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一章 又来一个
    “那个,家里没什么东西,就凑合吃一顿吧……”冯雪揉了揉太阳穴,拆开之前搬回来的那箱子方便面,取出两包走向了厨房。

    不是每个主播都能月入好几万的,像他这种没颜值的类型更是生活在底层,一个月能有两三千就算不错了,好在滨海市的房租、水电都还算便宜,倒是也能活的自由。

    不过想下馆子?省省吧!

    “这是何物?看起来有些像是面食,莫非是挂面?”不得不说韵柔还是很聪明的,看到冯雪拆出的面饼,便已经猜到了类似的食物。

    “差不多吧,不过比挂面方便一些。”冯雪拎过水壶,下料,注水,闷盖一气呵成,韵柔倒是没问暖水壶的事,虽然生在民国,但这东西她多少还是见过的。

    冯雪又依样自己泡了一包,虽然还没到他平时吃饭的时候,但是看别人吃东西是最痛苦的,即使是方便面也一样。

    看着冯雪熟练的动作,韵柔终于有些忍耐不住,好奇的问道:“这面食加水就行了?难道是某种军粮?”

    “这个……算了,你就姑且这么认为吧,反正也是方便食品……”冯雪已经被今天发生的这一连串的事情折磨的筋疲力尽,完全没心思解释,好在三分钟已过,伴随着冯雪掀开盖碗,韵柔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说起来蓬莱岛虽然美如仙境,但食物上真心不怎么样,毕竟本就缺乏人手而地广人稀,自然是奉行粗耕粗种,自然选的都是些不怎么费工夫产量又大的食物,比如占城稻。

    但是这东西真心不好吃,而且还不能深加工!毕竟深加工就意味着有刀耗火耗,原本一百单位的麦子,磨成面就难免有一两个单位被损耗掉。

    再加上对于修士来说,吃东西本就不是为了营养全面,只是为了提炼能量而已,因此营养均衡、消化成本之类的玩意根本不重要,因此也不存在什么配菜,大家吃的基本上就是一锅锅加了盐的糙米。

    这一度让进食成为一种折磨,也就只有韵柔这种饿怕了的人才会维持进食的习惯。

    在这种环境下,也难怪那个叫做垣青子的前辈一出岛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打野了……

    韵柔本以为方便面是类似于炒米粉(不是粉条,而是把炒过的米磨成粉的军粮,加水弄成糊糊就能吃)的食物,不过对于她来说,只要有吃的就已经很幸福了。

    然而,眼前这一碗散发着油脂气息的面条却让她热泪盈眶——

    自己究竟有多少年没吃过面条了?

    那遥远的回忆中,自己还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时候,那个人命如草,兵灾遍地的年代,也只有过生日的时候才能吃上一碗面条吧?

    “喂喂!拿这东西招待你是我不对,不过不用哭吧?我现在没多少钱,等那个叫韵兰的过来,我天天带你下馆子怎么样?”冯雪被忽然开始哭的韵柔吓了一跳,说好的修真者呢?就为了一顿饭哭成这样?你平时究竟是有多锦衣玉食啊?

    “没……不是……”韵柔伸手擦着眼泪,却又不断有新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却是怎么也擦不干净——

    “小妹,小妹只是太长时间没有吃过面条了,那个,多谢师兄款待了……”

    韵柔一边解释,一边拿起冯雪放在玩边的竹筷,仿佛朝圣一般,学着冯雪的样子将碗中软化的面饼搅散,夹起三根,似乎是觉得太奢侈了,又松开筷头,挑起一根面丝送入口中。

    卷曲的面条被小嘴轻轻地咬住,慢慢的品味,那种仿佛要满溢出来的幸福感,让人看了都会流口水。

    冯雪很清楚那就是自己刚从超市里买回来的普通康o傅红烧牛肉面,而且还是自己拆,自己泡,没有加任何多余的东西,不然恐怕也会怀疑是不是有某个食神啊、厨神啊、鳞厨师啊、十杰啊之类的存在做了什么手脚。

    “也没那么好吃啊?”冯雪挑了一筷子面条塞进嘴里,嗯,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面前有一个单单只是看吃像就很下饭的人。

    嗯,看着韵柔的吃像,冯雪觉得就算给自己一盆白米饭,他都能吃下三碗去。

    几口将本就不多的方便面塞进嘴里,却发现韵柔才只吃了五分之一不到,照这么吃下去,面还没吃完,就先糊掉了。

    就在冯雪想要提醒一声的时候——

    “柔师妹,明明都已经能够辟谷了,还贪这口腹之欲,人劫怕是难过啊!”略微有些邪性的女声忽然从冯雪身后传来,毫无准备的他差点被自己一句没说出来的话呛死。。

    那声音很是清淡,但是话语里却充满了讽刺,感觉就好像是尖钻刻薄的邪教妖女似的。

    冯雪扭过头,却发现自己房间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少女,一头长发做成一个有些俏皮又有些优雅的小披发,看起来倒是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她的衣着风格和云清那种女士道袍完全不同,是一件非常古典的淡金色对襟半臂襦裙,那种飘逸的美感,当真有那么一点女仙的风范。

    不过煞风景的是她那一双透着寒意的眼神,一下子就把原本那种柔弱的古典大家闺秀的画风,渲染成了一个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全家的魔道妖女的形象。

    “这就是那个所谓的韵兰?蓬莱岛上还有魔道?”冯雪看到这个身影,心中便暗自揣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立刻站起身来,轻轻地朝着韵柔的方向移动,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那至少应该认识吧?

    看到冯雪的动作,韵柔也知道这事情还得自己来,便轻轻地将筷子平放在碗沿上,眼神里颇有些依依不舍的样子,只见她从怀中拿出手帕擦了擦并没有沾上什么汁水的嘴唇,眼神也随之看向了韵兰,就在冯雪以为韵柔会像是大唐双【哔——】传中师妃暄和绾绾那样来一场言唇齿间的交锋的时候,却忽然听她大喝一声——

    “韵兰!”

    这一声大喝虽然并没有传说中的狮吼功那样震耳欲聋,但是仍旧把想要看戏的冯雪吓了一跳,好在为了避免误伤,他早就已经离开了饭桌,才没有撞翻什么东西。

    冯雪对于这一声吼那是相当的不解,然而刚才还一副邪道妖女画风的韵兰在这一生大喝之后,却好像瞬间失去了力气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此时的她完全没了之前那种邪气,反而充满了娇柔的感觉,看起来就像一只容易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怯生生的看着冯雪和韵柔。

    “装出来的?还是说,韵柔之前那一声吼蕴含了什么高深的音攻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