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二章 韵兰
    “那个,刚才……总之失礼了……嘤嘤嘤……”

    看着呈鸭子坐坐姿的韵兰忽然化身嘤嘤怪,冯雪忽然有一种撞墙的冲动,这他喵的到底怎么回事?

    不过话说回来,此时的韵兰眼睛里已经没有了那种冷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优雅的味道,即使是“嘤嘤嘤”的啜泣,也带着一种悠扬的韵律,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还别觉得玄乎,这少女自打被韵柔吼了一声之后,冯雪的眼前便仿佛出现了一张优雅的古琴。

    “雪师兄莫要小看了兰师姐,她可是蜀山派的剑修,韵字辈里最强的弟子,虽然在凡间大概是不会有什么施展的机会也就是了。”

    人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韵柔却毫不掩饰的诉说着韵兰的强大,甚至丝毫不顾及自己蓬莱弟子的脸面,这就足以证明这话中的真实性。

    不过虽然说传说中剑仙确实是杀伐第一,但是也不至于同辈无敌吧?毕竟从目前的情报看,蓬莱岛上一个辈分可能会用一百多年,难道这个嘤嘤怪似的姑娘是韵字辈里最老的?

    就在冯雪冒出这个念头的一瞬间,只听“铮!”的一声琴音,冯雪猛然感觉一股恶寒涌上心头,却是有一缕发丝从自己的脑门上飘了下来,却是不知道怎么被斩断的。

    “你,刚才起了什么失礼的念头吗?”一副大小姐画风的韵兰画风一转,标志的鹅蛋脸上再次露出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笑容,如果说之前的韵兰是一张古琴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一柄锋芒毕露的长剑,全身都散发着一种锐利的味道,再加上双眼中的那丝冷意不,给人一种能够在谈笑之间去人首级的女魔头的既视感!

    韵柔似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再次发出一声大喝:“韵兰!”

    就见韵兰的身子猛地一抖,立刻就从猛龙化作了仓鼠,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快哭了似的——

    “那,那个,刚才她又出来了,对,对不起……嘤嘤嘤……”

    “唉……”韵柔见状也是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才解释道,“兰师姐已是炼气化神的巅峰,如今正逢人劫,却是将自己分割成了一刚一柔的两个人格,何时度过人劫,才能突破这道门槛,真正成为炼神还虚的大修士。”

    “人劫?那是什么?心魔吗?还有你之前那个大吼是什么功夫?难道是用来克制心魔的?”冯雪脸色有些苦闷,想也不想先对着韵兰念了一遍云清教给他的咒语,不管怎么说,一个拥有暴力人格的双重人格实在是太危险了,还是先封印她的力量再说。

    “修真者分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四个境界,除了作为入门的炼精化气之外,其它三个阶段都有着自己的门槛,修行上就将其称之为人劫、地劫和天劫。天劫自然是突破炼虚合道时飞升的劫难,而地劫则是突破炼神还虚时才会遇到的,我的境界不够,所以也不是很清楚,至于人劫,就是兰师姐现在这种样子了。”韵柔苦笑着解释道——

    “人劫源自于修士的内心,大概有些接近心魔的意思,比如兰师姐,应该是因为小时候强行压抑本心,因此人劫的时候才会产生这种完全相反的人格。不过和动辄身死道消的心魔不同,人劫就算度不过也没什么,只是修为就卡在炼气化神的巅峰而已。”

    “这都精神分裂了还没什么?”冯雪的脸色更黑了,“话说她之前说你人劫过不了又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也是卡在人劫的化神巅峰?”

    “那个啊……”韵柔闻言俏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才尴尬的说道:“我并没有兰师姐那么好的资质,如今也只是化神中期而已。”

    韵柔说完,似乎还担心冯雪继续问她关于自己人劫的事情,立刻转移话题道:

    “如果雪师兄以后发现兰师姐的人格发生变化,就大喊一声她的道号,喊得越大声越好,越威严越好,这样她就会变回来了,不过如果没必要的话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因为这人劫本身就是要去渡的,过度压抑反而会拖慢进度,而且这招用多了也会出现抗性,只是兰师姐的杀伤力太强,我怕她伤到你才如此行事,如今封了修为,就算变不回来也没关系,毕竟另一个她也不是真的邪魔,只是脾气不好罢了,不会随便杀生的,顶多也就是把她不爽的人揍一顿,放心好了……”

    “我放个毛心啊!”冯雪看着哭成一团的嘤嘤怪,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那个谁,别哭了行不?”

    “嘤……”韵兰用力吸了两口气,总算是缓过劲来,用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方巾擦了擦眼泪,才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从仪表神态,到肢体动作,都是那么和谐自然,无可挑剔,不过看到这种情况,冯雪反而意识到她究竟为啥会精神分裂了,这种仪表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怕不是从出生开始,就经历了相当严格的约束才会如此。过度压抑自我,就算不修真都会精神分裂好吗?

    “那个,这位师兄想必就是‘领路人’了,小妹李韵兰,师兄叫我兰儿或者韵兰就好,之前的事情是兰儿失礼了,还请师兄多多包含。”韵兰微微行了一个古礼,虽然赏心悦目,却让冯雪不由得有些不自在,说起来韵兰似乎还和韵柔不太一样,因为韵柔完全就是个道号,而韵兰,居然还有姓氏,这就意味着,这其实还是个名字,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李韵兰,是有家庭,甚至是家族的。

    “我叫冯雪,当然现在也许应该叫冯韵雪了,不过我在凡俗的身份还是冯雪,你直接这么叫就行了,还有,这个时代已经不兴这种礼仪了,算了,这些慢慢教,云清长老让你带给我的东西呢?”

    “啊,这个……”韵兰闻言,立刻从腰间解下一只只比一元硬币稍大一些的荷包,虽然知道这应该是储物袋,但是看起来总觉得有些别扭。

    轻轻拉开荷包的小小开口,冯雪便觉得自己的精神被塞进了一个空旷的房间里,金色的银色的金属锭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旁边还有一大堆好像小山一样的铜钱,只可惜铜钱上印的并非某某通宝,而是“蓬莱仙境”四个大字,就如云清说的一样,连卖古董都不行。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冯雪始终没有找到云清承诺的那本《灵宝衍神观》。

    不过云清似乎说过,韵兰就是辅修这门功法的,所以,也许这就是个活秘籍?

    于是乎,就好像收快递验货一般,冯雪抬起了头,看着韵兰问道:“那个,功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