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六章 双重反差萌的里韵兰
    被韵兰打击了个不清的冯雪整个人都囧了,自我安慰了半晌之后,才缓过神来:

    “那个,除了这些呢?比如我想观想个龙啊,麒麟啊之类的可以吗?”

    冯雪会有这个念头倒也不是什么怪事,毕竟“器”这玩意最后是要变成“虚”的,如果不是个活物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样子。

    “可以的!这门功法最初就是由兽王宗改进而来,当年那位宗主更是观想出一只鼍龙,几乎将兽王宗推上第六大宗之位,只可惜观想之法需要对观想对象有极高的认知,随着蓬莱内兽类渐绝,兽王宗也随之没落,倒是这功法流传了下来,并不断改进,最后成了如今的样子。”也许是里韵兰有些不耐烦了吧,直接把任务丢给了表韵兰,说话的语气也随之变了一个模样,那种柔柔弱弱声线让人不由得回想起学生时代同桌帮忙讲题的感觉。

    “需要一定的认知吗?是什么程度的?外形?具体结构?基础材质?构成原理?还是要精确到微观程度?”冯雪闻言立刻问道,如果仅仅只是基础结构,也许他能观想个高达出来玩玩。

    “小妹不太明白师兄所说的这些名词,不过想要观想,最低程度也需要了解外形,不过那也只是徒有其型而已,若是想要发挥出具体威力,就必须要连同内部的构造也一同了解清楚,这方面死物比较容易,而活物就比较麻烦了,比如之前说的那位兽王宗前辈,他可是足足杀掉了三十多头鼍龙才成功观想出来的,要知道当时整个蓬莱剩下的鼍龙也没有多少了。”

    可不是没多少了吗?现在整个世界扬子鳄都没多少了呢!不过那些可怜的鳄鱼怎么样现在可不归冯雪考虑,他只是点了点头,不过内部构造的话,高达基本上就没戏了,不过……

    “能做出可变式的吗?或者液体类的可以吗?比如需要武器的时候变成一把剑,需要防御的时候变成盔甲,需要演奏的时候变成简单的乐器什么的……”

    “这个……”表韵兰话头还没起,表情便进行了颜艺级别的切换,随即就是里韵兰的一通讽刺——

    “小子你还没睡醒呢吧?要是有这么容易还用考虑那么多?所有人都这么观想不就行了?你以为你是天道之体不成?”

    “那个……”冯雪有些尴尬,又有些好笑的挠了挠脸颊,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说道——“我就是天道之体,虽然先天之气已经没……诶,你这是要干嘛?”

    慎二正说着,却忽然发现李韵兰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变成了仿佛**中那种痴女一样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两步。

    “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体质!先天灵气什么的无所谓啦!只要是天道之体就好,诶嘿嘿……”李韵兰擦了一把口水,之前的印象全都在这一刻被颠覆了个干净——

    “灵宝衍神观本就是给人辅修的,不在乎先天灵气,五行阴阳平衡……诶嘿嘿……”

    “喂喂,别光顾着笑啊!你到底想怎么样,给个准信啊!”冯雪看着那仿佛花痴一般的笑容,心里大约权衡了一下,以李韵兰的条件,就算被采补了吃亏的也不是自己这个两世处那个男,更何况有云清那边的承诺,也不怕她把自己吸干,失身就失身吧!

    “没,没什么,只不过你要答应我,到时候借我弹两天……不,两个月!至少两个月才行!”

    “蛤?”慎二这一刻终于发现,眼前这个李韵兰,不知道啥时候,又换回了表韵兰的人格,不过这幅痴女的嘴脸……

    果然大小姐都是变态吗?

    不过还没等冯雪推开她,本来一脸痴女相的李韵兰又好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窜了出去,明明已经封了法力,在这一蹿之下却也退出了三五米,直到撞到墙上才停了下来。

    “那那那那那那……”李韵兰此时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不过冯雪仍旧能从她的神态看出,这其实里韵兰那个人格。

    所以这就有意思了。

    看起来温柔贤淑的大小姐实际上是个变态痴女,而看起来邪气凛然冰美人本质上却是个纯情毒舌吗?

    “我去,这反差萌……好像没什么毛病的样子?”冯雪咧了咧嘴,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便开口问道——

    “那个,可以告诉我,妙音阁是个什么样的门派吗?”

    “那个啊……”里韵兰此时似乎也想要缓解一下尴尬,立刻顺着冯雪给的台阶走了下去——

    “总之就是一群一天到晚没事干,就凑在一起弹琴唱曲的女人而已,怎么了嘛?”

    “……”冯雪沉默了,他大概明白那个大小姐李韵兰究竟是怎么带上这种神奇的画风的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会毁灭少年幻想的写实女校画风吗?在这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冯雪便打定主意,一定不能让李韵兰接触到任何有关“腐”文化的东西!绝对不能!

    不过话说到这里——“所以说,另一个你到底为啥那么激动啊?”

    “大概是因为琴吧。”李韵兰尴尬的挠了挠脸颊,“琴这东西收到各方面的影响都很大,实体的琴除了本身的材质、制作工艺以及调音的影响之外,空气湿度、琴桌甚至是房间的大小都会有所干扰。”

    “这个我懂。”冯雪点点头。

    “明白的话就好说了,因为观想出来的琴,不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而且本身也不会受到材质的影响,除了对于五行阴阳有所需求之外,根本不用像现实斫琴那样费事,甚至可以在做好了琴之后再次调整,这是实体琴绝对做不到的!当初老头子就是用可以得到这么一张琴作为由头,骗另一个我学这个功法的。”里韵兰有些好笑的说着,不过随即又正色起来——“你是天道之体,五行阴阳俱全,这就意味着只要你想,就可以斫出一床从未出现过的,兼具九德的名琴,不过,你可千万别想用这张琴诱惑另一个我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哦!”

    李韵兰这句话说的那叫一个杀气凛然,即使没有真元力,也依旧让冯雪感到了死亡的气息正在靠近。

    所谓九德,乃是元末明初时的道士冷谦所著的《琴书大全》中对琴的音色进行深入研究概括,分为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九个特点。

    然而每一张琴都有着自己的银色特性,或细腻或好方,或清秀或深沉,其主要原因包括木质、灰胎、裹布、丝弦等等多方面因素,因此想要兼具九德,基本是不现实的。

    不过若是观想,则可以无视这一切,无论是木料还是琴弦,无论是灰胎,还是漆底,都不再是问题。

    也难怪李韵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呢。毕竟,古琴这东西和其他乐器完全不一样,是弹给自己听的。

    不过对于这个诱人的建议,冯雪只能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