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论如何在现代普及修真 > 第十九章 意外
    “好说,因为这个观想法很方便,所以最开始的时候,你只要想象自己的五脏内有什么东西就行了。”李韵兰的回答很简单。

    “结石?”冯雪心里虽然皮了一下,不过还是一脸正色的问道,“这个功法里有,我问的是要怎么观想出具体的东西来?”

    《灵宝衍神观》,这部功法的修炼方式其实很简单,首先,就是观想心肝脾肺肾五脏之气,同时在识海中观想一个象征阴阳二气的太极图。

    而这阴阳二气与五行之气在灵宝衍神观中,就被称之为原始七炁。

    而构成器的“物质”,就是以原始七炁搭配而成的十种“元素”(甲木乙木丙火丁火午土己土庚金辛金壬水癸水)。

    不过不同体质的人,自身的气的多少、强弱都是不同的,如果你天生属火,金气偏弱,却还要去观想一把剑的话,那结果只能是火气太旺,将金气焚尽,最后得到的无非是一根废铁。

    而冯雪自身拥有所谓的天道之体,五行阴阳完全平衡,这意味着他只要想,任何东西都能够打造的出来。

    但前提,就是需要了解这件东西的基础架构,至少要知道是金属的,木头的,还是矿物的。

    “你先把七炁养好再说吧!”李韵兰有些不屑的瞥了冯雪一眼,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有些东西问的太清楚反而会分心,仔细想想还是压下好奇心,打算按着秘籍上说的一步步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刺耳的闹钟声忽然响起——

    “滴滴滴……滴滴滴……”

    然后……

    “砰!”

    “我咧个去!”虽然不知道那一声微妙的爆炸究竟是什么玩意,但是怎么想都和韵柔有关啊!

    冯雪这才想起来,他居然只封印了韵兰,而没有封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韵柔啊!

    大失策!大失策啊!再怎么柔弱也是修真者啊!

    一把扯开门帘,冯雪一脸懵逼的看着一副受惊的小兔子样子的韵柔——“发生什么事了?你把什么炸了?”

    “没……师兄……那个……那个奇怪的东西忽然响了,我习惯性的就……”韵柔一副快要哭出来似的表情,不过冯雪还是顺着她的手指看向了地面上的残骸。

    还好,只是个闹钟。

    这个老古董跟了他好几年了,就好像现在很多人明明有手机家里也会放着钟表一样,这玩意纯粹就是以前买的又舍不得扔(作者家里的表每一个都比作者年龄还大),干脆就让它物尽其用了,没想到今天,却折在了法术之下,该说它死的光荣吗?

    不过……还是感谢一下韵柔没有下意识的丢出什么战略级的法术吧……

    “算了,没什么,反正也是个过时的玩意,坏了就坏了,不过为了避免你造成更多麻烦,还是得把你的法力封住,没问题吧?”冯雪皱着眉头把炸开的闹钟丢进了垃圾桶,好在这玩意是个塑料的,倒是没有蹦出满天的齿轮殃及到其他东西。

    “这是小妹的过失,师兄如此做法也是应有之理。”韵柔点了点头,不过冯雪可不会因为这幅可怜相就放松警惕,他刚才才损失了一个闹钟来着的,下次要是手机响了,她……

    想到这里,冯雪立刻念起了咒语。

    因为,闹钟响了,就意味着五分钟之后,他的手机闹铃也会响。

    封禁生效,冯雪总算是放松了一些,随即才注意到韵柔手里拿着几本书。

    “看得懂吗?”冯雪扫了一眼韵柔手里那本简体版的《资治通鉴》,有些尴尬的问,讲道理,这书架上的书有一大半都是他没怎么读过的,买的时候确实是想要读来着的,只是买了之后看了一部分就丢在一边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书非借不能读。”

    这确实是个真理。

    “如今文字与当年确实大有不同,小妹也只能靠猜测读出十分一二来……”韵柔脸色一红,似乎也是有些尴尬。

    “这个没关系,过两天我给你买一本繁简字对照字典就好,不过我马上要工作了,你能不能帮我看住韵兰,别让她捣乱?”冯雪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随手关掉即将响起的闹铃,然后走到电脑前按下了开机。

    “干嘛要让她看着?难道我就那么像是会捣乱的人吗?”里韵兰扒开门帘走了进来,脸上似乎写满了不爽两个大字。

    “没,没有,只是……”冯雪正要解释,经典的开机音效终于想起,韵兰与韵柔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亮起来的显示器上。

    “这是什么?”x2

    “这是这个时代对于人类来说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你们可以把它当做是能够做到任何事情的万能工具,可以浏览各种各样的书籍,可以绘制图画,可以购买商品,也可以观看戏剧,还可以和千里之外的朋友交流。之前跟你说的能记载模型的就是这东西。”冯雪也明白扯那些个技术原理没什么意义,干脆说了一些功能。

    “那么师兄所说的工作是什么?”韵柔很好奇的打量着冯雪操纵电脑的动作,不过出于之前的错误,她并没有凑上来的意思。

    “我?我活的很落魄的,你把我当成江湖上卖艺说书的那种就行了,偶尔弹点曲子,说几个笑话什么的,赚点打赏而已。”冯雪从角落里拿出一张古琴来,还没说什么,那琴便已经到了韵兰的手里——

    “垃圾!”李韵兰随手就要将琴丢出去,不过在脱手的那一刻却又忽然停了下来,脸上几度变换,终究还是把琴放回了原位,然后才扭过头,用轻蔑的眼神看了冯雪一眼,“靠这种垃圾卖艺?难道这个时代的凡人耳朵都聋了吗?”

    对于李韵兰的评价,冯雪那是一点反驳的想法都没有,当然也没得反驳,他用的就是劣琴,甚至就连琴都有点称不上,虽然看起来没什么瑕疵,但毕竟是淘宝上四五百块买来的货色,说是乐器都抬举它了。

    “我又不是那些一曲千金的大琴师,你就把我当成那些卖丑的丑角好了,说白了就是哗众取宠,混口饭吃而已。”

    冯雪对于自己的定位倒是一点遮掩的意思都没有,自打他出道那天起,网上就有不少黑子说他败坏了风气,是哗众取宠的小丑,降低了圈子的格调什么的,对此他从来都没在乎过,讲道理,他靠本事吃饭,又不求那些个“乐坛巨匠”给口饭吃,有什么可在乎的,有本事你直接封了我的直播间啊!再者说,他也不相信那些发言的就真是什么高人,毕竟大师会跑来看他这个在线人数不过百来人的直播?

    作为古琴界的一股泥石流,冯雪早就有这个觉悟,一个月就挣那三四千的吃饭钱还要看你脸色,那我还不如搬砖去不是?