼同门就怎么称呼我吧。”冯雪笑了笑,扭过头,却发现自己的房间居然彻底变了个模样——

    虽然他的房间不能说是垃圾成堆,但是瓶瓶罐罐啊,游戏光盘啊,床铺被褥啊,那都是相当的随意,可是如今,这些东西都被分门别类放置的整整齐齐,会做这种事的人根本不用多想,冯雪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把视线投向了韵柔。

    似乎是注意到冯雪的眼神,韵柔甜甜的笑了笑:“冒昧打扰雪师兄本就不该,打扫房间这种事情,就由小妹负责吧,不过有些东西小妹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所以只能大概的整理一下,如果有什么错漏请师兄多多指点。”

    “没,没问题……只不过为什么叫我师兄?无论是入门时间还是年龄又或者是修为,你都比我要高吧?”冯雪奇怪的问道,连本来打算进行的封禁都忘了,虽然韵柔看起来比他还小个两三岁的样子,但是冯雪却很清楚,这女人至少也有七八十岁了!

    “因为师兄才是融入凡俗的主导啊,如果叫你师弟的话,就会对威信造成影响不是吗?来之前各派掌门就已经备过案了,对待师兄要按照掌门嫡传的待遇,任何同辈见了师兄都要以师兄之礼待之。”韵柔用她柔和的嗓音解释着,这让冯雪颇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虽然韵柔不算那种气质带来的加成的话,长相最多也只有八十分,但是这声音,却是绝对的满分啊!

    听韵柔如此回答,冯雪心头的不安便又少了一分,随手拿出手机,就想要先看个段子压压惊。

    “那个,雪师兄……”韵柔怯怯的叫了一声,冯雪抬起头,却发现少女的脸颊却是有些红了。

    “什么事?”冯雪看到韵柔害羞的样子,也是摸不着头脑,难道修真者也要上厕所?不过也对,就算辟谷了,身体也仍旧会排泄毒素不是吗?

    然而,就在冯雪起身打算带韵柔去看看厕所的时候,她却开口说道:

    “师兄,时辰不早了,我们是否该吃哺食了?”

    “哺食?”冯雪奇怪的歪歪头,整个一黑人问号表情包。

    “额,对哦,我怎么忘了在我出生的那个时代都已经不叫这个了!这几十年都说习惯了……”韵柔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种天然呆的气息瞬间彰显——

    “就是下午饭,是不是该吃了?小妹本来想下厨的,可是却没有找到米面,敢问师兄,这周围可否有相熟的酒肆?”

    “额,下午饭?”冯雪脸上终于露出了明了的表情,他确实是知道古人一天两顿饭,所谓只争朝夕,说的就是朝食和夕食,不过哺食这个说法还真是第一回听。

    不过随即,冯雪就又是一愣:“你不是已经炼气化神了吗?难道不辟谷?”

    “那个……这个……”韵柔的小脸更红了,好半天才吐出一句:“我的修为尚欠,还不习惯辟谷。”

    不过这一句话说的那叫一个细若蚊蝇,就算冯雪没学过心理学,也能看出这女人在说谎。

    “所以其实是个吃货修真者吗?难怪粮食短缺的蓬莱岛会先把她赶出来……”冯雪心里暗自腹诽,不过仔细想想,这丫头当年就是因为粮食短缺被“祭海神”的,恐怕也是饿出心理阴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