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五章 器
    “这就是《灵宝衍神观》的‘器’?”虽然古琴对冯雪来说只是赚钱的工具,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一张看起来就异常舒服的琴,即使是他也不由的眼热起来。

    “嗯,不过不是我的。我的,是这个!”李韵兰很傲气的一晃手,那张柔美的古琴就变成了一柄利剑。

    虽然冯雪并不懂剑,但是这柄剑仅仅只是看上去,就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那种仿佛要将一切都一分为二的锐利感,让他背后的汗毛都一并炸了起来。

    “瞧你吓得,我的修为被封,威力什么的根本发挥不出来,这东西现在就和玩具一样,不用怕!”为了表示自己话中的真实度,李韵兰甚至拿起剑在桌子上砸了两下,虽然砰砰砰的直响,但桌子却只是多了几道划痕而已。

    “看到没有?连金性的锋锐都被封住了。”李韵兰似乎并不在意自己被封印,只是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指点着冯雪——

    “灵宝衍神观,顾名思义,共有三个要点,其一为灵宝,也就是你的自我,这是最重要也是最不重要的一点,因为随着你的观想过程,你的器就会越发的朝着你的本性靠近,所以无论你怎么掩饰都是没用的,灵宝终究会变成灵宝。”

    “其二是衍神,也就是演化神魂,因为这个功法是直接炼精化神的功法,因此没有真元力,神魂就是力量,但是因为神魂本身也是一个人的根基所在,所以要特别注意,不过你既然能够主修,想必神魂已经到了化神级别的标准,反而比你的境界要高得多,所以困扰你的应该就只是第三点。”

    “第三点,观?”冯雪呆呆的说道,可不是吗?灵宝衍神观,灵宝第一点,衍神第二点,第三点可不就是观了吗?古人的命名方式还真是简单粗暴,亏得冯雪还以为这是个中二命名呢!

    “嗯,就是观,这个观说的是观想法,具体法门你已经清楚了,那我就来给你说说具体情况,毕竟就算是观想,想要将其化为实物也是有来源的,人的五脏对应五行你懂吗?”

    “懂得,懂得,心火肾水,脾土肝木,肺脏金对吧?”冯雪此时很庆幸自己是个大龄中二,这些个仙侠设定还是有认识的。

    “那就行,这灵宝衍神观,就是通过观想法,调动五脏之气与自身灵宝相合,从而凝聚出‘器’的过程。”李韵兰似乎觉得这样说有些抽象,干脆拿自己做起了例子——“比如我的墨兰剑,就是以心火肾水淬炼的一口庚金之气,而另一个我的星兰琴则是以肝木为基,辛金为弦,因此金气耗费最大,便以土生金,以脾养肺,再加上我天生琴心剑胆,五行属金,才能供养两件器。”

    虽然条理很清楚,但是冯雪反而更糊涂了:“最后不是要把‘器’化作‘虚’吗?如果有两个,神魂该进哪一个?”

    “哪个都不进!”李韵兰用看笨蛋的眼神瞥了冯雪一眼——

    “我不是说了我是辅修吗?我主修的是家传的《蜀山剑典》,有自己一口剑元所化的剑丸,只要度了人劫,就能演化一缕剑魄,这两件器对我来说不过是本命法宝而已。不过你既然是主修,自然只能观想一件器了。至于这器的讲究……”

    李韵兰说到这里,韵柔忽然站了起来,收拾起桌上的碗筷来——

    “雪师兄和兰师妹先聊,我去洗碗,请问师兄,这水井在何处?”

    “不用不用,放在那个池子里就行了,剩下的一会儿我来就好。”冯雪立刻站起来指出了洗碗池的位置,倒不是他犯贱,只不过在想象了一下一个从来没用过水龙头、洗洁精等等道具的古人洗碗所能够造成的灾祸,冯雪觉得还是自己来比较安全——特别是当这个古人还是个修真者的情况下。

    “你以为她真的是洗碗啊?接下来要说的是我的修炼心得,她这是避嫌呢!”李韵兰白了冯雪一眼,别说,这毒舌冷美人翻白眼还挺有风情。

    “额,好吧,韵柔,旁边那个房子是我的书房,书架上的书也可以看看,不过不认识的东西不要乱动。”冯雪楞了一下,便指了指旁边的房子,实际上这本来是一个筒子楼型的单身公寓(没客厅,但是有独立的厨卫),但是冯雪因为工作的关系,专门用三合板隔了一块出来作为直播间,此时倒是正好用上。

    当然,既然是三合板就别指望能隔音了,不过韵柔作为一个修真者,也就只是表明一个态度而已,不然就算把她扔到两公里以外,该听照样能听到。

    “好的,那就不打扰了。”韵柔点了点头转身离去,李韵兰才一副“算你识相”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对冯雪的还是对韵柔的。

    “现在我来给你讲讲这‘器’的观想要点,说吧,想要啥?武器?铠甲?乐器?还是别的什么?”

    “额,你现在就让我说我也很难办啊……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冯雪可不敢乱选,毕竟是关系到一辈子的事情,万一选错了职业连删号重练都别想了……

    “也对,毕竟你情况特殊……”李韵兰好像才想起来冯雪是主修这坑爹功法的一样,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因为你没有真元力嘛,所以如果只做武器的话,就只能手持武器战斗,至于飞剑啊什么的就别想了,铠甲倒是没什么,不过没有真元增幅很容易被震死,相比之下乐器要好很多,虽然没有真元力,但是只靠音波和神魂的话,御使一下精神法门还是可以的……”

    “额?不能御剑飞行吗?那我转剑修行不行?不是说剑修也是人仙练法,不求先天灵气的吗?”冯雪有些无奈的问道,虽然当初云清说他要剑修可能会吃些苦头,但云清毕竟是蓬莱的人,眼前这个可是剑修的行家啊!好歹冯雪也是有着“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的仙侠梦的,这么破碎了总觉得很不甘心啊!

    “剑修?”李韵兰瞥了冯雪一眼,讽刺之意溢于言表——“你有剑脊吗?你有剑骨吗?你有剑元吗?你有剑心吗?你有剑胆吗?都没有还相当剑修?给我重新投胎一次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