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三章 传法丹
    “功法呢?”

    “师兄仔细查找一下,应该就在储物袋里。”韵兰很端庄的说到,不过这种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发音都经过严格设定的感觉让人说不出的拘束感。

    “那个,你就不能再自然一点吗?放纵一点,别这么紧绷着,虽然不知道人劫这东西究竟该怎么度,不过你目前的情况应该是两个人格合为一体吧?你要是一直这么端着个架子,难道要等着那个人格主动变回来吗?如果这样真的可以,人劫就没有意义了吧?”冯雪再次低头翻找起来,嘴里顺口说道。

    不过李韵兰一听,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光芒,不是形容,而是真正的光!

    “雪师兄一语中的,兰儿佩服。”

    “蛤?我随口瞎说的。”冯雪听李韵兰如此,却又有些尴尬起来,没错,他就是胡扯的。

    然而李韵兰却摇了摇头道:“我父……嗯,我师父曾经也这么说过,只是这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小妹,根本不知道怎么放开,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师傅才会把我加入这次历练的名单中吧。”

    “算了,你高兴就好,反正现在世俗已经跟古代大不相同了,你就算真想端着,过不了多久也就惰落了。”冯雪说着,却是把储物袋翻了个底朝天,然而真的就没有一个长得像秘籍的东西,他甚至连那堆铜钱都翻过了,确认是真的没有。

    “话说我还没找到秘籍啊,难道说是把秘籍刻在了金砖下面?”冯雪看看储物袋里那一个就有几十斤的金砖,脸色有些发黑。

    “诶?师兄请把储物袋给我,待小妹看看……”韵兰伸出纤纤细手,接过储物袋的同时,却小心地避开了与冯雪的接触。

    “还真像是个礼教森严的大家族培养出来的大家闺秀呢……”冯雪叹了口气,这妹子他都不敢让出去了,不然光是吃个饭坐个车都是一堆麻烦。

    “不是像……嚼嚼……”韵柔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座位上开始吃面,一边吃一边说,与她那一身打扮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感——“兰师姐……嚼嚼……是蜀山派李氏一脉……嚼嚼……的大小姐,父母皆是炼神还虚的大修士……嚼嚼,乃是万中无一的……嚼嚼……剑胆琴心,她师傅是蜀山当代掌门——李仙鸿,嚼嚼……也是她的父亲,所以她……嚼嚼……从小都是被当做……嚼嚼……下一代掌门来培养的……嚼嚼。”

    “额,你先吃完了再说。”冯雪咧了咧嘴,比起李韵兰的身世,他更好奇韵柔是如何在咀嚼东西的同时,还能够咬字清晰的呢!

    “雪师兄……”李韵兰见云柔的话说完,才开始开口,这种连插嘴都不会的乖巧少女简直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找到了吗?”

    “忘了雪师兄并非修行中人是小妹的不是。”李韵兰露出了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

    “诶?难道是玉简什么的吗?”冯雪一拍脑袋,随即又摇了摇头,“可是我也没看到类似的东西啊?”

    “是这个……”李韵兰将储物袋抵还给冯雪,然后张开了左手,那是一颗金色的,乒乓球大小的丸子……额,也许该叫做法器?

    “好吧,我明白了,这玩意怎么用,集中精神?”冯雪拿着那颗金色的丸子,这玩意看起来也不像是玉简啊!

    “说什么呢?丹药当然是拿来吃的!你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药丸了吗?”李韵兰脸色忽然一变,又变成了那个邪派冰山女杀手画风,不过即便是如此,她也仍旧回答了冯雪的问题,只是语气和神态都像是在看土鳖似的……

    冯雪对此也是无奈,同样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李韵兰,说实话,这个状态下的她,冯雪反而觉得更容易交流些——

    “说好传功,你给我个丹药是什么鬼?”

    “这是传法丹,玉简的材料太贵,蓬莱岛早在四百年前就已经没有足够品质的玉料了,这个传法丹是三百年前的新产品,材料便宜,使用简单,最重要的是独创的缓释技术,不会给使用者带来头疼之类的副作用,而且吃掉就消化掉,不用担心被人偷走外传。”李韵兰还没说话,韵柔就率先抢答道,看她的脸色,那是相当的自豪——

    “这是云清长老的发明的,也正是靠着它,云清长老才能成为蓬莱岛的传法长老。”

    “所以说,这玩意是吃的?”冯雪炯炯有神的看着手里足有乒乓球大小的丸子……额,我是说传法丹,这东西吞下去怕是要噎死人吧?

    然而,虽然冯雪脸上充满了恐惧,但是韵兰与韵柔仍旧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冯雪看了看手里的乒乓球,又看了看韵兰韵柔两姐妹,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死就死了!我就不信云清就是靠着噎死弟子上位的!”

    想到这里,冯雪干脆一咬牙一闭眼,直接将乒乓球塞进了嘴里。

    就在他端起方便面碗,打算用面汤冲下去的时候,那传法丹却忽然化开了。

    入口即化,不是形容,不是夸张,也不是现在那些个厨文里连合不合适都不管就直接用的烂大街形容词,而是确确实实正在发生的状况。

    伴随着乒乓球大的丹药化作一缕清流,一些东西也开始注入他的脑海。

    别说,这缓释技术真不是盖的,比起那什么芬【哔——】得的缓释技术强多了,冯雪就觉得有个温柔的女性在自己脑袋里轻轻地朗读一样,一句句口诀,一个个要点,就这么慢慢的涌入了他的脑海,一点也没有突兀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这每一句口诀都是那样清晰的烙印在记忆的深处,一字一句,好像连书法笔画都能辨认的出一样。

    大概浏览了一下功法概要之后,冯雪却感觉到一种怪异的不协调感,除了之前云清说过的没有配套功法之外,似乎还缺了什么的样子。

    不过想起自己面前正好有个前辈,立刻开口问道:“兰师妹,听云清长老说,你也修炼了《灵宝衍神观》?”

    “蛤?你主修的是那个腌臜(古代骂人常用的话,大概就是垃圾,傻【哔——】的意思)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