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四章 灵宝衍神观
    “腌臜功法?”冯雪闻言,脸当时就黑了,在他印象里,无论是哪个冷面杀手的韵兰还是优雅大小姐的韵兰,都不是会说脏话的样子,既然能逼她说出这种话,这功法怕是坑人不浅!

    有些绝望的回头看向稳重一些的韵柔的时候,却发现韵柔也是一副吃惊的样子。

    “你们怎么都是这幅表情?”冯雪心里咯噔一声,莫非这功法还有别的问题?

    “那个,雪师兄,这个功法创造以来,从来没有人主修过,而且因为没有真元力,不能炼器、不能炼丹也不能画符,至少是常规的方法不行。”韵柔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解释道。

    “这个我知道啊,可是就算这样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冯雪咧了咧嘴,不就是没有人主修过吗?

    “那个,实际上,这个……”韵柔有些犹豫该不该把真实情况说出来,不过一旁的“邪韵兰”却有些不耐烦的道:“有什么好遮掩的?不就是功法很容易滋生心魔吗?我不就是这么出来的?”

    “啥?心魔?”冯雪楞了一下,同时在心里又顺手给邪韵兰加了个心直口快的标志,不过这也让他想起了云清在意识空间传授给自己的高元知识,怪不得会选择这种手段,道心稳固,自然就不怕心魔了,不是吗?

    “因为是修炼灵宝的功法,所以会让人的本心扩大,但是人本身是被道德约束的,灵宝增强,压过了道德之后,就会让人越发的朝着原始靠近,产生各种性格缺陷,伴随而来的就是各种欲念,最后扩大成心魔。”

    “总的来说就是自我意识旺盛,压制了超我,从而导致本我觉醒,欲望过剩对吗?”冯雪立刻将其与心理学联系了起来,总觉得这群古人的画风越来越怪了。

    “嗯,雪师兄总结的很精妙!就是这样。”韵柔点了点头,可是李韵兰却是发出了一声明显的冷哼。

    李韵兰这么一哼,冯雪才想起她的情况,不由奇怪的问道:“那韵兰是怎么回事?她是辅修这个功法的对吧?他爹不是蜀山掌门吗?没道理会任由女儿修炼这种隐患巨大的功法吧?”

    “这当然是故意的了!”李韵兰很不淑女的撇了撇嘴,一屁股坐在冯雪的床边,翘起二郎腿说道:

    “本小姐天生琴心剑胆,老头子却是个大老粗,所以从小就把本小姐送去了妙音阁,结果那群死女人直接就照着教女表子的方法教本小姐,等老头子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只能用这个功法把本小姐释放出来。”

    李韵兰如此说着,冯雪耳边却传来了韵柔的声音:“兰师妹因为是掌门独女,妙音阁这种小宗门不敢怠慢,所以完全是按照妙音阁培养继承人的方式去培养的,礼仪之类自然也不会少,可是当时兰师妹才六岁,灵宝未成,便被道德压制,连带着剑胆蒙尘,如此下去,怕是会出现道德灵宝分离的情况,到时候可就不是两个人格那么简单了。毕竟灵宝积弱之下,若是被道德吞噬,人劫怕是无论如何也过不去的。所以李掌门干脆兵行险着,以《灵宝衍神观》壮大灵宝,对抗道德,再借由人劫分成两个势均力敌的人格,如此才能保证二者互相融合。”

    “有什么话就明说,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我又不是不知道!”李韵兰瞪了韵柔一眼,冯雪这才发现原来韵柔之前根本没说话,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传音入密?

    不过李韵兰并没有给冯雪多想的时间,而是直接开口说道:“既然韵柔已经跟你说了,我不妨就直接告诉你——《灵宝衍神观》这套功法本来就是为了让修士能够在人劫平衡灵宝、原始、道德的辅修功法,至于其他功能不过就只是顺带的而已,所以以前根本就没有人想过要主修这玩意。”

    “不过既然云清长老让我修炼,那自然是可以修炼的吧?”冯雪说到这里反而笑了,其实他的选择打从一开始就不多,只要能修炼,剩下的事情就都无所谓了。

    “能是能,不过你打算以什么作为‘器’呢?”这个“里韵兰”(以后将两个人格称之为里韵兰和表韵兰,另外不需要特别区分的时候就直接叫韵兰了)似乎并不懂得绕弯子,也许这本身也是表韵兰在长期的伪装下所渴望的特质吧?

    “所以说这个‘器’该怎么定义呢?”冯雪即使看完了秘籍,仍旧是有些不明所以,古人嘛,总喜欢在秘籍里用一些专用术语,光是一个天地根,就能扯出十来种不同的穴位、经脉甚至是器官来,要是没有专门的老师教你怎么断句,怎么破题,你连读懂秘籍都做不到,所以说,那种捡到秘籍练个十年八年就能称霸武林完全是扯淡。

    “笨,说白了就是你想要个什么!”李韵兰用力敲了一下茶几,好在已经封了修为,多少没能造成损失。

    “我想要什么?”冯雪听了反而更糊涂了,按照秘籍所说,所谓的“器”就是最终观想的目标,更是神魂寄宿之所,其重要性等同于内丹派的金丹。

    李韵兰对于冯雪也是没辙了,倒不是冯雪笨,只不过你让舒马赫来教一个菜鸟考驾照,八成也是这个结果,毕竟刹车啊,油门啊,离合啊这些个玩意,你连哪个是哪个都不知道,但在人家看来,这已经是天生就该会的东西了,自然不会跟你废话。

    “算了,给你见识一下好了!”李韵兰犹豫了一下,伸手一招,一张散发着华光的宝琴就出现在了她的怀里。

    这绝对不是冯雪在恭维,虽然没有断纹(判断一张琴是否古老的重要根据),但是一眼看过去就会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很多人根本不懂艺术,但是在看到传世的名作的时候,都会有这种舒服感,而那些即使是经过了3d扫描,号称完美重现的完全复制品,也会缺乏这种感觉。也许有些唯心,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李韵兰怀中这张琴,给冯雪的感觉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柔,李韵兰抱着这张琴,就好像抱着一个柔美的少女一般,那种鲜活的气质,让冯雪不由得想到了另一个李韵兰。

    “这就是《灵宝衍神观》的‘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